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商业会变成什么样?我知道,这是一个很笼统的问题。许多人都曾尝试过回答我这个问题。尽管如此,基于最近的一个相关采访,我还是决定在新书中解决这个问题。

“历史永远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地相似。”马克·吐温曾如此说道。虽然这不见得是一个准确的描述,但是我们的确可以(也应该)以史为鉴而知新替。

基于这个理由,我从采访三位商业史学家开始,开展了我的项目。首先,我与牛津大学塞德商学院的Chris McKenna进行了对话,然后采访了哈佛商学院院长Nitin Nohria和哈佛商学院的商业史教授Geoffrey G Jones

尽管这三位学者提供了完全不同的角度,但是却在一点上达成了一致:这个世界变化得并不如人们所想的那么迅速。

变化的过度换气症候群

变化在不断加速的想法很常见。比如,如果你搜索“指数变化”,你能找到无数以此为主题的文章,它们由名声显赫的大拿撰写、由备受推崇的商业媒体发布。

这并不新鲜。1965年就诞生了摩尔定律。当时,工程师戈登·摩尔发现,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两年便会增加一倍。

如今,世界上每两年翻番的是数据量。再加上气候危机、人工智能的崛起和如今极度的互联互通(超过40亿人正使用网络),我们就可以理解“瓦解”这一术语已经成为商业思想家和其他评论家的最爱。

那么问题是什么?

首先,变化的过度呼吸症候群有着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它推广了世界是不可预测的这一观点。这会引起恐惧。这也阻止了我们试图发表一些对未来有意义的言论。同时它也阻碍着我们从过去吸取经验。

第二,指数变化的观点坦白来说是不正确的。诚然,世界在变化。但是变化并非加速的。

Chris McKenna提醒我们:“他们在1900年就说变化在加速。到1920年还在说,1940年、1960年、1980年到2000年,没有停过。所以可以推测出曾经这么说的人是错的,因为我们正处于当下,他们所言的未来。”

“我们正在做的是沉迷于二阶导数。我们全神贯注于变化的速率。”

Geoffrey G Jones也提出了相同的观点:

“如果你回过头去阅读19世纪写的文章,会发现他们认为正在发生的是前所未见的高速变化。”

话虽如此,在19世纪这么认为并没有大错。变化的水平是非比寻常的。从科学角度来看,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我们看到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变化巨大。从科技角度来看,电报的诞生完全改变了信息传播的速度。

Jones认为:“在电报诞生以前,信息只能以马匹的速度传递。电报是人们在信息世界里能想到的最大发展了。而彼时网络仍未形成。”

世界第一份电报,报道白银销售的新闻。
Image: 路透社

互联网多么具有革命性啊!真的?

我们目前的观点是,指数型变化的主要驱动力在于网络和互联网经济的转型,它被冠以“信息时代”的名字。

诚然,网络完完全全改变了媒体格局。也的确,网络实现了售货服务的新方式,比如通过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

但是,根据Jones的说法,网络尚未在信息领域产生巨大的变革性的影响:

“如果我们想想物理运输和我们如何移动物体的例子,那么该技术几乎在30到40年里都没有多少变化。我们仍旧驾驶飞机,用大型轮船运输货物。我们也仍旧未能治愈癌症。”

为什么我们喜欢指数变化的故事?

但是为什么,我们依旧认为变化在加速呢?为什么我们迷恋二阶导数呢?

一方面来看,这是心理甚至生理层面的问题。一如既往的,当新一代推动发展时,他们的父母和祖辈会感觉到这个世界已经疯了。这就是简单的“觉得”像指数变化。

其次,这是商业层面的问题。以下是这个观点日久弥新的一个原因:

“如果你阅读商业文章,那么会发现管理人员认为世界正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变化着,这种观点从未间断。”Nitin Nohria是这么告诉我的,“这是一种给组织设置挑战、创造动力的方式。如果你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太多,那么人们为什么还要花心思去注意呢?”

第三个原因在于工业革命。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中期,在这种狂热的时期里,比如现在,一切都会比其他时期要变化得快一些。

这反过来又滋养了革命性变化将要到来的想法,认为这能让商业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现实生活中变化不是指数型的,而更类似于S型曲线。其中有快速增长的时期,也有平缓期。

Image: Jonathan Wichmann

注意暂停

但是我们如果关注这些快速变化的时期,这是错的吗?除了关注革命性的变化是否还有其他选择?

“从我的角度来看,”McKenna说,“我真的觉得我们应该花更多的心思在其他的问题上,比如:发展暂停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发展暂停期与加速发展期一样重要。”

按照McKenna的说法,两个工业革命时期之间的暂停期十分重要的原因有二:

许多重要的发展都在暂停期发生。比如核能、电视和空调;

真正的发展会在暂停期发生。举个例子,机器人科技的迅速发展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应该是未来30年的应用。

为什么说“无聊”才能成功

与三位学者的对话中可以了解到,以下的内容将在未来几十年的商业领域变成现实:

我们已经拥有所有的(部分的)这些新技术。现在,我们大多数人都试图理解它们、理解它们如何运作、以及它们将来意味着什么等等。

相关阅读:

但是很快这些技术会失去疾速的发展,我们将会进入暂停期。这个时候,真实而“无聊”的工作将会开始。这也是商界应该持续关注的地方,那个时候,最初的科技吸引力已经离我们远去。

简言之,明日的赢者一定会是那些“无聊”的企业。他们谨防过度换气症候群,精心开发核心产品,打持久战。

作者:Jonathan Wichmann, Wichmann/Schmidt的联合创始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