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期以来,人类仅仅将大自然看作一种可利用的资源——我们现在正为之付出代价。
  • 赋予森林、河流以及其他物种法定人权可以为其带来最好的生存和恢复的机会。
  •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首先学会聆听并理解大自然自己的语言。

来自科学家的警告远远不够。鉴于过去几十年我们在生物多样性方面遭受的巨大损失,我们迫切需要倾听自然界自己的声音。如今,自然环境中的海洋、森林、土壤和生态系统等元素被广泛认为是纯粹的物体,并被当作物品对待。但是,如果自然界本身变成了法人会怎么样呢?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血统

自远古以来,自然界中的元素就被视作神灵,长期位于宗教和仪式的中心。伴随着农业革命的开展,牲畜、河流、植物逐渐被驯化,人类与自然被分离开了。随着贸易的兴起和人们对天然产品(如香料和丝绸)需求的增长,大自然的商品属性日趋明显,导致人与自然的分离程度不断加深。科学的进步将人类提升到观察者的高度,允许人类开始分析、理解并最终征服他们的环境。自然界从神圣的栖息地转变成了可以被任意使用、随意抛弃的物体,任由它们的“所有者”处置。的确,我们从伐木工人而不是森林中获得木材,从渔民而不是海洋中获得鱼类。据联合国称,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这种以人为中心的关系已经达到极限,由此带来的破坏也已经构成对全球安全的最大威胁

司法不是盾牌

自然界中的要素未能有效受到法庭或者政府的保护。让我们以Christopher Stone在1972年的文章《树木应该有立场吗?》(Should Trees Have Standing?)为例:一条被污染的河流不具备状告其污染者的能力。它依靠原告(例如,河岸的所有者)来采取法律行动,前提是原告有这样做的兴趣和手段。如果法院裁定原告胜诉,则将根据对原告造成的损害而不是对河流及其生态系统造成的损害来评估赔偿。最后,原告是唯一获得赔偿的人。河流、鱼类,土壤或生态系统都不会从中受益。这显然需要改变。

九个人类可以继续获得发展和繁荣的星球边界
图片来源:斯德哥尔摩大学,建立在Steffen等人2015年的研究之上

从法律客体到法人的提升

法律将法人定义为具有合法权利并承担义务的人或非人实体。另外,法律规定法人可以自己的名义起诉和被起诉。现如今,所有人都被视作法人,尽管有段时间奴隶被合法地视作没有法律能力的物体。现在,公司也有资格成为法人,有权利对一个人或另一法人提起诉讼。这种变化十九世纪末才发生,不过,这一法律创新为利益相关方理念在整个20世纪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基础。

最近,其他“实体”也被授予了法律能力,例如阿根廷的黑猩猩塞西莉亚和新西兰的旺加努伊河。接下来可能是机器人索菲娅,哥斯达黎加的蜜蜂、植物和树木,或美国的伊利湖。但是,实体被授予法人权利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们能享受与人类完全相同的权利。

近来,我采访了一位法国作家、艺术家兼法学家(也是我的远房表亲)Camille de Toledo。 他与一个委员会一起成立了一个能为法国最长的河流卢瓦尔河提供法律代理的协会

Toledo说:“法律应该成为在人与自然间建立更好平衡的工具,以便将更多的权利转移给已经被剥夺权利长达数百年的生态系统”。“法人只能享有权利而无义务,反之亦然”。作为法人,自然界中的元素享有其生态福祉和生物多样性的权利,比如:森林有权利使其生物量守恒;海洋有权利保持自身清洁,根除塑料垃圾污染;蜜蜂有权利不死于生物杀虫剂等

回到被污染河流的例子,如果河流被赋予了法律身份,它就可以保护自身的利益和权利。如果这些权利被忽视,河流可以以自己的名字采取法律行动,并根据其所遭受的伤害获得赔偿,并将其用于恢复自身的生态系统。

新兴的生物经济利益相关者

《2020达沃斯宣言》对“利益相关方”这一理念重新进行了定位。被授予法人资格没多久的公司如今已经与各洲和民间团体一起参与了许多对社会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的立法倡议。因此,获得法人资格的长期利益不仅仅局限在对新权利的分配,而更多的是一种解放,将那些活跃的利益相关者纳入考虑。

因此,赋予自然界的元素法人地位可能意味着承认海洋、森林和生态系统等拥有与世界上其他决策者一样的席位。毕竟,这不也是他们的世界吗(人类仅占地球生物量的0.01%)?值得一提的是,赋予自然要素法人资格也意味着承认它们的物质资产,例如其通过获得赔偿或进行商业活动积累的资金。比如,在受污染河流的例子中,这些资金可以被用来聘请律师;或者聘请养蜂人来监督蜂群的可持续开发。同样,还可以与现有的非营利组织一起,将这笔资金投资到恢复受到破坏的亚生态系统或扩张濒危森林之中。通过将生态系统视为重要的利益相关者,甚至是重要的经济参与者,这种模式将为其提供生存的机会。

自然治理

为了与大自然生态系统进行交流,我们必须首先理解它们的语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考虑以法定监护人、董事会或者议会的身份代表他们。这种新方法显然对自然的法人和本体论性质提出了挑战和问题。这种问题正是Camille de Toledo所在协会试图通过咨询其他法律专家、哲学家、园艺师和研究人员回答的。这个协会将把卢瓦尔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例如,当地居民,研究人员,垂钓者、植物、土壤、水和鱼)聚集在一起,从而代表卢瓦尔河发声。

归根结底,聆听大自然的的声音,学习他们的语言可能是我们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也可能是我们将面临的最后一个挑战。用Toledo的话说,“在人类世时代,让自然实体成为法人将最终把权利、权力甚至是财务水平重新转移给赋予人类权利的地球本身和其非人类组成部分”。

本文作者:

Nicolas de Toledo,上海II HUB,全球杰出青年社区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