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与技术发展密不可分。新的运输方式和通讯形式在加速人口、货物和思想流动的同时,也在扩大它们的范围。由此产生的思想多样化及全球范围内的规模扩大化反过来也促进了技术的发展。

在全球化的各个阶段,技术在创造机遇和制造风险方面都发挥着决定性作用。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推动全球化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全球化4.0”,我们结合技术的影响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可以得到以下五点反思:

1. 即使技术不断进步,全球化进程也并非不可避免

人们或许更愿意将全球化视为自第一次工业革命起稳步发展的现代性的一大核心特征,但事实并非如此。第一次世界大战及随后的经济动荡造成了全球化进程最近一次重大的倒退。的确,全球经济一体化在1914年达到顶峰,但经历了一系列动荡之后,直至20世纪下半叶才恢复到当时的水平。

2. 全球体系和标准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19世纪跨太平洋蒸汽轮船定期航班的开通减少了运输的时间和成本。相似地,当今运输和通讯成本的下降使扩大货物交易范围和规模变得可行。但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只有当一项技术成为一个体系时,才能改变世界。

自20世纪50年代起,多式联运集装箱的发明彻底改变了全球货物贸易。它绝不只是一个铁箱子那么简单,它是一套标准,统一了全球集装箱的尺寸、强度和吊点,从而完善了世界各地起重机、轮船、卡车及火车的设计。第一台专用集装箱起重机的装载量是当时码头装运队利用“非集装箱化”方式的平均装载量的40多倍

20世纪60年代中期,全球标准开始形成并普及,上述生产力在世界范围内得以传播。但由于起重机和集装箱替代了手动作业,实现了自动化,这也直接对航运业的就业产生了影响。全球贸易量和全球财富因此暴涨,并以新的增长率持续上涨数十年。企业家们和新兴经济体发现,在这种环境下,供应全球市场是可以实现的。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也为此付出了代价。1952至1972年间,美国东海岸注册的装卸工人数量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英国的码头工人数量从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七万余人下降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不足一万人。虽然整体收入上升数个数量级使得工作和机会增多,远可以抵消这些损失,但对于码头工人、装卸人员和他们的家庭来说,这意味着要寻找新的收入。

3. 地球村建立在数字基础之上

互联网的普及和数字技术相对较低的成本意味着有幸能够访问数字网络的人们正变得更加全球化,同时也更加本地化。内罗毕郊区简陋木屋里的小商贩可以将商品出口到东非。在中国,“淘宝村”让原本孤立的农村人口可以在阿里巴巴的交易平台上出售商品。

3D打印、新形式的工厂自动化及机器学习等新兴产业技术正在快速实现大规模的产品个性化和本地供需最优化。创客运动和共享经济因此迅速增长,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利用技术创造价值。2016年,GSM协会调查发现,非洲共有314个技术中心。不到两年后,这个数字增长了近50%,达到442个。

当然,全球化不仅与货物贸易有关。1967年,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在他的《古腾堡星汉璀璨》(The Gutenberg Galaxy)一书中首次提出了“地球村”的概念,展现出他对全球媒介空间共享日益发展所带来的利益与风险的先见之明。就文化层面而言,通过互联网连接的人们在“地球村”里相互交流。这在为增强文化理解和文化共鸣创造机会的同时,也制造了文化极端分化的危险。

从国内外政治,到性别、种族或其他社会问题,社会不再仅由一小部分被认为具有权威、值得信任的人所主导,现在每个人都有发言权。英国广播公司国际频道(BBC World Service)或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冷静确凿的言论正同鱼龙混杂的个人看法、“疯狂经济学”一类的说辞以及不断的“推特崩溃”现象竞争。意见表达空间的扩张相应减少了事实的生存空间。更糟的是,在证实某些人、思想或制度不可信时,这些社会力量可能会被用以制造混乱。

4. 博弈再现

技术进步的竞争也奠定了地缘政治影响力的基础,包括影响全球化形式的能力。长期以来,技术赋予那些可以掌握它们的国家或组织不同程度的经济、军事和政治权力。

如今,各国正在积极投资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技术。事实上,成功利用新技术可能比发明它们更有意义。

在最近出版的《人工智能超级力量》一书中,李开复强有力地论证到,中国具有机器学习尖端技术的实施能力和在对人工智能友好的监管环境下获取大量数据的能力,因此必将赢得下一阶段的人工智能竞赛。事实也确实如此。在2017年人脸识别供应商测试(Face Recognition Vendor Test)中,中国依图公司摘得桂冠。该测试是由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组织的基准测试,是美国政府采购的官方指南。同时,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融资额占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的48%,而美国同类公司仅占38%。

Image: CB Insights

第四次工业革命定将重塑经济实力、科学领导力、价值链架构以及未来的政治组织形式,并对在全球化下一阶段中各国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5. 全球化4.0应由积极的共同价值观推动

正如技术一样,国际规则与制度远非中立。我们在这些规则和制度中嵌入了自己的价值观、对世界的设想以及我们对未来构想的渴望。过去的全球化时期因未覆盖到所有人而受到批判,这无可厚非,但也因在世界范围内积累财富、传播技术和提高生活水平而受到赞扬。但在全球化4.0进程中,我们有能力、也理应做得更好。

通常,我们认为印刷机的发明是技术驱动社会变革的历史先例。它是信息和知识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赋予了个人权力,并永久地改变了经济、社会和政治结构。从此,识字、教育、科学进步和参与政治不再是少数人的权利,而流行于每个人之中,从而引发价值观、准则及人生期望的转变。

我们需要确保推动下个阶段全球化进程的技术是以人为本的,是以积极的价值观为驱动的。特别是像世界经济论坛即将发布的《数字化未来》报告中指出的一样,我们应着眼于包容、可信赖和可持续性的体系和技术。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我们庆祝人工智能为提高组织生产力带来可能性的同时,还需要致力于缩小数字化差异,并确保各种算法正挑战而不是强化现存的偏见和歧视。并且,当我们开始使用分布式账本变革全球金融时,还需要部署区块链帮助难民证明他们的身份,协助民间社会组织追踪对可持续性的承诺。

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些有幸可以开发技术、投资技术甚至可以直接使用最新技术的人必须尽自己所能,帮助那些弱势群体,让他们也感受到技术就在身边。

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全球化4.0都是弥补以往时代错误的机会,它始于建立对共同未来的相同承诺,基于真正跨文化的价值观:争取共同利益,维护人类尊严,造福子孙后代。

作者:Nicholas Davis,世界经济论坛“社会与创新”项目负责人

Derek O’Halloran,世界经济论坛“数字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未来”项目负责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