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是什么?世界经济论坛是什么?这一切是从何时开始的?为什么成千上万的领导人在每年一月都聚集在这个潮湿的阿尔卑斯小镇上?在世界经济论坛成立50周年之际,让我们从这份关于达沃斯年会和组织本身的历史指南中找到答案。

20世纪70年代初,冷战分裂了世界,越南战争分裂了美国,石油危机迫在眉睫,一位德国经济学教授有了一个明智的想法。

这个想法在当时是不合常规的,但此后一直受到认可。那就是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教授提出的“利益相关者理论”,即一家公司应该为其所有利益相关者服务,而不只为其股东服务:员工、供应商以及公司所属的社区。这种对社会负责的“利益相关者”概念成为了世界经济论坛的指导原则。

施瓦布教授是一名工程师,也是一位经济学家,于1971年创立了世界经济论坛。他选择达沃斯作为年会的举办地,山脉在瑞士和德国文化中都象征着“避世”——最著名的体现是在小说《魔山》中。“达沃斯精神”是一种开放合作的态度,这也奠定了论坛年会的基调。

在过去的五十年中,达沃斯反映了世界历史上的重要事件——从柏林墙的倒塌到经济全球化和难以控制的气候变化。它帮助避免了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战争,建立了联通世界各地的经济桥梁,见证了标志着种族隔离制度终结的握手,发起了为7亿儿童接种疫苗的联盟,并为领先的环保主义者提供了平台。

达沃斯在努力实现改善世界状况的使命时,也一直被批评为远方精英的聚会、或只讨论而不行动的清谈俱乐部。但它的目的是召集所有与我们共同的未来息息相关的人:跨国公司的领导者、学者、积极行动派、青年和民间社会的领导者。用施瓦布教授的话来说,消除“对话”就是不重视民主主义的血脉。

在为2020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第50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做准备时,我们也回顾了这50年来的一些亮点时刻。

1971 首届达沃斯

1970年,施瓦布离开瑞士工业集团Escher Wyss,在瑞士阿尔卑斯山举行了为期两周的会议。首届“欧洲管理论坛”于1971年2月在瑞士的达沃斯举行。来自31个国家的约450名参会者——欧洲各公司的经理、欧洲委员会的成员以及美国大学的顶尖学者——齐聚阿尔卑斯山谷探讨更好的管理技术。

施瓦布在该项目中的第一个合作者是希尔德·斯托尔(Hilde Stoll),不久后他们就结婚了。直到今天,他们仍然是彼此值得信赖的伙伴。希尔德认识到商业经营需要具备更广泛的“社会意识”,因此希尔德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即施瓦布社会企业家基金会,以表彰和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社会企业家。

1971年,希尔德和克劳斯·施瓦布的婚礼

1973 对环境问题的预先警告

第三届达沃斯会议有两项进展。首先,意大利工业家奥莱里欧·佩切依(Aurelio Peccei)就其《增长的极限》一书发表了演讲,因质疑全球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而引起了轰动。作者概述了社会为调和经济发展和环境制约而必须做出的选择。

其次,参与者根据施瓦布的利益相关者概念起草了道德守则。从一开始,论坛就确立了一项原则,即论坛既不应该成为倡导小组,也不应该代表其成员或参与者发表任何意见。《达沃斯宣言》是该政策少见的例外,并且论坛在第50年推出了新的《达沃斯宣言》。

1976 搭起阿拉伯世界与西方世界沟通的桥梁

1976年,论坛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发起了一个计划,为新兴经济体提供一个向达沃斯参与者引介投资项目的平台。玻利维亚、伊朗、科特迪瓦、尼日利亚、菲律宾和泰国等26个国家响应了这一倡议。

会议还邀请了美国消费者权益维权人士和环保主义者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等著名发言人,提高了民间社会的参与度。

在1973年阿以战争和随之而来的石油禁运后,西方国家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10月,论坛与领先的阿拉伯和欧洲机构一起在瑞士蒙特勒举办了首届阿拉伯-欧洲商业合作研讨会。

在蒙特勒举办的首届阿拉伯-欧洲商业合作研讨会

1979 向中国敞开大门

施瓦布极其关注邓小平的早期经济改革,1979年,中国代表团首次参加了达沃斯研讨会。同年晚些时候,应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席的邀请,施瓦布率领由20位欧洲企业CEO组成的论坛代表团首次访华。

这是论坛与中国之间建立长久关系的开始。此后,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中国商业峰会”,以及从2007年起在中国举办每年一度的“夏季达沃斯”。官方称呼为新领军者年会,将全球创新和科学领域的领军人物聚集在一起,而且中国总理定期出席。

访华的欧洲商业代表团成员

1987 冷战结束后

全球各国人都可以成为论坛会员,且论坛活动以经济政策为重心,为了体现这些原则,“欧洲管理论坛”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

西德外交部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强烈呼吁西方改变行动,向苏联伸出援手。现在,一些历史学家将他的讲话视为冷战结束的重要标志,与此同时,苏联也想要与西方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1987年,汉斯-迪特里希·根舍与克劳斯·施瓦布

当时,苏联正在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领导下进行重大经济政治改革——重组(perestroika)和开放(glasnost)。根舍对参会者说:“西方没有理由害怕合作,我们的座右铭必须是:让我们重视戈尔巴乔夫,让我们相信他的话!如果今天东西方关系有机会在经历了40年对抗后达到转折点,那么,如果西方仅仅因为它无法克服普遍的思维方式——总是对苏联做出最坏的假设——而错过这一机会,那将会是历史性的错误。”

恰逢第一个由苏联派往达沃斯的官方代表团出席了本次会议,与根舍会面。该代表团由国家对外经济委员会副主席伊万·伊万诺夫(Ivan Ivanov)领导,他阐释了新改革的意义。

1988 避免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战争

1988年,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紧张关系几乎要升级为战争,但土耳其总理图尔格特·厄扎尔(Turgut Özal)和希腊总理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Andreas Papandreou)在达沃斯的个人会议上已经建立了足够的信任,有效避免了冲突。1986年两位领导人在达沃斯首次会面,在施瓦布多次访问雅典和安卡拉后,两位领导人于1988年再次回到达沃斯。在1988年的达沃斯会议上,他们进行了谈判并签署了达沃斯声明,目的是促进其关系正常化。厄扎尔后来告诉施瓦布,如果两年前他没有在达沃斯遇见潘帕德里欧,战争将是不可避免的。正是因为那次会面,他确定自己可以相信对方。

1988年达沃斯代表中的土耳其总理图尔格特·厄扎尔

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对人类和经济造成的损失在达沃斯的讨论议题中占据重要位置。环境问题也是如此。著名的美国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强调了某些高科技发展给环境和生命系统带来的风险,而这些发展已成为我们繁荣与进步的基础。

1990 德国统一与新欧洲

1989年10月,东西方的分界线、冷战的鲜明象征柏林墙被推倒。1990年10月3日,德国实现统一。

在达沃斯讨论的鼓舞下,由东西方议员组成的非正式团体和商业领袖联合起来,呼吁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制定货币稳定计划。该倡议成为西德和东德经济统一的支柱。

在年会上,还举行了一场有关“新欧洲”的会议,这是西欧和东欧国家元首的首次会面。

在1990年达沃斯举办的最后一次历史性会议上,将于11月卸任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第二年将出任总理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理事会第一副主席Vo Van Kiet展开座谈。两年后,越南签署了《东南亚国家联盟友好与合作条约》,并于1995年成为了东盟成员国。

1992 曼德拉与种族隔离制度的终结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是反种族隔离运动的领导人,也是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的领袖。他于两年前从监狱获释,与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F. W. de Klerk)总统和夸祖鲁首席部长曼戈苏图·布特莱齐(Mangosuthu Buthelezi)首次外访。南非转型过程中的三个关键人物的这次会面表明,尽管存在分歧,但他们共同致力于南非民主事业。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的握手标志着种族隔离制度的结束。

纳尔逊·曼德拉与德克勒克在达沃斯创造了历史

为了实现这次会面,克劳斯·施瓦布多次前往南非,与每位领导人设定参加达沃斯会议的条件。

ANC曾主张将银行、矿山和战略产业国有化,但在与达沃斯其他领导人进行讨论期间,曼德拉开始重新考虑了。他在接受撰写《曼德拉:授权传记》的记者安东尼·桑普森(Anthony Sampson)的采访时回忆道:“他们彻底改变了我的观点。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坚持实行国有化而得不到任何投资,要么改变态度获得投资。”

1998 – G20的诞生

在达沃斯,关键是要在金融危机之后改革全球金融体系,进而影响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参会者强调,有必要让主要发展中国家参与到这一进程当中。一个设想是建立一个包含20个国家的机构——10个发达经济体和10个发展中国家。就在1998年晚些时候这些国家在德国波恩举行了会议,亦即之后的G20会议。与会者仅限于财政部长,其讨论内容仅限于全球金融。

在随后的几年中,施瓦布等人提议将G20会议提升为峰会。这最终于2008年成为现实,当时美国在华盛顿举行了G20峰会,以应对全球经济危机。2009年9月,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举行的世界领导人会议宣布G20将取代G8,成为协调全球经济政策的主要论坛。

伊朗副总统Masoumeh Ebtekar是1998年的参会代表之一

1999 科菲·安南与全球契约

在以“负责任的全球化”为主题的年会的筹备阶段,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和克劳斯·施瓦布讨论了如何让与会者推动全球一同重视企业的社会责任。这就是联合国全球契约的起源,联合国全球契约包含十项道德原则,将近10,000家企业签署了该契约。

2000 比尔·克林顿与GAVI的成立

由于一系列原因,千禧年举办的第30届年会十分特别。其中最主要的是高水平政治领袖和商业领袖的参与。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首次来到达沃斯。

比尔·克林顿与克劳斯·施瓦布

在2000年的年会上,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诞生了。GAVI的早期支持者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他自1996年开始定期参加达沃斯会议。截至2018年,GAVI已惠及7亿多儿童,挽救了1000多万人的生命。紧随其后的其他达沃斯卫生项目包括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2002)和防疫创新联盟(2017)。

2002 – “9·11事件后,达沃斯移居纽约

世界经济论坛在纽约举办了年会——这是历史上唯一一次在达沃斯以外的地方举办年会——表示对受到“9·11”恐怖袭击的美国和纽约市人民的支持。

世界经济论坛的旗帜在会场飘扬

2005 发布《性别差距报告》

论坛启动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即“妇女的赋权:衡量全球性别差距”。在2006年发布了《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以评估性别平等,该报告已成为继《全球竞争力报告》之后分析最细致的年度基准测评报告之一。当我们所有人都在追踪差距时,论坛在各个国家设有越来越多的特别工作组,与政府和企业合作,以加快实现性别平等。

乔·拜登(Joe Biden),时任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担任惠普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07 迫在眉睫的危机

随着2007年的发展,人们对全球金融体系,尤其是美国经济和房地产市场越来越担忧。论坛当年发布的《全球风险报告》发出警告,资产价格暴涨是世界面临的一大主要风险。同时,全球正在进行科技革命——它最终将支撑第四次工业革命

2007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成为科技领导者

2012 年轻领导者加入

“全球杰出青年”——二十多岁的杰出的新兴领导者——来到达沃斯会议,强调了解决青年问题的重要性。

在地区会议上,论坛访问了新地点并扩大了覆盖范围。东亚会议首次在曼谷举行,而世界经济论坛非洲会议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举行。首届世界经济论坛中东、北非和欧亚大陆会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11月,世界经济论坛印度会议在印度国家首都古尔冈举行。在11月于迪拜举行的全球议程峰会上,论坛主办了首届区域组织领导人会议——这是一个通过地区组织间合作而加强全球治理的平台。

2016年 – 掌握第四次工业革命

科技将人类带到了历史性的转折点。当数十亿普通百姓将一台超级计算机装进口袋时,施瓦布创造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一词来描述数字时代的深远影响。这是2016年达沃斯会议的主题,也是他的书的主题,这场商业和社会前所未有的变革引发了深刻的道德问题。

为了帮助政府和企业跟上发展,世界经济论坛启动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心。该中心与全球100多家企业和政府合作,共同为新兴科技设计灵活政策,以实现利益最大化,同时将其对全社会的风险降至最低。在短短两年内,该网络帮助制定了全球首个支持无人机和商用飞机的灵活的空域法规,发布了针对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政府采购指南,还制定了有关个人数据的政策。在四个由论坛领导的中心和大约10个附属中心中,正在开发的项目超过45个。

2018 – “真正的专家组,而非男性主导组

2018年会议的联合主席都是杰出的领导人:国际工会联合会秘书长Sharan Burrow;欧洲核研究组织(CERN)总干事Fabiola Gianotti;ENGIE集团首席执行官Isabelle Koche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经理Christine Lagarde;IBM首席执行官Ginni Rometty;印度Mann Deshi Mahila银行和Mann Deshi基金会的创始人兼总裁Chetna Sinha;挪威总理Erna Solberg。她们共同组成了达沃斯联合主席的首个成员均为女性的小组,在#metoo运动继续广泛进行时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

这一年论坛因其政治参与度而引人注目:包括德国总理Angela Merkel,新任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印度总理Narendra Modi,法国总统Emmanuel Macron和英国总理Theresa May在内的各国元首均前来参会。

在地缘政治方面,希腊总理Alexis Tsipras会见了马其顿总统Zoran Zaev,并同意将高速公路“友谊”重命名,以解决该地区长期存在的命名争端。

2019 大自然的紧急情况

青年气候活动人士Greta Thunberg、备受尊敬的英国广播公司David Attenborough和灵长类动物学家Jane Goodall确保紧迫的环境危机问题已在2019年达沃斯会议中提上议程。

除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气候倡议还通过与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合作来支持扩大和加速全球气候行动。这包括首席执行官气候领袖联盟(致力于向气候适应型的低碳经济过渡的全球商业领袖网络)以及“可能的使命”——旨在使航运和航空业等行业在205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

2019年也是难民担任联合主席的第一年:Mohammed Hassan Mohamud逃离了索马里的冲突,在肯尼亚的难民营中度过了20年,因此采取了各种行动以制止这种不公正现象的出现。

2020 凝聚全球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

在达沃斯举行的第50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将再次推动“利益相关者”概念及其在当下的优先事项:它将协助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追踪《巴黎协定》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同时讨论有关技术和贸易治理的问题。

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是2020年达沃斯的核心
图片来源:联合国

施瓦布说:“民众认为一些经济‘精英’背叛了自己,对他们十分反感。我们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而采取的措施还远远不够,形势不容乐观。世界处于紧要关头,今年我们必须制定《2020达沃斯宣言》,助力企业和政府树立新的使命并制定新的考核机制。这是世界经济论坛五十年前成立的初衷,也是我们在未来五十年努力的方向。”

本文由Michael HanleyAlejandro Reyes撰写,大量借鉴了世界经济论坛互动时间表。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