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19年是格里塔·滕伯格(Greta Thunberg)和环境科学家将气候变化那令人不安的事实直接提上议程的一年,那么1962年就是气候小说进入人们视野的一年。

贾格·巴拉德(JG Ballard)的《溺死的世界》着眼于全球变暖的最严重影响,并引入了一种气候科幻小说(cli-fi)类型。

六本小说预言了人类黑暗的未来

气候科幻小说在逐渐变为事实。 1984年,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创造了网络空间(cyberspace)一词,而约翰·布鲁纳(John Brunner)撰写了有关1960年代后期人口增长的影响的文章。

以下是当今反响惊人的反乌托邦小说选集。

1.贾格·巴拉德(JG Ballard),1962年,《淹没的世界》(Draught World)

英国作家巴拉德(Ballard)的书将我们带到了2145年的伦敦——面目全非,身处热带、沉没于水中。该书是气候科幻小说类型中的第一本。小说讲述一个科研小组的故事,他们正在研究曾经位于英国首都伦敦的动植物,但是由于太阳风暴造成的极端环境变化,如今这里已变成一片滚烫的沼泽。

2.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1984年,《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

美国-加拿大作家吉布森(Gibson)在其未来派处女作中描述了反英雄人物亨利·凯斯(Henry Case),他作为一名计算机黑客生活在在人工智能无比强大的世界中。 在本书发表两年前的一部短篇小说中,吉布森第一个提出了现在普遍使用的“网络空间”(cyberspace)一词,他在《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中将其描述为:“数十亿合法操作者每天都会经历的一种共识性幻觉”,它也被称为“矩阵”(Matrix),这就是亨利·凯斯活跃起来的舞台。

3.唐·迪里洛(Don DeLillo),1985年,《白噪音》(White Noise)

迪里洛的小说被视为对消费主义和技术的讽刺,在书中购物是一种疗法,而中央家庭则讲自己置于源源不断的信息流之中。 但这也是一个关于人为灾难的故事,书中一种名为Dylar的药丸被用于治疗对死亡的恐惧,并使儿童与自然世界能够密切接触。

4.约翰·布鲁纳(John Brunner),1968年,《站在桑给巴尔岛上》(Stand on Zanzibar )

1960年代后期,英国作家布鲁纳(Brunner)预测,到2010年,世界人口将膨胀到一个极大的规模,以至于整个桑给巴尔岛上人们需要并肩站立,本书也因而得名。 由于地球已经人满为患,人类采取了优生控制,不允许某些人繁殖。 布鲁纳还预测到了全球恐怖主义的增加,以及同性恋婚姻接受度的提高。

5.屋大维·巴特勒(Octavia Butler),1993年,《播种者的寓言》(Parable of the Sower)

2024年的洛杉矶,由于干旱和海平面上升,水资源变得如此稀缺,以至于像金钱一样宝贵。整个城镇都被私有化,人们居住在封闭的社区中,用墙和枪支保护自己。 15岁的主角劳伦(Lauren)极富同情心,能够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他观察到:“是人类改变了世界的气候”。

6.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1932年,《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

在阿道司·赫胥黎所描述的一个2540年的世界城市中,婴儿被装在罐子里,以适应班级中的壁龛系统,而成年人则通过毒品、技术、娱乐和色情产品来保持镇定。 小说的主题预示了当今现实世界中无数令人分心的东西,这些令人分心的东西会让我们的注意力从重要的问题上转移开,陷入美丽而虚幻的新世界。

本文作者:

Kate Whiting,资深作家, 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