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星期一,2019年的第209天。在这一天人类已耗尽地球在365天内能够再生的所有资源。

这个特殊的日子是全球足迹网络的计算结果,该组织使用联合国数据来计算“地球超载日”:在这一天,人类的资源消耗速度超越了地球的资源再生产能力——举几个例子,地球的资源再生产就如我们砍倒的树木会重新生长,我们排放的二氧化碳会被重新吸收,我们捕捞的鱼群会重新成长。按照当前的资源消费速度,全球足迹网络估算,至少需要1.75个地球才能持续地满足人类需求。

地球超载日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极其重要的“既视感”,让我们了解地球资源的有限性。但更令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地球超载日的数据计算可能大大低估了不可持续发展对地球的破坏力,而负责相关计算的科学家是第一个承认这一事实的人。

全球足迹网络的首席科学家David Lin喜欢用银行账户来做类比:“如果你在银行账户只有100美元存款,但却花费了200美元,那么你就会陷入财务赤字;如果你继续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消费你并不拥有的东西,那么最终你就会陷入困境——这就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每年,地球人口都在增长。我们消耗的自然资源比地球一年内再生产的资源更多,排放的二氧化碳也远远多于我们的森林和海洋能够吸收的二氧化碳。 因此,我们的资源负债增长了,我们的资源赤字越来越多了。去年的地球超载日是8月1日,比今年晚了三天。 在过去的20年中,这个日期已经提前了整整两个月

今年的地球超载日是有史以来最早到来的。
图片来源:全球足迹网络

地球超载日的计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系列国家层面数据和联合国提供的全球性数据,这些数据包括了每个国家生产和消费的食物数量、产生的废弃物数量、砍伐的木材数量以及燃烧的化石燃料数量。地球超载日的计算受到全球数据质量的限制,而这些数据从根源上就可能存在着低估现象。研究表明,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对全球海产品捕获量的估计可能少了30%,但就目前的条件来说,联合国的数据就已经是最好最准确的了,因此地球超载日使用联合国提供的数据作为计算来源。

David Lin是四位研究人员之一,他们每年花费六个月的时间来计算这个数据。“我们所做的事情非常重要,人类消耗的所有资源,以及人类生产的所有废物,都可以通过我们的计算反映其所需的生物生产区域。”

他们也单独计算每个国家的“地球超载日”:美国的超载日在3月15日,澳大利亚的超载日在3月31日,卡塔尔的超载日在2月11日。

如果世界人口按照美国水平消耗自然资源并生产废弃物,那么我们将会需要五个地球来持续满足这些需求。

图片来源:全球足迹网络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地球超载日,这一数据根据该国的资源消耗量、废弃物产生量,以及可用的生物生产空间进行计算。

地球超载日是个引人注目的数字,但事实上它几乎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 例如,地球超载日的计算没有考虑土壤退化,水污染或大规模物种减少——因为它不是为此而设计的指标。 地球超载日只是简单计算当前的资源消耗与生产水平,而没有考虑未来人类活动会耗尽多少资源,也没有反映出某些对人类没有影响的生态破坏问题。

David Lin表示,“地球超载日经常被误解,人们总认为它是所有事物的可持续性指标,而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所谓的‘普适性指标’根本就不存在,可以说这在理论上就是不可能的。“

支撑这种全球性指标的全球性数据本身就不存在。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些数据确实存在,科学家也必须为所谓的“可持续性”选择一个时间参数,是可持续五年?还是十年?没人有答案。

地球超载日没有考虑到我们目前的农业产量水平是否会破坏人类后代赖以生存的土壤资源,或者当前的地下水抽水量是否会导致几年后令人绝望的水资源短缺。David Lin表示,“地球超载日反应的只是当前地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而无法预算未来。地球超载日是地球当前资源赤字水平的快照,但地球未来的生存能力依赖于众多资源与条件,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能够反应的东西。你或许可以卖肾求财,而那一年你的银行存款可能看起来不错,但你应该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我们所面临的状况比地球超载日所能反映的糟糕得多。但是地球超载日可以作为一个最低指标来反应我们所面临的问题。David Lin表示,“就算我们只用这个最低指标来衡量,我们的地球依旧处于超载状态。但以现在的条件来讲,我们没有更好的全球性衡量指标,也没有人提出更好的方法。”

作者:

Zoe Schlanger, Quartz环境记者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Quartz合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