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利弊一直是各个政治阶层争论的热门话题。全球化是推动经济增长,传播新理念和新概念以改善数十亿人生活的有益力量?还是一种侵蚀社区、同时造成精英阶层与世界其它地区不平等鸿沟的恶性发展趋势?

人们通常进行这样的对话。然而,在世界日益紧密联系的背后,隐藏着另一种往往无法预见的威胁,那就是——下一场流行病。由于传染病最可能出现的人群被隔离,其影响一度有限,而新的传染病现在几乎可以立即进入贸易和运输网络,在这些网络中,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地区相隔24小时以上的距离。

史前时期,大多数种群太小,不足以维持高传染性疾病的感染链。这些疾病只会自行消失。流行病可能发生,但只有在人口增长和社会结构改变之后,才有可能发生。

微生物只是在等待时机。随着人口流动的加快,流行病和流行病事件也在加剧——最终导致黑死病,据说这种传染病起源于中亚大草原,估计造成全球7500万至2亿人死亡,欧洲14世纪总人口的30-60%都死于黑死病。

大航海时代——用今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术语来说,就是“全球化”概念出现之前的“全球化”,为欧洲的流行病打开了大门,使这些传染病能够接触到新大陆免疫系统不成熟的人群,产生了爆炸性的后果。

1493年,哥伦布到达后不久,一种类似流感的疾病摧毁了安的列斯群岛的土著居民。16世纪,墨西哥爆发的天花由西班牙征服者带入,消灭了一半受感染的人口。

疾病的侵袭是无情的,并且足足持续了两个世纪。William McNeill在其开创性研究《瘟疫与民族》中介绍道,哥伦布到达之前,土著人口估计是现在的20-25倍,这种说法似乎“或多或少是正确的——尽管存在广泛的局部差异”。

今天,我们对疾病传播方式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我们治疗和控制传染病的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不幸的是,细菌和病毒进化迅速,而且无孔不入。

今天,随着城市中心的发展以及人类渗透到偏远地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病原体出现。与野生动物的互动以及日益密集的畜牧业运营方式为病原体提供了机会,使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跨越物种边界来传播。

随着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第二阶段全球化,航空旅行和人员流动增加。今天,随着我们从全球化3.0(数字化革命)过渡到4.0(数字与现实世界的融合),这一趋势仍在持续,并加大了这些疾病对人类产生更大影响的风险。

航空旅行的增加加剧了疾病对人类产生更大影响的风险。
Image: Visual Capitalist

现在,几乎每年都会出现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2018年5月和6月,世界卫生组织“重点病原体清单”上的10种疾病中,有6种出现了疫情。

这些“已知病原体”给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蒙上了阴影。但我们也需要防范未知疾病X的威胁:这些新的、以前未知的病原体有可能像1918年西班牙流感那样在全球传播。

目前还不知道X疾病将在哪里爆发,也不知道它将以何种形式传播。过去40年,我们面临的各种各样的新疾病——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非典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等——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思考。我们不能提前预测X疾病的生物学特性或它的毒性有多大。但我们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来应对。

如果说之前的全球化浪潮助长了流行病的蔓延,那么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相关的当前这波浪潮至少为我们抗击未来流行病提供了强大的新工具。

全球化4.0为我们提供了技术和处理能力,以加快我们获取科学和生物知识的速度。它使我们更好地了解病原体以及构成我们正在努力抗击的疾病的要素。

这些进步促进了扩展和大规模合作的新模式。通过共享数据集、整合专业知识、结合公私部门的力量、合作开发新技术以及合作开发创新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利用全球化4.0的优势,设计新的方法来应对未来的流行病。

CEPI是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旨在通过集体行动应对全球流行病威胁。虽然我们是一个新组织,但我们已经开始资助针对拉沙热、中东呼吸综合征、尼帕病毒和其它疾病的疫苗开发工作。我们还大力投资疫苗生产平台,这些平台有可能大大加快疫苗的开发。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网络,当我们响应号召,应对X疾病时,这个网络将很好地为我们服务。

在当今多极化的世界,各国政府、多边机构、非政府组织、学术界和私营部门必须共同努力,以相应的规模和紧迫性,为全球流行病的威胁做好准备。

一场流行病的潜在成本是惊人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2016年的一项研究计估计,一场严重的流行病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预计超过70万,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5000亿美元。我们迫切需要在研发、卫生系统、监测和应急反应等各个方面加强我们的防御。

我们现在就需要投资流行病的预防应对,因为,如果我们等到X疾病来袭,就为时已晚。

作者:Richard Hatchett,CEPI执行总裁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