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争取性别平等越来越成为共识。然而,一则新的报告显示,当国家面临各种危机时,女性将会比男性受到更大的冲击。

根据《联合国2019年全球人道主义概况(GHO)》,冲突和自然灾害将会“加剧性别不平等现象,尤其是针对妇女和女童”。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一家酒店中,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在接受路透社采访中陷入了沉默。
图片来源:路透社/Saiyna Bashir

以就读学校为例:处于冲突地区之中的女孩辍学的可能性是男孩的2.5倍。相比其他地区而言,冲突地区的女孩有90%无法接受中学教育。

此外,女孩无法在学校接受教育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基于性别的校园暴力:如阿富汗战争期间各种针对女校的事件以及2014年4月200名尼日利亚女生遭绑架。

塔利班2008年控制斯瓦特山谷以来,当地女孩就再也无法入学。这使得11岁的马拉拉勇敢发声,争取女童入学受教育的权利——正是因此,她在2012年于校车上头部遭遇枪击。

“战争的技巧”

联合国报告中提到的另一项阻碍因素是性暴力。至少五分之一的女性难民曾遭受过性暴力及其负面影响,包括心理创伤、污名、健康问题以及非自愿妊娠。

报告表示,真实的数据“可能会高得多”,因为报告中的数据无法追踪、囊括所有事件。根据现有的证据来看,报告认为,“性暴力正在被用作一种战争的技巧”。

最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从缅甸若干州逃往孟加拉国Cox’s Bazar地区的70万名罗兴亚人难民。

联合国主管人权事务的副秘书长Andrew Gilmour认为,缅甸军方和当地民兵组织针对罗兴亚女性的所作所为,是“激烈的性暴力”

2018年8月,罗兴亚人背井离乡已经一年。她们纷纷提出抗议。
图片来源:路透社/Mohammad Ponir Hossain

2018年3月,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冲突相关的性暴力的报告中提到:“大范围的威胁以及性暴力的使用是他们战争策略的一部分,此举侮辱、恐吓并惩罚了罗兴亚人社群,迫使他们逃离,无法回到自己的家乡。”

报告中还提到:“女性,包括怀孕中的女性,被视为族群身份的保护者、传播者。以及......年轻一代,代表着族群的未来。”

截至2018年3月,2756名性暴力以及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幸存者已经接受了人道主义援助。然而,根据联合国报道,47%的安置区缺乏基础的门诊服务。

相关阅读:

报告还提到,想要建立“妇女儿童友好区域”,为幸存者们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 资金缺口高达900万美元之多。

2018年5月,预计有4万名罗兴亚女性怀孕,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由于非自愿性暴力。

超过半数的罗兴亚难民是女性。
图片来源: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

饱受自然灾害之苦

GHO报告还提到,“平均来看,由于自然灾害而丧生的女性多于男性,年龄也小于男性。”

2007年的一项研究考察了1981-2002年间141个国家的数据。研究发现,“自然灾害对于女性寿命的负面影响大过男性。”

2015年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全球有7.36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他们日均开销不足1,9美元。正如乐施会(Oxfam)指出的那样,自然灾害对这些人群造成的危害尤其严重。

乐施会的报告还发现,2004年东南亚海啸发生时,12个国家的22万人不幸丧生,160万人无家可归。在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印度三国,女性死亡人数是男性的4倍。

报告认为,这种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些国家的女性通常不会游泳或是爬树,无法自救。不仅如此,海啸发生在周日早上,印度尼西亚Aceh省的女性大多留在家中照看孩子,而男性则外出工作,距离海岸边较远。

去年年末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随后,联合国也发布了相关报告。2017年的报告涵盖了144个国家;2018年,有些国家的性别差距状况有了显著好转,尤其是在健康、教育等方面。但联合国强调,想要确保女性在面对人道主义危机时的安全,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作者:Kate Whiting,Formative Content 资深作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