• 从保释基金到大学学费,人们众筹得来数百万美元以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但这就足够了吗?
  • 解决问题需要结构性改革:2016年,中等收入白人家庭的财富是同等黑人家庭财富的10倍以上。
  • 美国一些城市已经开始进行警务改革,但在教育及住房方面仍有诸多突出问题。

承诺与抗议就够了吗?

在乔治·弗洛伊德惨遭杀害之后,世界上一些最有影响力的组织向反对种族歧视的运动捐赠了大笔资金。美国有数千人参加游行,并宣布一些令人振奋的初步措施,例如,公共政策的改变,从明尼阿波利斯到洛杉矶再到纽约的城市都在削减警察预算。

对种族歧视的零容忍态度席卷了美国的新闻编辑部与整个企业界,包括出台一系列关于多元化的进步企业政策,以及重新审视自满的广告修辞

现在是时候看看企业、政府及社会是否能在这之后进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为各地的黑人开放或锁定更好的机会。

这并非易事,但有一些关于如何着手的好主意。

1. 指出问题

一切皆始于此。正如最近几周无数人在示威一样,挑战种族歧视与种族主义始于指出问题。

社交网站Snapchat母公司Snap的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以一种新奇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他向员工宣布,他对美国的种族主义感到“心碎与愤怒”,并呼吁实行更加累进的税收制度,让企业缴纳更多的税款。

其他许多公司也承诺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与其他反对种族歧视的运动;耐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呼吁“这一次,不要这样做”(For Once, Just Don’t Do It),这吸引了数百万人观看,及时传达了人们应该团结一致的信息。

2. 捐款

世界各地的品牌都面临着现实生活中可衡量的支持压力。

耐克承诺在四年内提供4000万美元,以支持黑人社区的活动,并加强吸引更多样化劳动力的措施。此外,包括亚马逊、爱彼迎、优步、YouTube及Facebook在内的硅谷巨头也提供了大笔捐款。

在商界之外,众筹帮助人们精准地定向他们的捐款。保释基金可以使被逮捕的人不必在监狱里等待审判并为他们提供保释金,其现已收到数千万美元的资金捐助。Minnesota Freedom Fund 收到大量捐款,现在其将捐赠者导向其他慈善组织。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正受到公众与名人的直接帮助,如歌手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他承诺资助弗洛伊德的女儿读完大学

然而,捐款只能到此为止,企业面临着将善意转化为解决方案的压力。

其中有些解决方案相对简单。Uber Eats可以让顾客在其应用程序上识别并支持黑人所有的餐馆。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将6月19日定为公司假日——当天是美国结束奴隶制的纪念日

然而,我们还需要进行更深入的改革,尤其是在劳动力结构与薪酬方面。

2016年,中等收入白人家庭的财富是同等黑人家庭的10倍之多。
图片来源:麦肯锡公司

据麦肯锡,黑人与白人家庭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贫富差距,而且这种差距还在不断扩大。与美国普通工人(43%)相比,黑人(56%)更有可能扮演“配角”。总的来说,这导致美国黑人的平均收入较低。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有很多。去年,运输企业优步(Uber)宣布了一种可能有效的解决方案。其将高管薪酬与公司实现2022年多元化及包容性目标的进度联系起来。美国富国银行(Wells Fargo)也有类似的激励措施,以增加员工在公司中的代表性。

另一种则是PayPal采取的措施,该企业全年都在调整员工薪酬,试图减少因种族与性别造成的收入差距。或者,企业可以承诺支付最低生活工资,《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称,此举帮助美国的一些州实现了经济增长

美国黑人社区面临的结构性经济挑战根深蒂固。
图片来源:美国华盛顿城市研究所

3. 警务改革

自乔治·弗洛伊德死后,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警务方面

明尼阿波里斯市议会已经禁止警察局进行锁喉行为以及使用颈部约束装置。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当局已经投票禁止强行闯入搜查;今年3月,警方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入布莱安娜·泰勒(Breonna Taylor)的家中,将其击毙。

与此同时,纽约市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宣布了一系列改革,包括修改一项对警察纪律记录保密的法律。

美国黑人社区面临的结构性经济挑战根深蒂固。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公共电台

4. 政治改变

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地方财产税为州立学校提供资金。由于当地的财产税较低,这可能使来自贫困社区的学生处于不利地位,尤其是对住在那里的孩子(通常是非裔美国人)的就学机会产生了负面影响。

但这种深刻的改革需要时间才能产生效果。以“红线政策”为例,这种做法剥夺了全美许多非裔美国人的贷款机会。

尽管在半个世纪前这项政策就已经废弃,但最近的分析表明,其造成的影响仍在持续。这些地区三分之二的居民更有可能来自低收入与少数族裔背景,通常是黑人及拉丁裔。

5. 支付赔款

2014年,Ta Nehisi Coates呼吁对非裔美国人的遭受的苦难进行补偿,他认为这种补偿将创造“一种全国性的清算,从而带来精神上的复兴”。这个想法源于美国政府在内战后对解放奴隶所做的承诺,即给每位曾经的奴隶40英亩的土地及一头骡子,但该承诺未实现。

在这其间的几十年里,要求赔款的呼声一再出现,但这一新的动荡提供了新的动力。近日,BET的创始人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Johnson)提议为奴隶提供14万亿美元的赔偿,以缩小贫富差距。

本文作者:

Adwoa Bagalini,参与、多样性与包容性项目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