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教育工作者和社会福利工作人员表示,经历过心理创伤和被忽视的学生可以从课堂上使用的心理健康类应用程序获得帮助,该类应用程序在此地也越来越受欢迎。

这些应用程序的使用方式多种多样。

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州——北部地区比埃及、巴基斯坦和秘鲁的 面积还要大,但人口却不到25万。在这个广袤、不适宜居住的地区有许多小型社区,主要是土著居民社区,这些社区与世隔绝,孤立无援。

圣约瑟夫天主教学院是该州10所正在试用Smiling Mind应用程序的学校之一。老师们会使用这一应用程序帮助孩子在休息和午餐后安定下来、重新集中注意力。

Addie Wootten博士,临床心理学家和Smiling Mind的首席执行官, 告诉澳大利亚ABC新闻网: “一开始,老师可以先告诉学生身体在不同的情感体验下有哪些不同的反应, 之后教给孩子简单的控制情绪的方法,使自己保持冷静,确保身体不会对情绪变化做出过激的反应。”

虽是问题,但不丢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目前全世界有4.5亿人患有精神或神经疾病,其中三分之二的人从未寻求过帮助。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Gro Harlem Brundtland博士说:“精神疾病不是个人的失败。如果非要说失败,那应该是我们应对精神和大脑疾病患者的方式。”

精神健康状况不佳和精神健康状况恶化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英国心理健康基金会在其《关于心理健康的基本事实报告》中写道: “ 目前大量的研究工作强调采用生命周期的方法,来了解和应对心理、身体健康不平等问题。这些问题在人们出生前就存在,并在一生中不断积累。”

幸福既受先天因素影响,也受后天环境影响。
图片来源:心理健康基金会

Smiling Mind为学校和每一位教师提供额外的培训,教他们如何使用应用程序和正念,以及如何将其教授给学生。

这只是越来越多的心理健康和幸福应用程序中的一个。

建立学生档案

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部分地区,一些学校正在使用一款来自澳大利亚儿童创伤组织的应用程序。

它并不教授正念这样的技巧,而是试图建立一个学生档案,使教师能够在必要时为孩子提供支持,以满足个别孩子的特殊需要。

心理学顾问Gregory Nicolau是该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说: “我们想知道学生们是否为每日的学习做好了准备,如果没有的话,又是什么妨碍了他们。”

该应用程序要求学生记录睡眠和饮食模式,以及个人感受。Nicolau解释说,一旦教师对孩子的幸福有了更好的了解,“他们就可以了解孩子们在一天开始时是饿着还是吃饱了? 是焦虑的还是放松的,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是愤怒的还是平静的?”

感觉不好也没关系

来自美国的两名青少年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它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如果你感觉不好也没关系,它的目标也很明确:防止自杀。这款名为 NotOK的应用程序鼓励用户建立一个列表,列出可以求助的人。如果你正在经历一场精神健康危机,点击应用程序的红色大按钮将会提醒你信任的联系人。

英国西英格兰大学布里斯托分校开发了一款名为“自我管控焦虑”( Self-Help for Anxiety Management)的应用程序。它鼓励用户通过自我帮助练习和自我反思,从而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焦虑的原因。它还有一个社交网络元素,允许用户匿名分享他们的经历。

也有专门为情绪相关的心理健康患者(比如抑郁症或躁郁症患者)开发的应用程序,iMoodJournal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它既是个人日记本,又是情绪图表工具。用户可以追踪记录自己的情绪、睡眠、用药情况、记录自己的症状比如压力、焦虑或精力状况等。

Happify应用程序利用游戏和活动来鼓励用户积极思考。
图片来源:Happify

另一个应用程序是Happify,它通过一系列游戏和其他有趣的活动,向人们展示如何改善自己的想法和感觉。

当然,对于那些需要心理健康帮助的人来说,应用程序的作用是有限的,而且它可能永远无法取代专业心理治疗师的工作。

但它可以让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人们、生活在缺乏医疗设施国家的人们、或根本无力获得专业帮助的人们获得帮助。

本文作者:

Sean Fleming, Formative Content资深作家

翻译:杜冰钰

编辑:王思雨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附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