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达国家一体化进程放缓的背景下,几大发展中经济体正在实行新举措以促进区域一体化,特别是中国正在建设新的发展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即亚投行)和特大区域项目(“一带一路”)以及全球范围内新的经济联盟。

雅罗斯拉夫·利沃罗利克在他的论文《金砖国家:正在形成的另一种全球化?》中认为,在过去的几年里,尽管金砖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经济联盟的积极性日益提高,金砖国家组织本身的发展却缺乏活力。

事实上,尽管金砖国家成立了新开发银行,并且提出一些促进金砖国家成员之间经济联结的倡议,但金砖五国仍感觉到进一步的融合会遇到限制。

新的渠道

把重点从贸易自由化或大规模一体化转向在发展中国家建立更广泛的融合与合作框架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这为金砖五国与全球伙伴之间的合作开辟了新的渠道。

这种框架可以通过中国倡导建立金砖国家集团来实现。据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介绍,这种框架将通过与其他主要发展中国家或发展中国家集团进行对话以建立更为广泛的伙伴关系而成为一个新的南南合作平台。

“金砖五国+”新倡议不仅是在金砖五国寻求发展新渠道的时候提出的,而且也可能是发展中国家在形成更为平衡的经济新秩序方面一项真正的全球事业。 金砖五国的独特性为其赋予了可能性,因为该集团包括了每个大陆上的一个或几个主要发展中国家。

“金砖五国+”集团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金砖国家的独特性在于其中每个成员同时在区域一体化中也是其所在的大陆或地区的主要经济体。 在这些区域一体化安排中,所有与金砖国家合作的国家都可以形成“金砖五国+”集团。这个集团在双边或区域的基础上打开灵活多样的合作模式(不仅是通过贸易自由化)。

因此,“金砖五国+”倡议并非为了增加“金砖五国”的核心成员,而是寻求建立一个新的平台使各大洲建立区域和双边联盟,旨在聚集金砖四国经济在其中起到主导作用的区域一体化区块。 因此,可以形成“金砖五国+”平台的主要区域一体化区块包括南方共同市场、南非关税同盟、欧洲经济组织、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以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总的来说,在这样的背景下,35个国家形成了“金砖五国+”集团。

“金砖五国+”国家之间合作的主要方式包括:

贸易和投资一体化的平台: “金砖五国+”网络可以鼓励扩大单个国家或“金砖五国+”区块的自由贸易区/特惠贸易协定。 贸易联盟不必遵循全面自由贸易协定的标准路径,也可以通过优惠协议(PTA)进行有针对性/有限的自由化。

与国际组织合作:与布雷顿森林机构等国际组织合作以扩大投票权。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金砖国家的总投票份额低于15%。 而“金砖五国+”合作伙伴的参与将使得投票的总份额提升了1-2个百分点,而详细的数字取决于“金砖五国+”集团的具体成员。 这将使金砖五国集团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键决策具有整体的决策权。 “金砖五国+”国家也可以在世界贸易组织等其他国际组织中结成联盟,“金砖五国+”谈判组织可以在其中与其他南南联盟相互补足。

发展银行与“金砖五国+”经济体设立的其他发展机构的合作:即与欧亚开发银行(EDB)、南非开发银行(DBSA)、南盟发展基金(SDF)、南方共同市场结构融合基金(FOCEM),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CAF)和新开发银行(NDB)。 在这些发展机构中,新开发银行具有在“金砖五国+”倡议中发挥协调作用的潜力,而亚投行(AIIB)也可以发挥作用,作为一个聚集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的平台。

使用本国货币/支付体系:“金砖五国+”集团可以作为建立金砖国家支付体系的并扩大其使用范围的延伸平台。它还可以作为一个在双边贸易和投资交易中扩大本国货币使用的平台,从而减少对美元和欧元的依赖。

建立自身的储备货币或区域和全球金融中心中的合作:“金砖五国”中组成区域块的国家可以使公司在与“金砖五国+”经济体的交易中上市,从而相互支持以创建国际金融中心。 更大力度的合作可能会在推进部分“金砖五国+”货币成为储备货币方面,这些储备货币将成为各国中央银行的黄金和外汇储备的一部分。

进一步扩大“金砖五国+”:“金砖五国++”集团

“金砖五国+”框架的运作不必局限于金砖五国的核心地区。 事实上,由金砖五国领导的各个地区融合小组也各自都有与第三国的经济联盟网络。

这种联盟的形成将金砖五国的“朋友圈”扩大到“金砖五国++”,这会带来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形成联盟的机会,对“金砖五国”内部可能结成的联盟进行补充。 实际上,“金砖五国+”模式与发达国家的竞争性自由化政策类似,都通过双边联盟来补充和强化地区主义。

那么地球上不属于金砖五国和金砖五国框架的那些地区呢?

首先,金砖五国+集团与发达国家之间需要有一个合作框架,这个框架可以基于现有的自由贸易协定或与“金砖五国+”经济体之间的全面经济协议。

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投资自由化可以在这类联合规划的背景下进行,也可以在世贸组织以及其他金砖五国+经济体能够形成统一集团的全球组织内进行。

在上述框架中,“金砖五国+”倡议的实质不是扩大金砖五国核心以包含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是建立一个联盟网络,而这个联盟网络将在发展中国家所有主要区域、大陆的具有全面性和代表性。

在这方面,“金砖五国+”范式更倾向于包容性和多样性,而不是去选择重量级最大的经济体

由于成员包括了来自各个大陆和主要地区的发展中国家,金砖国家可以作为全球经济合作综合平台发挥独特作用。

现下我们要问的主要问题是:我们需要怎样一种融合和全球化的框架来实现可持续发展

因此,“金砖五国+”的概念首要的提出经济一体化的不同方式以及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联盟的不同方式。

现下我们要问的主要问题是:我们需要怎样一种融合和全球化的框架来实现可持续发展? 答案是摆脱以全球失衡严重、高度不平等为特征的核心——边缘全球化模式,走向去中心化的“无核心——无边缘”的金砖国家框架。

“金砖五国+”框架还需要认识到全球化本质上是不完整的,因此应该突出多样的标准和一体化模式所具备的机遇,而不是通过实行普遍标准这样一种充满干扰和转变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金砖国家及金砖国家机构希望达成的贸易一体化可以变得更具包容性(可以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发达经济体开放),而不是像以往那样仅仅以地理分布或“共同价值观”作为一体化的标准。

金砖国家的出现为世界经济提供了重新开始国际融合进程的独特机会,并且使其更具有全球性的、非歧视性的也更符合世贸组织规则。

《金砖五国+:正在形成另一种全球化?》 Valdai Discussion Club项目主任Yaroslav Lissovolik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刘博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