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去年发表的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评估了141个政府应对未来状况的能力,并发现大多数政府在该指标和其他关键性长期指标上评分欠佳。而由于疫情引起的封锁正在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破坏并暴露出了许多机构的不足之处,一个更大规模——甚至更大胆作为——政府的时代已然降临。

据估计目前已经有9万亿美元被注入全球经济以支持家庭,防止失业以及维持企业运转。如今一些国家正在逐步解除封锁,而它们的领导人也将得到一个特殊的机遇来重塑经济,从而为所有人提供更好,更绿色也更公平的境况。

这场危机为世界经济论坛所提出的“大复位”提供了机会,使其不必等到某个遥远的未来才能启动,而是立刻落实。基于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余波的经验教训,许多政府正在为救助计划和其他救援措施附加一系列有意义的条件。而当前提供的短期援助也可以且应该被用来鼓励采取更负责任的商业操作,挽救就业,解决不平等现象和气候变化,并建立足以抵御未来冲击的长期复原能力。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例如,由于担心不平等加剧和公共预算压力,法国,丹麦和波兰政府都拒绝对总部设在欧洲以外避税港的企业予以支持。英国也禁止使用其贷款计划的企业实施分红并对其奖金发放施加了限制

各国政府还试图通过激励企业维持雇佣水平来保护就业。在《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下获得资助的美国企业必须在今年9月30日前维持其疫情前雇佣水平的90%以上;日本在将其雇员保留援助范围扩展到中小型企业和大型企业集团时也采用了类似条件;俄罗斯对至少保留90%雇员的企业给予工资补贴;意大利则在实施临时性的全面解雇禁令,而且不仅限于获得政府资助的企业。尽管这些暂时性限制措施在取消后能否继续有效维护就业还有待观察,但它们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期间以及未来复苏来临之前为劳动者提供了缓冲——和“奋斗机会”。

即便那些陷入严重困境的部门也设计了诸多强调社会和环境责任并鼓励更多长期性思维的援助措施。比如因全球旅行限制而面临需求冲击的航空业就对其危机前商业操作手段进行了仔细审视。

在过去十年间,美国最大的那几家航空公司都将手中96%的自由现金流用于股票回购——该比率几乎是其他标准普尔500指数入选企业的两倍。如今这些希望获得政府资金支持的航空公司不仅必须停止股票回购和分红(直到2021年底方才解禁),还必须同意在9月30日之前不使用非自愿休假或降低薪资水平。而法国政府同样在其对法航荷航集团的70亿欧元(折合79亿美元)救助计划中附加了一些“绿色条款”,要求该航空公司承诺到2030年将其二氧化碳排放量(每位乘客和每公里)降低到2005年的一半水平。

这些将长期性思维纳入短期措施的例子显然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鉴于政府所提供的财政支持规模巨大,以及对不平等,气候变化,失业和公共债务的担忧日益增加,下一波复苏措施应当考虑得更长远。

在此欧盟委员会的欧盟新生代(Next Generation EU)危机复苏基金可以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借助7500亿欧元(折合8450亿美元)的赠款和贷款,它有望通过加速向绿色数字经济的过渡而打造一场更为公平包容的复苏。它所订立的基本条件将帮助欧洲国家摆脱衰退中的重工业同时支持易受影响的工人。但该基金能否吸引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参与则仍是未知之数。

疫情使政府扮演了几个月前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积极角色。在我们逐步摆脱眼前的健康危机之际,政策制定者必须抓住机会实施大胆且具备前瞻性的改革。这包括重新设计社会契约、提供足够的安全网、培养未来经济所需的技能和工作,以及改善公共,国家和私营部门之间的风险和回报分配。

而在政府必须承担领导角色的同时,塑造复苏并为增长制定新的路线则需要企业,公共和政府机构以及劳动者之间加强合作。为了成功实现“大复位”,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必须参与其中。

事到如今,我们显然不能再回到那个以牺牲多数人为代价来让少数人受益的体制。那些在被迫应付短期压力的同时面对长期不确定性的领导人们正处于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而政府新近获得的影响力则为他们提供了相关手段去建立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也更具弹性的经济。

本文作者:

萨迪娅·扎希迪,执行董事兼新经济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