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那些成功摆脱贫困的国家,你可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样一副画面:低廉劳动力供过于求,产业转型开始从农业走向工业,经济效益低下的农场被生产纺织品和服装的工厂所取代。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转变令整个经济体的生产效率和工资水平逐步提高,国家的生产和出口部门也开始转向更为复杂的商品和服务。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种情况广泛存在。韩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世纪50年代,韩国大部分人口仍在从事农业工作。而十年后,韩国制造业的出口产品就转向了纺织品、服装、鞋类和假发。经过两代人的努力,2017年韩国已成为世界第五大商品出口国和第九大商品进口国,即使你手中的手机和家用电器不是由韩国公司制造,它们肯定包含由韩国制造的集成电路。

孟加拉国、哥伦比亚和中国等国家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程度上经历了这一工业化道路。自18世纪晚期英国工业革命开始以来,“结构转型” (经济学家用“结构转型”一词指代劳动力和资源从维持生计工作转移到更富生产力工作的过程)已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开始。20世纪50年代开始,国际贸易一直是发展中国家结构转型的关键加速器,帮助这些国家实现了比其他方式更快的经济增长和减贫。

足够好才能参与国际竞争

国际贸易在这个发展故事中至关重要,因为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国际贸易部门通常比其他经济部门更具生产力。因此,更多的劳动力和资本从非贸易导向型工作转移到贸易导向型商品及服务公司,从而帮助整个经济体的扩大了工作岗位,提升了工作效率,毕竟全球市场的需求水平远远超过小型本土市场,更是创意、投资和专业知识的来源。与此同时,国际市场的竞争规则对企业运营效率带来了持续性考验:要取得成功,他们需要足够好才能参与竞争。

20世纪90年代以来,制造业和国际贸易开始转变,出现了“价值链革命”:通信技术的改进与可预测开放市场相结合,促使跨国供应链快速发展。 公司可以更轻松地协调远程生产设施的运营,并对其货物在目的地市场的准入条款也更有信心。 这使得单一工厂中的生产活动被分解,变成跨越地区甚至跨洋的生产活动,将每个步骤生产步骤定位在能够提供最佳质量和最优价格的任何地方。

这种“价值链革命”不仅降低了企业成本和消费者花费,更降低了发展中国家进入世界市场的门槛。 国家和公司不再需要拘泥于成品的生产,他们可以通过生产或加工价值链条中的某一部分来参与国际贸易并从中获益。

按照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设想,以贸易为主导的结构转型可以消除各国极端贫困,创造大量就业机会,重塑各国的经济可能性和发展前景。但今天它面临着两项严峻挑战。

首先,开放的全球经济本身正受到威胁。 对数千亿美元的贸易商品实行新的贸易限制,而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合作概念正受到持续的政治攻击。

其次,以节省劳动力为目标的自动化技术日益发展,意味着制造业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多的工人。 这降低了劳动力成本作为生产地点选择的重要性。

即便是在服装制造业这样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中,不断变化的新商业模式正在令投资向发达经济体回流。例如,快时尚的发展令工厂在地理上接近主要市场变得至关重要。一旦某种服装搭配在Instagram上传播流行,公司需要快速将新产品推向零售市场,这一商业现实与跨国运输的时间成本形成了矛盾(从东亚或南亚工厂运往欧美主要市场需要三周运输时间)。

对第一项挑战的回应是直截了当的:我们必须支持开放贸易。有此意愿的政府应该采取行动,加强基于规则的合作,以保持市场开放,对国内市场、区域市场和世界市场一视同仁。

第二项挑战需要更细致的回应。对于印度、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洪都拉斯这样的国家,制造业仍将是其国家发展故事的一部分。但发展中国家现在的目标是必须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中实现更大的增值,提高其国际竞争力。

当肯尼亚种植鳄梨的农民能够获得国际健康和安全认证,并与外国零售商建立联系时,他们销售的每个鳄梨价格都可以可以翻四倍。对于贝宁的菠萝生产商而言,更好的品牌、营销和包装(以及改善的物理基础设施)为区域和国际销售打开了大门,比单纯在当地市场销售未加工的水果更有利可图。

在服务方面,数字革命使跨境贸易在编程、会计和法律服务等各方面都具备了可行性。但贸易增值与贸易服务不仅在班加罗尔的技术园区或达喀尔的呼叫中心中进行,而是老挝的酒店如何与当地农场和旅行社建立商业联系,而是肯尼亚难民营中的年轻人如何用Upwork和Fiverr等自由平台为其他国家的客户进行互联网广告设计。

在开普敦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峰会讨论了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数字贸易的作用,帮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实现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世界贸易组织的电子商务谈判为数字贸易的国际规则制定创造了前景,在提高贸易可预测性的同时降低各种规模企业的交易成本。

确保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红利能够被社会广泛共享,对于实现发展目标及维持公众对经济增长和可持续性政策的支持来讲至关重要。有效的国内社会政策需要保护工人免受技术或进口竞争的影响,同时使所有工人(无论男女)都能充分参与经济活动。供应方投资也是必要的,它能够确保各种规模的企业能够获得增值并与国际市场相连。

放任全球市场大幅衰减将减少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机会,对于最需要它的人和地方来讲更是如此。然而,无论国际贸易将走向何方,强大的制造业部门现在只是实现经济增长和国家发展的一部分。为了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发展中国家需要扩大视野,拓展经济增长战略。

作者:

Arancha González Laya, 国际贸易中心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