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的一项研究表明,与标准口音的人相比,带有浓重地区口音的人工资可能会低20%。
  • 这与性别工资差距不相上下。

Stephen Colbert在南卡罗来纳州长大,但他没有南方口音。这是因为,在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这位喜剧演员兼电视主持人就知道,如果他有口音,其他人可能会对他产生反感。

Colbert在2006年接受60 Minutes采访时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决定改掉南方口音了。“我儿时看电视的时候,如果你想塑造一个愚蠢的角色,那么就给这个角色一个南方口音。这并非事实。南方人并不愚蠢。但我不想看起来很蠢,我想看起来很聪明。“

Colbert为避免负面成见而被迫改变说话方式,这显然是不公平的。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对于某些地区口音的偏见还是很普遍的。在英国,人们对工人阶级的伯明翰口音(或称之为“布鲁米”)口音是出了名的不屑。在日本,人们刻板地认为Tōhoku地区口音和懒惰与乡下习气有关;在巴西,人们认为东北口音是社会地位较低的口音。

一篇新论文旨在明确这种偏见在工作场所的成本。芝加哥大学与慕尼黑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份最新论文显示,与说标准口音的人相比,带有浓重地区口音的人可能会被“罚掉”20%的工资。这是与性别工资差距不相上下的”惩罚“。

这项尚未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已公布在国家经济研究局网站上。该论文从德国抽取了950人的样本,以代表全国的状况。

该论文作者表示,德国是他们调查的理想环境,因为德国每个地区都有其独特的口音。换句话说,“这并不是说一个国家的一部分讲标准德语,而另一部分讲地区方言。”讲方言的人有的来自高收入的地方,有的来自低收入的地方,这就降低了用某个区域的社会经济状况解释工资和口音之间的关系的风险。

那么,为什么浓重的地区口音与较低的工资有联系呢?答案更多地与偏见有关,而非口音本身。作者写道:“雇主必须向消费者收取更低的价格,或者向同事支付更高的工资,以促使他们与他们所歧视的员工进行互动。这样做的结果是,带有地区口音等污名化特征的员工工资会更低。”另一种解释可能是,由于口音很重的员工会遭受到更多来自同事与客户的偏见,他们很难有效地完成工作。

在这两种情况下,口音较重的员工都会寻找人际交往较少的工作,而这些工作的工资往往较低。果然,研究人员发现,口音比较重的德国人似乎很少参与社交活动。

带有浓重地方口音的人的工资会低20%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

这篇论文与其他关于口音如何影响人们生活的研究是一致的。其作者之一、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Jeffrey Grogger在2018年的《人力资源杂志》(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其重点关注美国的讲话模式。他发现说“主流”方言的美国黑人往往比说非裔美国英语(AAVE)的黑人挣得更多。同样,这也是由偏见造成的。讲非裔美国英语的人可能会发现自己被排除在与同事、客户与顾客进行更高层次互动的工作之外,往往这些工作会有更高的工资(如管理工作)。

研究表明,具有某些外国口音的人也更容易受到就业歧视。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风险投资家Paul Graham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曾对Inc.杂志表示,他对带有浓重外国口音的创业者十分谨慎,结果在2013年陷入了困境。他说:“哪怕你只有半个大脑也该意识到,如果你说的是地道的英语,你会更成功,所以他们如果没有摆脱浓重的口音,那么一定是愚笨的。”

我们必须消除对具有地区、种族与外国口音的成见,才能使工人在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工作。但是,只要偏见持续存在,像Colbert这样的人可能会得出结论,他们需要改变说话方式才能成功,否则就会搬到一个特定口音没有相同污名的地方。

另一个例子是在英国出生的俄国专家兼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Fiona Hill,她曾在唐纳德·特朗普弹劾审判中作证。Hill在开幕词中指出,她已移居美国,以避免民众对她的演讲做出有阶级偏见的反应。她说:“我从小家境贫寒,带着非常独特的工人阶级口音。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英国,这会阻碍我的职业发展。这样的背景从未让我在美国停滞不前。”当然,美国人也有很多刻板印象,但确实没有这种特殊的偏见。

本文作者

Sarah Todd,作家,Quartz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Quartz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