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把伦敦看作是森林。但是事实上,伦敦的树比人还要多。现在,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新调查,其数据显示,城市中每公顷城市丛林与一公顷热带雨林能储存一样多的碳。

将近一半的世界人口居住在城市中,城市树木对人类的健康和福祉十分重要。树木提供荫凉、抵御洪水、吸收二氧化碳、净化空气污染并且为鸟类、哺乳动物和其他植物提供栖息地。伦敦的树木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即居民们从自然环境中获得的益处)的价值近期预计高达1.3亿英镑每年

伦敦树木每月减少的污染量(单位:吨)
Image: Treeconomics

这均摊下来,每棵树每年不足20英镑,但是其实际价值却要高得多,因为量化树木所能带来的广泛的利益以及其生长的年份并不容易。更换一棵更年长、成熟的树木耗资巨大,用一棵或者多棵小树苗来代替它意味着你未来几十年里无法享受同等的净效益。

树木测量的困难

树木通过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然后被代谢为有机物质,这个量几乎占其总重的一半。城市树木在吸收二氧化碳方面更加高效,因为其更加接近于排放源,如燃烧化石燃料的交通或是工业活动。

碳储存潜力是极其重要的价值体现,但是这很难被量化。一棵120岁的伦敦梧桐树可以长到30米高,重约40余吨,但其中储存的碳可能来自于维多利亚时代的煤火。

测量一棵高树的高度是困难的,因为很难清晰地判断出这棵树的顶端在哪;估测其重量则更加困难。通常来说,通过比较树的直径或者树的高度与曾经被砍伐并且称重的相似树木(理想情况下是相同树种)的质量来进行估算。这个过程依赖于某特定品种的树木所具备的确切的体积质量比的假设。

但是树木最迷人的特质则在于它们依据环境而变化的过程。因此,与非城市对照物进行比较以推算城市树木的质量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伦敦的激光雷达

伦敦大学学院的团队结合尖端地面和机载激光扫描技术,更准确地测量城市树木的生物质量。激光雷达(光探测和测距)每秒发出数十万个激光脉冲,并测量反射能量从百米之外的物体返回的时间。

激光雷达被安装在城市街道上的三脚架上,其会为所“看到”的所有东西(包括树木)建立一个精确度为毫米的3D图像。该团队使用激光雷达的方式率先测量了一些世界上最大的树木,并将这个技术应用于伦敦卡姆登校区的树木上。

伦敦大学学院的团队利用英国环境署公开的机载激光雷达数据与其地面测量结果相结合,估算出卡姆登一共85000棵树木的生物质量。这些激光雷达测量有助于量化城市与非城市树木之间的差异,使科学家们能够提出一个预测尺寸与质量比差异的公式,从而更加准确地测量城市树木的质量。

研究表明,卡姆登的碳密度中值约为每公顷50吨,在某些地区如汉普斯特德荒野(卡姆登区的大型古老的伦敦公园)和海格特公墓(位于伦敦北郊的海格特地区,是卡尔·马克思、迈克尔·法拉第和道格拉斯·亚当斯等人的长眠处),碳密度中值则升至380吨每公顷,这与温带和热带雨林中的碳值相当。与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城市相比,卡姆登的碳密度已经很高了。比如,巴塞罗那和柏林的平均碳密度中值分别为7.3和11.2吨每公顷,美国主要城市的数据为7.7吨每公顷,而中国则是21.3吨每公顷。

讲个故事吧

树木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非常重要。最近在谢菲尔德加的夫伦敦和其他地方举行的关于树木管理和清除政策的抗议活动表明了人们对周遭树木深重的情感。寻求更加有效地衡量树木价值的方法对于建设更具可持续性和更宜居的城市至关重要。

以新的方式测量树木可以帮助我们从新的角度认识它们。有些树木经历着特别的故事。举一个白蜡树的例子,那是一棵隐藏在伦敦最古老的(也是英国最古老的)基督教教堂之一的圣潘克拉斯老教堂(St. Pancras Old Church)土地上的树。

这棵树的根部周围有着非常规的墓碑布局,在19世纪中叶,一条从圣潘克拉斯出发的铁路开始组织修建(因此铁路经过的地方的墓碑需要重新安置)。安置墓碑的工作被交给了年轻的Thomas Hardy,他曾经担任过铁路的职员,并且在此期间获得了文学上的好名声。伦敦大学学院的团队用3D激光雷达数据检测了这棵被称为“Hardy Ash”的白蜡树的生长状态。而这只不过是新科技为这些古老的树木讲故事的方式之一。

作者:Mathias Disney,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生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