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美之间贸易战的问题主要是围绕商品这一话题而展开。这也不足为奇,关税一直是这场战争中最显著的武器。关税仅适用于商品,而非服务,因此重点更应放在商品上。然而,这样就忽略了贸易战中一个重要的,或许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世界经济论坛小组,其讨论主题为贸易战对服务业的影响,并促使我对这一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必须承认,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这场贸易战在不同服务行业之间都有着较为广泛的影响,而服务业正是这场贸易战中隐而未见的一面。

以下为一些关于贸易战使如何扰乱服务贸易的看法:

商品关税影响其服务内容。例如,购买一辆汽车时,其服务价值约占总价值的30%。这些服务包括研究、设计与工程服务、分销与物流、营销与销售服务等。因此,当一个国家提高汽车关税时,其相关服务供应商也会受到影响。众所周知,制造业“服务化”的趋势必定会有所上升,这也将使贸易战与服务业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商品关税扰乱了价值链——以及价值链上的服务供应商。由于制造型企业试图适应新型贸易壁垒,其价值链上的服务供应商会因此而受影响。在某些情况下,供应商需随着供应链的变化而变化,否则就会有被淘汰出局的风险。服务为连接全球价值链(运输、物流、通信、金融与商业服务)的分散生产阶段提供了“粘合剂”。如果一家公司为避免关税而迁出中国(或美国),其大部分服务供应商也会受到影响。

放缓货物贸易会对跨境货物运输的主要服务产生影响,例如海运与公路运输、快递以及其他专注于国际市场的物流运营商。 8月,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同时从美进口下降了5.6%。

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公司业务受限,这对大部分服务供应商造成了影响。 这里的问题就是美国商务部所谓的实体清单,其影响了服务业的发展。以华为为例,如果禁令得以实施,谷歌及微软等公司就不得不终止向华为提供服务。美国向华为提供金融服务、物流及其他服务的公司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作为一家服务供应商,华为在为美国电信运营商提供支持与云服务方面遭到禁令。第三国服务供应商也会受到影响。华为这一事件具有代表意义,但它也仅仅一个案例。即便规模不同,上榜的所有中国企业往往都会遭遇严重的供应中断。此外,中国宣布将列出对本国“不可靠的”外国公司名单,许多公司也会根据此名单采取行动。

旅游业与教育服务业是受贸易战影响的“纯服务业”,并且与关税上涨无关。美国国家旅游办公室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国赴美旅游平均收益同比增长20%,仅2018年缩减2%。今年这一前景看起来并不乐观:中国官方不提倡其公民赴美旅游。在教育服务领域,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受到严重限制,这对美国大学及其他教育机构的商业前景造成一定影响。仅在2018年,中国赴美留学生可达35万余名。

图片来源:BBC

愈加严谨的投资筛选程序影响了对服务业的投资。一些国家在选择对本国市场的投资时愈发挑剔,而贸易战加剧了这一趋势。美国一直将目标对准处于其市场的中国企业——尤其是收购美国科技公司或拥有大量美国公民数据的企业。

最后,对数据流的限制会极大地影响服务业的发展。分散的数据治理会对各类行业造成严重破坏。数字铁幕或是“分割网络”(“splinternet”)将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分隔开来,这会产生什么影响?至少,服务供应商随之会面临层层阻碍,以及不断上涨的成本。 这将对日益增长的服务“贸易能力”造成严重破坏。互联网革命推动了服务“贸易能力”的发展,而5G技术更具推动其发展的潜力。然而,当涉及数据治理的政策选择时,这种发展的风险非常高。

以上几点说明贸易战对不同服务行业都造成了普遍且具破坏性的影响,当然还存有其他案例。此外,其对服务行业造成进一步破坏的可能性相当大。我们应谨记,所谓的贸易战实际上是一场技术贸易战,而技术又与服务相关。由于中美都将用尽一切可能对新产品征收关税,服务及投资会遭受更大冲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显示,如果美国的关税计划得以成功实施,到2019年12月15日,在贸易战这一背景下,美国将对96.8%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美国为遏制中国崛起的所作所为标志着未来几十年中美关系的发展。然而,其问题在于美国采取这些行动过程并不会顺利。希望对贸易战影响的进一步了解将有助于推动两国进行贸易合作。服务业在这场斗争中应具更多发言权。虽然服务业往往处于暗处,但在这场贸易战中,其并非旁观者。

作者

Tatiana Lacerda Prazeres,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高级研究员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程杨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