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4IR)总会激发人们对未来的各种预测。 对其进行批判的人表示,在这个全球空前富有的时代,不平等和失业问题仍日益加剧,因为机器人似乎将会取代工厂的工人。

然而,与此同时对其支持的人看到了人类福祉的无限可能性,未来的繁荣将不再意味着辛苦的劳作,普通公民将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或者从事创造性的活动。

现在的状况很清晰: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改变了全球的生产方式,拥有大学学位的技术工人将成为赢家。 而这种益处不可避免地产生分配不均衡的情况,首先面临这个问题的是从高中辍学到大学毕业拥有不同层次文凭的女性,她们发现这些机会对她们非常排斥。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预测道,一些亚洲国家的成衣、纺织和服装制造业可能会流失超过80%的就业机会,因为“缝纫机器人”(sewbots)在工厂中取代了人的。在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地区泰国、越南、柬埔寨和马来西亚等国家,依靠这些产业进行就业的900万人中大多数是年轻女性。

泰国曼谷制衣厂中的工人。

Image: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全球绝大多数职业女性的处境可能更糟糕,她们被局限在不安全、不正规的就业环境中。在全球范围内,处于就业年龄的女性只有一半在劳动力市场中,而这些就业的女性的收入比同样岗位上的男性要低四分之一。

在亚洲,过去二十年中女孩的入学率有所上升,但由社会风俗、早婚和家务劳动导致的高辍学率已使可能会为妇女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受挫。女性完成从受教育到就业这个过渡的比率一直较低,这造成了较高的失业率。

而最令人不安的事实则是,全球1.75亿未受教育的青少年中占据大多数的是女性。

这些差距反映在贫富的分化中。

尽管美国大学毕业生中女性多于男性,但是她们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中仍然是少数群体。 根据2016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只有七分之一取得STEM领域学位的女性在该领域工作,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

女性被限制在低工资、低质量的工作岗位中,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放大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和歧视性的社会规范。

然而,这些不平等并非完全不可避免。

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学校里的孩子装扮成克利须那神的妻子罗陀。

Image: Reuters/Amit Dave

随着各国政府重新调整政策以支撑未来的经济发展,第四次工业革命为我们提供了改变这种状况的独特机遇。

事实上,随着亚太地区的工作年龄人口数量将在未来二十年中达到高峰,通过对青年男性和女性进行恰当的组合投入,亚太地区可能会迎来一波新的经济高速增长浪潮。如果女性仍然在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被边缘化,那么这种浪潮只能发挥一半的潜力。

各国领导人从2015年开始采用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指出了在收入指标之外的发展路线,以解决导致贫困的社会、环境因素。

在整个亚太地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正在改善其第一代的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利用技术、创新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开放的机遇来解决发展中一些顽固的挑战。

在孟加拉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当地政府通过五千多个数字中心向偏远地区提供付费公共服务,以开展“数字经济”中的青年创业活动。每个中心都配置了计算机和高速互联网,并且由农村的女性企业家与男性企业家合作经营——不仅赋予平等的机会,还确保了平等领导。到目前为止,该平台已经交付了2.37亿次包括出生登记、人寿保险和远程医疗的服务。

超过十万名大部分来自于贫困阶层印度年轻女性通过完成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设计、宜家基金会支持的塑料和钢铁工程的课程而打破了工厂中的刻板印象。

但是,如果我们不同时解决性别歧视的结构性根源,那么我们只是在边缘地带做些无关紧要的修补工作。

在过去十年中,亚太地区在教育和健康状况方面存在的性别差距有了显著的缩小,但这并没有转化为赋予妇女经济权力和政治参与度的相应进展。

在日本东京,性别平等在教育和健康方面实现而未在就业中实现。

Image: Reuters/Toru Hanai

日本在中小学入学率以及健康相关的指标实现了性别平等。然而,受过良好教育的健康女性在日本并没有相应地进入劳动力市场或参与政治决策。

破除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是很难的。在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控制着性别角色的社会规范也对教育、收入平等所带来的切实益处造成威胁。

过去三次工业革命都加深了性别刻板印象,使得男性和女性都受到性别角色的限制。第四次工业革命如果不能充分释放全人类的力量和潜力,那么其效益将会受挫。

作者Valerie Cliff,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太地区区域副主管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