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自动化机器人、物联网、区块链、3D打印以及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出现,社会和经济的运作方式发生了改变,科学技术变革了整个世界。单独来看,每一项技术都能完全颠覆先前的产品、服务及其供应链。整体来看,这些新技术将会变革旧的商业模式与机构,引领经济、社会、政治发展的新时代。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重大经济变革会造成深远的影响,这是其显著特点之一。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也就是十八、十九世纪,新的生产方式最终造就了人类福利的极大提升。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工人的工资和人们的生活水平也随之提高。然而,在工业革命的早期,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同样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如失业、非法雇佣童工以及环境污染、生态退化等。

如今,数字革命对社会和政治的影响将会更加深远。战争和革命有可能会爆发,人权、公民自由等价值理念有可能会被改写。正如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最近的一篇文章《科学美国》中所提到的那样,电脑对于人类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无法自由地做出选择”——前提是信息自决是不可能的。

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并非一定会失去自主权。我们仍可以将数字化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上,但必须立即开始行动。成功需要很多元素:公共讨论、数码启蒙与解放以及对技术风险更深层次的认识。换句话说,我们所面临的变革并不是某一个国家或是组织能够应对的。我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未来。

如果任由科技自行发展,后果将会不堪设想。2008年,《连线》杂志的编辑Chris Anderson曾表示,大数据将会把所有的事实呈现给我们,无需任何科学理论。很明显,这并没有发生。尽管科学家们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数据,他们需要分析的事物也越来越多。我们仍然需要科学理论来辨别哪些数据是有意义的、哪些会产生误导。有人期望AI能够克服人类的弱点,例如偏见。然而,AI也有其不足之处。目前的很多人工智能系统对不同的人会区别对待,有些人甚至还会操控AI系统。

有些人则期待“电子社会”的出现,然而他们的期望似乎也落空了。所谓的“智能城市”——即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由自动化的系统完成——至今仍未出现。这是因为城市并不仅仅由庞大的供应链组成,试验、创造、创新、学习、互动仍然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倚靠互联网计算以及大量数据的“平台经济”愈发火热,很多公司应运而生,市值排在世界前列。这种经济模式使得很多人成为了被动的消费者。讽刺的是,尽管互联网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联结变得前所未有得简易,但人们似乎越来越忽视他们所购买的是什么,也不关心他们所获取的信息。说到底,这种“注意力经济”正是假新闻的罪魁祸首。

简单来说,我们幻想中“数字时代”并不会凭空降临。工程科技伦理需要有进一步的发展,并整合机制性、文化性的规范和价值,使人工智能、自动化系统的内涵进一步扩充。在技术发展的每一个领域,我们都需要考虑伦理、价值问题——无论是智能设备还是为政府和市场提供支持的软件。

例如,如果一个民主国家想要维持其政治模式,政府使用的信息系统就应当关注人权、尊严、自决、多元化、分权、公平、正义等要素。为了实现民主的数字化未来,我们需要改变思维模式,重新认识科学技术。信息生态系统应当由所有人参与其中,让每一个人都能在全球经济中贡献他们的思想、才能和资源。在互联互通的世界里,我们所做的任何事都会对他人产生影响。我们必须学会为他人着想、寻求合作,共同创新、共同进步,最大化利用集体智慧。

推荐阅读:

如果我们能做到上文所提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带来前所未有的积极影响,这也正是我和我的同事正积极追求的。例如,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我们正在研发能够承担社会责任的通讯网络和城市治理系统;FuturlCT倡议(由世界各国的研究者所组成)也为技术发展提供了多学科的支持。两项研究的目标都是为人类带来更加平等的数字化的未来。

我们完全有能力推动技术进步,并利用这些技术,而非被技术奴役。然而,我们需要新的时代精神:社会、文化、环境、伦理价值等要素都应当成为技术设计过程中的考量。创新和革命时常会颠覆现有秩序;但在数字化的时代中,它们更能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作者:Dirk Helbing,瑞士联邦理工学院计算机社会科学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达沃斯论坛与辛迪加报业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