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蜂群所面临的生存威胁已经人尽皆知,但鲜为人知的是,由于许多水果和蔬菜仍依赖于授粉,所以蜜蜂、蝙蝠或鸟类的生存环境会直接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生物多样性缺失,人类就无法维持基本生态系统,也就不能促进粮食生产。其影响深远——未来预期更加糟糕。某些物种的灭绝率达到其历史水平的1000倍。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估计四分之一的牲畜品种可能不久就会灭绝。全球三分之一的土地因侵蚀、压实、盐渍化或化学污染而退化。每年都会因干旱和荒漠化丧失数百万公顷的土地。

直到最近,全球对农业的思考才超越了绿色革命普遍为人接受的观念:生产更多粮食来养活最多的人口,但至于如何生产、成本如何并不重要,保障人类食物权的紧迫性超过了保护地球的必要性。

经过了十年的改善,全球饥饿问题又一次突显。
图片来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

结果如何?我们现在生产的食物足以养活所有人类,但仍有超过8.2亿人在挨饿,而将近8.3亿人肥胖。与此同时,物种和基因资源正受到人口增长、猖獗的城市化、不可持续的消费模式、滥砍滥伐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我们慢慢开始明白,遵守原则、消除饥饿和保护生物多样性是道德和政策要求的两个方面;也开始明白,为了养活人们而破坏环境既不可行也不可取。

既然已经有了意识,那么现在就必须采取行动。我们致力于实现2030年零饥饿目标,需要破解科学与政策的屏障,更快地创造出显著成果。

如何去做?下面有一些建议。

作物种植多元化

甘蔗、玉米、大豆或大米等单一种植作物快速增加,在全球食物供应中占据一席之地,使我们的饮食逐渐单一化,营养不均衡。在世界各地,持续的饥饿往往是由空热量食物的过量供应以及低营养饮食方式所引起的。这些会导致肥胖危机,造成严重的公共卫生后果——同时,如果一种作物得病死亡,则人类饮食的选择余地也减少了。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想要使用更多土地来疯狂种植少数几种作物。整个食物文化正在消失。

在FAO,我们通过一项名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的倡议来鼓励人们采取多种农业发展方式。这个名字可能并不那么朗朗上口,但其概念很简单:它拓宽了传统的保护区概念,将人类社区与保护区的长期关系纳入其中。每一个这样的生物社会景观都有其独特的农业特征——无论是西班牙Territorio Sénia的古老橄榄树,还是伊朗Qanat的地下灌溉系统。保护和培育这些景观就是在拯救一个生态系统、一座营养宝库、一个弹性安全阀门。

连点成线,权力下放

总体政策一揽子计划将激励可持续农业、对抗农村贫困、促进粮食安全以及气候变化适应与缓解相结合,而作为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部分,生物多样性丧失应该统筹规划解决。农业生态、农林业以及渔业和水产养殖所采取的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措施必须成为常态。同样地,保护机制应该尽可能为资源可持续利用做准备。

从治理的角度看,这也意味着农业和环境部门(以及他们背后的官僚机构和利益集团)必须放弃他们之间相悖的文化理念,学会统一行动。相反地,应该鼓励当地社区采取可持续农业发展方式来维护生物多样性;他们必须有权设计促进当地生态系统和多样化饮食的微观政策。

不局限于田地保护

我们应该认识到,粮食安全不仅与粮食作物有关——换句话说,并不仅仅与农业和种植有关。维持和保护我们的田地和果园、牧场和池塘,会带来有关生物多样性的财富。无数真菌、原生动物、螨虫、蚯蚓和各种各样的虫子以我们尚未完全了解的方式与植物和动物进行互动。我们几乎不知道我们的脚下在发生着什么:隐藏在土壤里的巨大而丰富的生活状态及其在养分循环、调节有机物活动或碳封存中的作用——这些实际上都是未知的。自然界中99%的细菌仍待研究。揭开生物多样性相关的奥秘应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科学追求,应该得到适当的资助和政策支持。

完成上述所有的事是否足以让一代人实现粮食安全?不太可能。但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将生物多样性视为核心使命,是否有机会实现粮食安全?根本不可能。

现在需要的是快速、果断地改变发展方向。若有半点疏漏,那么想要养活全球100亿人将仅仅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作者:

Jose Graziano da Silva,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管。

Maria Helena Semedo,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气候和自然资源部副总管。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