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设备的使用已经渗透进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以各种方式影响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方式。例如,即使在与亲人的交谈过程中,我们也会受到手机上推送信息的干扰。在工作会议中,我们经常在笔记本电脑上切换屏幕以检查电子邮件或者多项任务。尽管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关注交通安全,但是我们在穿越街道的过程中也会定期优先处理短信。我们是如何对移动设备“上瘾”的呢?为什么我们似乎已经制定好了社会准则来认可我们的分心呢?

对这种现象的大多数解释在于这些技术设备的设计造成了分心。其他的对这类行为的一些解释则关注于用户的弱点:个体特征使之成为这种“令人不安”的设备的受害者。然而,我们的研究揭示了技术使用方面的一项超越用户或科技的隐藏因素。我们发现,那些不使用科技的旁观者本身会影响到科技的使用。我们称之为“旁观者效应”。

旁观者效应促使使用者和非使用者共同发展和改变科技使用的社会规范。试想为什么在火车上人们大声打着电话的时候会选择走进安静的区域。抑或是为什么在晚餐或是会议时间时,人们会把发送短信的动作藏起来。我们更倾向于在有旁观者的时候改变自己的行为举止。但是学者们常常忽略了旁观者的隐藏作用。

在医院中进行的为期两年的社会学研究中,我们发现了旁观者的重要作用,我们在医院分析护士们的工作情况,通过57次手术和64次访谈来深入观察。在这里,我们发现手术室中的护士们可能会在手术过程中使用他们的移动设备。护士们使用这些设备来改善获得的医疗信息。我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通过科技跟进护士们的行为,我们看到他们开始被移动设备所吸引,尤其是在非工作相关事宜方面,甚至即使身处手术过程中。

我们所研究的这群护士中,72%的护士承认他们在手术过程中使用移动设备进行邮件收发、使用社交媒体和游戏软件。虽然这样做让同事很不满(83%的护士提到了这一点),这样的行为仍旧是被宽恕的。人们还说,即使是不合时宜的,他们仍旧愿意容忍,因为“每个人都这么做”。在研究第二年的最后,移动设备的使用已经被默认接受了。它成为了日常的习惯:在这个阶段,所有的受访者都认为这是“正常的”,并且“随时都在发生”。不知道为什么,社会规范就随着时间悄悄发生了变化:我们最终看到了一个新的、移动设备使用“合法化”的社会规范的诞生。如果不考虑旁观者效应,我们不可以完全地解释这个现象的发生。

最早的解释来自在手术室里的分工,护士们会被分为擦洗和非无菌两类。一名擦洗护士要求直接协助外科医生,而非无菌护士则进行对手术材料的传递。擦洗护士是无法使用这些技术的,对可以使用这些设备的非无菌护士来说,他们便是旁观者。作为旁观者,这些擦洗护士是可以对那些使用移动设备的非无菌护士表达不满的,这样这些用户可以意识到旁观者们对于被打扰了而感到的不愉快,并且逐渐适应这一点。另一方面来看,他们开始以更“隐蔽”的方式使用手机(比如,在桌子底下使用),抑或是,他们会更加积极地表现得自己非常关心手术。

旁观者影响了我们评估行为的方式。

Image: MisQuarterly

旁观者的影响十分重要的原因在于,每个护士有时都会担任擦洗护士的职责,有时则是充当备用护士。换句话说,他们从经验中知道备用护士最常使用移动设备的原因。因此,促使使用移动设备被大家接受是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的。同时,对于旁观者来说,他们也无法看清楚备用护士究竟在使用手机做什么,说不定他们在查询一些与手术相关的信息呢。结果就是,他们不能以一种明确的方式来谴责这些使用者。

例如,在我们观察的57场手术中,所有的备用护士都被他们的移动设备所吸引,但是只有其中3例受到了擦洗护士的直接谴责。因而出现了一种使用的模式,我们称之为“虚伪的合法化”:尽管有着官方的规范,但是只要偷偷地使用移动设备而且对手术过程只产生微小的影响,那么就是可以被接受的。

在我们的研究中,“其他人”的角色即是用来解释为什么非工作相关的移动设备使用能在手术室中长期存在的、却被人忽视重要的一点。到目前为止,各类学术文章纷纷强调科技用户。比如,关注于如何使用这些设备可能会导致工作与生活的边界方面出现问题,或者是造成智能手机上瘾的研究。只有极少数的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人”(即那些离使用者很近但是并不使用科技产品的人)上面。我们可以借鉴Leonardi等人的观点(2010),比如,他们表明,被允许在家中办公的员工在决定如何使用科技的时候会考虑“其他人”的看法,例如装作在努力工作,但是实际上却是在洗衣服或是跟孩子玩耍。

因此,我们可以从这个研究中了解到关于社会中科技的使用方面的什么内容呢?医院的案例让我们可以用极端的方式来看待技术对人们注意力的分散作用:护士们在手术室工作的时候是不应该被分散注意力的,因为他们需要帮助医生来抢救生命。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旁观者的影响。与通常的技术决定论不同,我们的研究表明,即使是最强有力的社会规范也可能对科技妥协——不仅是通过使用者本人的行为,还有使用者身边的人的大量参与,即旁观者。在关于技术如何影响社会、工作和生活进行热烈辩论的时代,我们认为,要理解技术的影响,必须要先研究使用者、技术和第三方参与者之间的微观情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技术是如何影响社会规范的,并且最终设计出更好的技术。

作者:

Anastasia Sergeeva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助理教授;

Marleen Huysman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数字创新中心主任;

Maura Soekijad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副教授;

Bart van den Hooff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组织传播与信息系统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商业评论》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