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全球化的利弊一直是各国政治家所辩论的热门话题。 全球化真的是推动经济增长,促进新思想新观念传播,改善数十亿人生活的有益之事吗? 或者说全球化的发展侵蚀了社区,同时造成了不平等鸿沟,是件有害之事?

这便是通常的对话框架。 然而,在我们这个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背后,还有另一场常常无法预料的威胁——下一次流行病的爆发。 由于人口之间曾经相互隔离,新型传染病影响有限,但现在它几乎可以立即进入贸易和运输网络,从而在全球范围内出现,毕竟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的距离相隔超过24小时 。

在史前时期,大多数地区的人口规模都太小,因而无法维持高度传染性疾病的感染链。 这些疾病只会自己消失 。从前传染病也有可能发生,但只有在人口增长并且社会结构发生变化之后,传染病的大规模流行才可能发生。

微生物不曾消失,它只是历史进程中积攒力量。 随着人口流动的加速,传染病及流行病的发生也随之加剧,最终导致了黑死病。黑死病被认为起源于中亚的草原,估计在全球范围内造成7500万至2亿人死亡,占14世纪欧洲总人口的30-60%。

用世界经济论坛今年提出的新说法来说,“探索时代”(即“全球化”这个概念出现之前的世代)为欧洲流行的疾病提供了机会,让这些疾病在缺乏相应免疫力的新世界人口中产生了爆炸性的影响。

1493年哥伦布抵达美洲后不久,类似流感的疾病摧毁了安的列斯群岛的土著居民。西班牙征服者携带的天花(16世纪在墨西哥爆发)则消灭了所影响人口的一半。

疾病的肆虐无情,持续了两个世纪。 William McNeill在他的开创性研究《瘟疫与人民》(Plagues and Peoples)中提出,估计哥伦布抵达美洲前当地土著人口是发现新大陆后的20-25倍。尽管各地区差异很大,但这一估算数字应该是准确的。

今天,我们对疾病传播的知识以及我们治疗和控制疾病的能力已大大提高。 不幸的是,细菌和病毒的发展演变也极为迅速,且是相当随机的。

今天,我们看到随着城市中心的发展,以及人类逐渐渗透到偏远地区,越来越多的病原体出现。 与野生生物的接触,以及日益密集的畜牧业,使病原体通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趁机越过物种边界。

始于1950年代的全球化2.0,带来了航空旅行和人员流动的增加。 当我们从全球化3.0(数字革命)过渡到全球化4.0(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时,这种趋势一直没有减弱,增加了疾病对人类产生影响的风险。

航空旅行的增加,令疾病对人类产生更大影响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图片来源:Visual Capitalist

现在,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几乎每年都会出现。 2018年5月和6月,世界卫生组织的首要病原体清单上所记录的10种疾病中,有6种出现了暴发迹象。

这些“已知病原体”给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蒙上了阴影。但是,我们还需要防范未知的疾病的威胁(通常被称为X疾病):这种新的,未知的病原体有可能像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一样传播到世界各地。

我们尚无法确定X疾病会在哪里出现,又会如何传播。在过去40年中,我们面对新疾病的多样性(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SARS,MERS及许多其他许多疾病)应让我们暂停下来好好思考。我们无法提前预测X疾病的病理学特征或毒性,但是我们需要为此做好万全准备。

如果以前的全球化浪潮助长了流行病的蔓延,那么当前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关的浪潮,至少可以提供强大的新工具来对抗未来的流行病。

全球化4.0为我们提供了技术和处理能力,以加快我们获取科学和生物学知识的速度。 它正在加深我们对病原体及其构成基础的理解,以帮助我们抗击疾病。

这种进步能够帮助我们实现大规模协作的新模式。 通过共享数据集,发挥专业知识,统合公/私部门实力,协作开发新技术,合作创新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利用全球化4.0的优势来设计新方法,共同应对未来的流行病威胁。

CEPI(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的成立通过集体行动应对全球流行病的威胁。 我们是一个新的组织,但是我们已经在资助开发针对拉萨热,MERS,尼帕和其他疾病的疫苗的工作。 我们还在疫苗生产平台上进行大量投资,这些平台有可能显著加速疫苗开发。 我们正在建立全球合作伙伴网络,如果我们需要对X疾病做出回应,这一平台将为我们提供良好的支持。

在当今的多极化世界中,政府、多边机构、非政府组织、学术界和私营部门必须共同努力,应对全球流行病的威胁,其规模与紧迫性给我们带来了极大危险。

传染病大规模流行的潜在成本是惊人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2016年的一项研究估计,传染病大规模流行每年的预期影响为700,000例以上死亡,5,000亿美元以上经济损失。我们迫切需要全面提高我们的疾病防御能力:提升研发、卫生系统、疾病监控和应急响应。

我们现在就需要立即投资防疫工作,如果我们等到X疾病发生时再行动,那就真的是太迟了。

本文作者:

Richard Hatchett,首席执行官,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