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The innovations of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 4IR)正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

无人机、人工智能、虚拟现实、3D打印、机器人技术和区块链都在改变着我们所熟知的这个世界。 有些人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导致机器和机器人取代人类,导致大量人口失业;而其他人则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为最不发达国家带来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巨大潜力。

然而,根据最不发达国家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特定技术分析后,一副更为现实而细致的图景在我们面前展开。 也就是说,如果世界上的最不发达国家想要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所提供的机会,就需要行动起来,去解决技术的可访问性、可负担性及实际应用问题。

以下是具体措施:

1.增强技术和相关基础设施的“可访问性”

最不发达国家在获取相关技术方面面临挑战,因为这些技术受到专利保护,而专利高度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手中。 但至少最不发达国家仍然可以使用区块链等开源技术。

埃塞俄比亚政府最近开始与总部位于瑞士的卡尔达诺基金会合作,利用区块链技术促进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出口产品——咖啡豆的贸易。区块链技术能够记录和追踪当地农民的咖啡豆生产,提升消费者对产品来源和质量的信心。技术所带来的信心提升,令消费者愿意为产品支付溢价,而生产者也可以获得更高的劳动回报。

最不发达国家往往缺乏必要的电力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令其无法使用先进技术。 截至2017年底,生活在最不发达国家的10亿人口中只有1.72亿人能够上网。 在这个大背景下,不丹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成功的故事:通过与邻国印度合作开发水电资源,该国100%的人口能够享受电力接入。

2.提升技术的“可负担性”

即使最不发达国家能够获得技术,这些技术的使用成本通常是令人望而却步的。互联网服务基本上都被寡头所垄断,而专利保护成本以及计算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高关税成为技术使用的主要障碍。根据“可负担互联网联盟”的统计,有23亿人的平均收入水平,甚至难以负担得起每月1GB的网络数据计划。这些人大多生活在最不发达国家,1GB网络数据计划的平均成本占每月人均国民收入(GNI)的14.8%,而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和海地等国家的用户几乎要支付一半的月收入。

柬埔寨等一些最不发达国家的网络服务可负担性要好得多,1GB的网络数据计划成本不到每月人均国民收入的2%。这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是柬埔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市场。柬埔寨的互联网市场基本上不受市场监管,也没有既得利益的保护。除此之外,无人机和3D打印等技术的全球价格近期大幅下跌,让这些先进技术的可负担性得以提升,即使对最不发达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3.发展“面向未来”的技能

由于未来是数字化的,因此发展“面向未来”的技能至关重要。投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固然重要,但创造力、协作能力和时间管理等软技能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但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甚至没有资源提供基础教育,因此只能通过外部援助或私营部门来满足这一教育要求。由于灵活性和适应性是发展“面向未来”技能的关键,许多最不发达国家死板而僵化的教育系统只能通过强有力的政治决心来解决相关问题。

在卢旺达,数字机遇信托基金与世界经济论坛合作发起了一项大规模的数字技能发展计划,雇用了5,000名年轻的卢旺达人,为500万公民提供基本的数字扫盲培训。这不仅有助于那些互联网使用经验较少或根本没有互联网使用经验的卢旺达农村人,也能够帮助那些已掌握数字技能的公民们使用电子政务和电子商务服务。

4.抓住价值机遇

一些数字技术的价值分配基于经典的“价值链切割”。例如,人工智能的应用依赖于大数据,但数据无法被机器所抓取,且大部分数据是从文档,图像,音频和视频生成的,因此需要人力资源进行大规模的数据输入和数据处理。 虽然人工智能技术价值链条的高端部分如创意和最终应用主要发生在发达国家,但数据输入,数据清理和数据处理的这一端是在工资较低的国家完成的。 这些工作可为最不发达国家相对训练有素的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

例如,Cloud Factory在英国、美国以及尼泊尔设有办事处,公司在尼泊尔完成一些数据输入,质量控制和AI处理工作,为大约2,800名18-30岁的尼泊尔青少年提供就业机会。

5.引入新政,调整限制,优化监管

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良好的政策和监管,并且需要通过各部委的协调行动才能实现。例如,引入信息和通信政策,对互联网提供商施加“普遍服务义务”,确保末端用户的互联网连接也将受益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进口关税降低的贸易政策,同时受益于互联网服务外国投资所有权上限取消的投资政策。

卢旺达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尤其是围绕无人机的监管,这些无人机正被用于向该国偏远地区的医院等难以接近的地区提供关键物品供应。该规定允许任何无人机在接受特定任务时进入空域。政府规定了相关任务的安全标准,无人机操作员在具体执行上需要满足这些标准。这种有意识而反应迅速的监管措施让政府能够跟上无人机技术的快速发展,这种模式值得在其他最不发达国家借鉴推广。

6.发挥伙伴关系的潜力

由于最不发达国家在上述诸多领域缺乏资源,技能和专门知识,因此需要充分发挥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的伙伴关系潜力。在国内一级,公私部门间的伙伴关系可以成为基础设施和技能发展融资的有力合作模式。在某些情况下,强化吸引私人投资的基础框架有助于调动资源以满足日益增加的财政需求。

在区域和国际一级,诸如贸易援助,南南合作和国际组织支持等机制可有助于克服上述挑战。增强综合框架国际贸易中心世界银行集团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经济论坛等组织可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软件和硬件支持。

时间因素在这一问题上显得至关重要——世界正在走向以知识为基础的社会,第四次工业革命进一步加速了这一过程。前三次工业革命在很大程度上绕过了最不发达国家,如果它们被这一次工业革命排除在外,将会错失巨大的发展机会。

作者:

Ratnakar Adhikari, 世界贸易组织增强综合框架执行秘书处执行主任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