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九月开学季前,中国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禁止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课程内容,或就相关内容布置作业、组织考试等。

显然,这些幼儿园的做法违背幼儿的身心发展规律和认知特点。但在现实生活中,幼儿园“小学化”、小学“中学化”等情况却屡见不鲜。家长对孩子未来的焦虑,部分教育机构借此牟利,驱动了“超前学习”模式。

在这种思维之下,被摆在首位的通常只有学习成绩,其余一概为“浪费宝贵的学习时间”。

中国部分小学引入哲学课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015年,江苏扬州梅岭小学西区校决定开设哲学课,并且将它作为三至六年级学生的必修课。消息传出后,许多人表示支持,认为“启迪心智就该从娃娃抓起”,也有评论人将之称为“形式主义”,认为哲学已经超过了小学生能够接受的范围。当然,有家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担心这种实验课程会浪费孩子的学习时间。

给小学哲学课扣上“形式主义”的帽子可能是由于对课程本身缺乏了解。儿童哲学(Philosophy for Children, P4C)既不是高深晦涩的哲学研究,也不要求小学生对任何知识死记硬背。

这个概念由美国教授马修·李普曼(Matthew Lipman)创立,是一种学习和教学方法,已经在包括美国、英国等60多个国家实践超过35年。在这些课堂上,老师和孩子们会围绕一些基本概念进行对话,比如“真理”、“公平”和“欺负”等,引导他们学会提问、推理、批判性思考、对话与合作。

首先可以看出,儿童哲学课非但不难懂,还应该是充满轻松和创新氛围的。“我觉得哲学课是最有趣的,因为不管怎么回答问题都不会被批评。什么事都没有绝对的对错。不管我们怎样回答,老师都不会激动。”这是一篇新闻报道中上过哲学课的孩子写下的感受。

英国杜伦大学的研究人员去年对这个课程的调查显示,儿童哲学课在提升孩子们的社交能力、团队协作精神、灵活性和同理心等方面有积极作用。

这里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问题,即研究人员关注的是孩子们的非认知能力。长久以来,人们在谈论教育和学习时,实际上都是在聊以知识积累为基础的认知能力,比如知觉、记忆、注意等,也就是“智商”。但另一方面,像情感、社会适应力、人际沟通交往能力等非认知能力却一直被忽视。

非认知能力长期在学界不被重视,主要是因为人们以往认为这些能力很难被衡量、不像认知能力那样稳定、以及不确定能否靠训练获得。对非认知能力逐渐加深的研究却推翻了人们以往的观念。非认知能力是可以被训练的,而且能够延申到学习以外的其他领域,是名副其实的“终身技能”。

在英国推行儿童哲学的慈善机构SAPERE收集了对这个课程的相关研究,表明其为儿童带来的一系列益处:

慈善机构“国际公民教育协会”(Council for Education in World Citizenship)于2009年至2012年支持了威尔士的相关课程。在追踪7所学校超过一年后,研究人员发现这些课程提升了学生们的社交技能,包括人际交往中的聆听和表达、自信感、注意力等。

由英国国家教育研究基金领导的一个大型研究显示,儿童哲学课帮助学生们锻炼非激进式的批判性思维,比如聆听并接纳他人的意见、尊重不同的观点和看法等。

在利物浦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学生们提升了自信和自尊、学会尊重他人、习惯与他人协作处理问题等,从而保持精神健康水平。

另一个有趣的研究发现是,儿童哲学课也能够促进孩子们的认知能力,在长达20年的追踪研究中,上过儿童哲学课的儿童智商平均提高7分。

关于这个问题,马丁·路德金在1947年发表的《教育的目标》发人深思。

“我们必须记住,光有智力是不够的。智商加上性格,这才是真正的教育的目标。完整的教育不仅让人们拥有注意力,也让他们能够辨识值得集中注意力的事物。因此,广泛的教育不仅是传授人类积累下来的知识,还要传递人们所积累的社会生活的经验。”

儿童哲学只是人们的辩论题目之一,在重新审视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的价值后,相信人们将更全面的看待硬币的两面。

资料来源:

1. 小学生该不该上哲学课,《光明日报》

2. 儿童哲学课对孩子的非认知影响,杜伦大学

3. 当小学遇上哲学课 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浙江新闻客户端

4. 儿童哲学:研究重点,SAPERE

作者:Karen Liu, Formative Content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