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发现44种基因变体或基因位点均与抑郁症显著相关。这项元分析的研究对象为13.5万余名重度抑郁症患者,另有超过34.4万人作为对照组。

在这44个基因位点中,14个在之前研究中已经发现,30个为最新确定的相关位点。除此之外,在《自然·遗传学》刊登的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确定了153个显著相关基因,其中六个位点除了与重度抑郁症有关,也与精神分裂症相关。

“重度抑郁症是全球最严峻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欧洲人口十五分之一患有重度抑郁。

图片来源:WHO

“这项研究将彻底改变现状,”研究负责人之一帕特里克·F·沙利文(Patrick F. Sullivan)表示。沙利文是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医学院精神病学与遗传学教授、精神病基因组学研究中心主任。

“要想理解抑郁症的遗传基础非常困难。大量跨国研究人员合作完成了这篇论文,我们现在可以深入研究这种可怕的人类疾病的遗传基础,了解深度是前所未有的。随着研究逐渐推进,我们将开发出针对重度抑郁症的重要治疗甚至预防手段。”

“我们的研究表明,人类均携带有抑郁症的基因变体,但压力较大的人更容易受到影响,”研究负责人之一、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教授、内奥米·雷(Naomi Wray)说道。

“我们了解到,许多生活经历也会带来抑郁风险,但识别其中的遗传因素可以从生物学动因角度打开新的大门。”

其他研究发现包括:

这一结果可以用于改善疗法,因为已知的抗抑郁药物作用于的目标在基因层面得到了丰富,而抑郁的遗传基础与其他的精神疾病,如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有很大的重叠。有趣的是,抑郁症的遗传基础也与肥胖和睡眠质量的多项指标重叠,包括日间困倦、失眠和疲劳。

“重度抑郁是世界上最严峻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前主任史蒂文·E·海曼(Steven E. Hyman)表示。海曼现任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斯坦利精神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未参与该论文的撰写。

尽管已经努力了几十载,但到目前为止,人们对其生物学机制还知之甚少。这种不利情况严重阻碍了治疗的发展,许多抑郁症患者面临的选择非常有限。

海曼说:“这项研究具有划时代意义,是阐明抑郁症生物学基础的重要一步。”

参与该项研究的科学家有超过200名来自精神病基因组学协会(Psychiatric Genomics Consortium)。

该项元分析的主要研究经费来自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及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荷兰科学组织、荷兰大脑基金会以及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德国研究基金会;瑞典研究理事会;澳大利亚国家卫生和医学研究理事会。

作者:Tom Hughes,UNC Healthcare媒介关系分析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与Futurity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