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过早可以说是美国遇到的不可言说的问题之一。美国的城市环境建立在一系列设想之上:廉价的汽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商场在互不连通的世界里创造终极零售环境,在9·11事件发生前飞机是出行的首选。毫无疑问,美国很早就把创新奉为圭臬,但这也常常造成重重阻碍,引发种种损害。谈到创新,美国人可谓是当仁不让的先驱。无论是电子钱包问世之前的金融系统,前3G时代的移动通讯基础设施,还是采用铜布线的电话系统,都是美国人一手开创的。如今,狭窄的机场通道上遍布安全线,刷卡签名即可消费,大洲内部的拨号上网速度快得惊人,无不切实地展现着变化中的混乱。

科幻文学之父威廉·吉布森曾说:“未来早已到来,只是分布不均罢了。”这反映出技术在推动突破性跨越方面的作用。上海打造了时速270迈的磁悬浮列车,布加勒斯特通过移动网络进行停车计费,爱沙尼亚的网速有如风驰电掣,菲律宾早早采用了4G技术,这一切都是因为市场后入者无须推翻前一代产品,而是站在了前一代产品的肩膀上。因此,即使厄瓜多尔成了首个举国使用电子货币的国家,也无需感到惊讶,毕竟他们所要改变的现状寥寥无几。在中国这样一个设立银行成本高昂的国家,使用微信支付完全行得通。这些创新之所以能开辟康庄大道,通常并不是因为忽视了先前的限制,而是恰恰因为得益于这些限制的启发,不得不另辟蹊径,摆脱僵化的监管条件的约束(政府要么就在解决更严峻的问题,要么就是没人促成改变)。

后发制人和从零开始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想创立一份报纸,你不必打造《纽约时报》、建立垂直综合供应链,也不必照搬新闻聚合网站新秀Buzzfeed的做法,设立网站出售原创内容。相反,你会给一千个有趣的人每人发一台苹果手机,让他们登上Facebook打广告就万事大吉。你不用组建销售团队,不用进行展示,也不用发放福利。

如果要创办一家租车公司,你也不必在机场附近购买土地和汽车。你要做的,就是让车主下载一款应用,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互信机制,与保险公司谈判,最后接入微信或Whatsapp这款通讯应用,直接让应用程序编程接口为顾客和车主牵线搭桥即可。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公司变得愈加无实质和模块化了。你可以将招聘、薪酬管理以及健康保险服务外包,用代付公司免除交易繁琐之苦,让后勤公司负责琐碎小事。现在的趋势是,公司成为了轻薄界面和品牌概念,变成了吸引人们信任某个体系的方式。

当今的技术发展和行为变化日新月异,这为后来者创造了巨大优势。Seamless可以成为最大的食品配送公司,却无需开一家餐馆;优步可以成为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却无需一辆汽车;阿里巴巴可以成为最大的零售商,仓库却可以空无一物;支付宝可以成为大型金融公司,却可以没有一分存款;Facebook可以成为最大的媒体公司,却不必制作任何内容。

今非昔比。取得成功非常简单:只需打造最佳的顾客界面、最强的品牌意识,拥有大规模的服务器群。但是,当新的用户界面问世,存储的成本也会越来越低,你如何傲视群雄,保住王者地位?

我们拥有划时代的应用程序。开发新应用不再是抢占未被利用的土地。相反,要想发明新应用,最好让现有应用先退出历史舞台。我们处于数字达尔文时代,公司的策略调整远远赶不上技术发展和社会演变的速度。你所能抓住的最大优势与后来者息息相关。苹果可能是最后一家推出近场通信技术的公司,然后它就可以坐下来慢慢欣赏其他公司在可穿戴设备上跌跟头,这是不是也是一个道理?

我们需要仔细审视进化漏斗和范式的改变。大多数进步是逐步实现的,同时也是在设计漏斗中发生的。第一部索尼随身听笨重、昂贵、续航能力差且模样丑陋。历经十年的缓慢而稳定的线性进步,随身听摇身一变,更加轻薄,续航能力更强、价格更低、音质也更好了。然而,就当最棒的随身听终于跟顾客见面时,顾客却完全不感兴趣了,CD播放器反而成了香饽饽。设计范式的改变设定了一套全新的系统参数,随之带来了不断迭代的设计目标。在DVD出租的范式下,流媒体电影应用RedBox是伟大的创新,但它的风头完全被视频点播抢了去。在信用卡的范式下,比特币是极妙的创新,但是近场通讯却让它用途全无,形同虚设。椅背电视和复杂的机上娱乐系统似乎是提升飞行体验的绝佳方式,但和平板电脑相比它立刻相形逊色。

你要成为市场的后入者,但也要成为新范式的开创者。

人们认为,如今,公司要么是创业公司,要么就是传统公司。市场新入者为现代世界而生,促进了现代世界的发展。在这个世界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数据库基于最新一代软件建立,由最新的集体管理软件联结,敏捷灵活。与之相比,老式公司运行缓慢、结构笨重、沟通不畅、系统协调度低,而且订单信息总是遗失。此外,公司围绕着各自部门运作,而不是以客户为导向,软件间的联系支离破碎。

要想从头开始,创立新型商业模式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谨记这一点,继任管理就不再是培养首席执行官的接班人,而是成立新公司来取代母公司的地位——这才是未来发展的制胜之道。

作者:

Tom Goodwin,Head of Innovation, Zenith Media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