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可以说是最关乎人类生存的挑战,实在不容忽视,因此需要采取紧急的全球行动。

正如世界经济论坛刚刚公布的《2019全球风险报告》所表明的,环境危机——尤其是未能应对气候变化——是未来十年间世界最有可能面临的,也是影响最大的风险之一。的确,2018年由于极端天气事件导致的经济成本创新高。

2018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更加关注环境危机了,在2018年10月发布的关于全球变暖1.5℃影响的特别报告中讲道,要想避免祸患无穷的气候变化,我们仅有12年的时间可以采取行动。

科学界史无前例地关注气候变化的风险以及它对海洋和其他重要生态系统(包括热带雨林和淡水资源)造成的压力。然而,我们对冰川消融的态度如冰般漠然。虽然解决方案,特别是在能源部门越来越多,但迄今为止还没有采取与这一挑战相称的全球行动。

为什么没有全球行动?

季度报告周期、较短的政府任期以及应对危机的需要,这些因素将决策者的注意力时长从几年缩短到几周、几天甚至几小时。由于新闻周期较短、世界日益复杂、各国竞争激烈,紧急的科学信息很难引起我们的关注。比如,第四次工业革命对经济、就业和国际安全的影响吸引了政界和商界领袖的大部分注意力。未来就业和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迫使很多政治家将注意力转向国内,快速解决国内不安全问题,而不会选择为了解决气候变化等更复杂的全球问题进行国际合作。

为应对气候变化,我们需要实现前所未有的合作规模。
图片来源:Unsplash

这意味着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时,我们需要另觅领袖。鉴于在当今复杂的世界中政府必须应对大量的竞争问题,我们不能也、不应该指望政府凭一己之力解决气候危机。现在已经公认的是,我们将实现前所未有的合作和创新,这将涉及公共部门以外的许多人,来促成工业、技术以及消费品和服务设计所需要的大规模系统性转型,从而使气候变暖幅度低于1.5℃。好消息是包括新气候经济能源转型委员会在内的很多研究都表明,我们这些经济转型不仅是可实现的,而且还能创造就业机会,确保未来更好的经济增长。

然而,实现这一转型需要一种新的行动组合。比如,这包括在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之间建立新形式的联盟;建立志同道合的政府、城市、州和省的新俱乐部;为政策试验和公私合作建立新的领导平台,每个平台都会针对不同的工业、国家和地区议程。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这样的重要合作,如CEO气候领袖联盟。这些首席执行官的集体公司收入超过1.5万亿美元,自2015年以来已经将集体排放量减少了9%,并致力于实现更多。

接下来是速度问题。鉴于IPCC表明我们仅有12年的时间采取行动,那么是否能够及时动员足够多的行动?同样地,这正是其他公私合作的方法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地方。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的迅速进步,我们还能够掌握新的手段来监测、核实和报告全球、各地区和各行业气候行动的进展(或缺乏),可能通过激进的新形式,即分布式信息公开以及实时的信息披露。这可能会为未来几年应对大规模挑战的有效气候行动提供重要启示,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增加信息透明度会提高行动意识,也会加大采取行动的压力。

为了紧跟IPCC的引导,国际社会必须接受气候行动这一新议程——针对全球变暖控制在1.5℃以内这一目标全面采取行动,鼓励多种不同形式的方案、合作和举措,为政府的雄心助力,达到甚至超过巴黎气候协议所设定的目标。

应对当今世界的气候挑战也许可以被视作建立一个全球公私合作的“行动平台”。这一平台旨在在既定的时间内实现一个全球目标,鼓励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参与到不同的行动中,共同实现目标。事实上,这是全球化4.0推动实施的新型模式的典范:符合实际的公私合作方案,帮助政府针对这个复杂世界中紧迫的全球问题找到灵活的合作方案,这种模式正因第四次工业革命而迅速改变着。

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对于积极支持即将在9月举行的联合国秘书长重要气候峰会深感自豪,该峰会旨在扩大这种多方利益相关者创新型合作的规模,以帮助应对气候危机。为此,我非常希望今年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能够成为激励我们未来几个月气候行动的助推力。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鼓励达沃斯合作精神和行动平台方案,以帮助增强全球化4.0所要求的协作解决全球事务的能力。

相关阅读

作者:克劳斯·施瓦布教授,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