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化程度不断提高——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是城市居民。
  • 研究表明,城市生活可能会对人们的精神健康产生负面影响,城市居民的抑郁症患病率比农村居民高20%。

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42亿人)居住在城市,而预计这一数字还会继续上升,在2050年之前,全球估计会有68%的人居住在城市。

在全球特大城市(居民数超过1000万的城市)中,日本东京是最大的,拥有3700万居民。紧随其后的是印度德里(2900万)和中国上海(2600万)。在英国,人们经过几十年的从农村向城市的迁移,现在,83%的人生活在城市中——伦敦已成为欧洲第一大城市。

人们早已认识到城市生活对身体健康的不利影响,如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的患病率较高。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城市生活还可能精神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抑郁症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精神疾病,患者情绪低落且有无助感——城市居民患抑郁症的风险比农村居民高20%。同时,城市居民患精神病(与幻觉、错觉、妄想症和思维混乱有关的严重精神疾病)的风险比农村居民高77%。此外,城市居民患广泛性焦虑症的风险也比农村居民高21%——患者会感到焦虑,认为危险将至而感到恐慌。

Our World in Data

图片来源:(图片有超链接)

重要的是,人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在城市环境中生活的时间越长,成年后患精神疾病的风险就越高。这种“量效关系”间接支持了城市生活与精神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

脑科学

脑科学证实了这些流行病学研究结果。在2011年的一项开创性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压力诱导任务中测量了神经激活。

果然,所有受试者的实验结果都显示大脑边缘系统内神经元激活增加——边缘系统对我们的日常情绪调节起着关键作用。在该网络里,杏仁核(大脑的“战斗或逃跑反应”中心)内的神经激活与受试者所居住城市的规模有关。此外,扣带回前部膝周皮质是参与社会压力处理的一个区域,其神经激活与受试者童年时期在城市中生活的时长有关。

有意思的是,其他研究表明,精神疾病遗传风险高的人的大脑也有类似的变化。这也就证实了城市生活的确会改变与精神疾病相关的大脑区域网络。

深层影响因素

综合来看,流行病学和神经科学研究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生活在城市的人确实更容易面临精神健康问题。那么,城市环境中的哪些具体因素会增加发生此类问题的风险呢?

流行病学研究已经确定了许多因素。其中一些突出了建筑环境中的潜在问题,如绿色空间减少以及大量的噪音和空气污染。而其他因素与社会环境有关,如孤独感、感知犯罪与实际犯罪、以及社会不平等

这些研究收集了单个受试者的研究结果,因此无法研究大多数人在一整天中所经历的多种多样的环境。但是,一些新的研究正在使用智能手机技术来收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多项测量数据。例如Urban Mind,这是一项公民科学项目,它使用智能手机的一个应用程序实时测量人们在城市与农村生活过程中的各项数据。

我们必须认识到,城市环境中那些增加精神疾病风险的因素既不是城市生活所固有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相反,它们是城市规划、设计和管理不善的结果,是可以逆转的。这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城市生活对我们的精神健康有好处吗?

积极的一面

当前的研究集中在城市生活对居民精神健康的负面影响上,将全球加速发展的城市化归结为人类所面临的挑战,但这过于简化了城市生活的意义——原因至少有以下三点。

首先,城市生活是复杂、充满矛盾且难以定义的一种现象,贫穷的郊区居民和花园城市的居民之间、高档化进程与内城区衰败进程之间几乎没有共同点。因此,当城市居民能够获得高质量的住房和绿色空间时,他们患有抑郁症的几率就会降低

其次,我们知道各方面的健康,尤其是精神健康,都取决于先天和后天因素。例如,表观遗传学的新数据对环境如何影响我们的基因表达进行了研究,而研究结果显示,城市生活的影响取决于我们先前存在的基因组成

第三,对很多人来说,城市生活能够对人们的精神健康带来极大的好处,因为它增加了获得教育、就业、社会化和专门医疗护理的机会。移居城市可能是发挥一个人全部潜力的第一步,也是获得兴趣相投、价值观一致的社区的必要条件。

最后,城市有许多困难与机遇、自由与束缚。在很多时候,这些既是我们要面临的挑战,同时也是我们获得成长的途径。

本文作者:

Andrea Mechelli , 伦敦国王学院,心理健康早期干预教授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Quartz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