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我们所知,2016年是有史以来地球气温最高的一年——比工业化之前高出1.1℃,比截至2015年的最高纪录高出了0.06℃。不幸的是,除此之外,很多气候记录都在去年被打破了。

世界气象组织(WMO)在最新的《全球气候状况声明》中列举了2016年全球气候剧烈变化的诸多原因。

“报告证实2016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全球气温的上升与全球气候系统中的其他变化是一致的。”WMO秘书长佩蒂瑞•塔拉斯说道。

“全球海平面平均气温也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值,海平面持续上升,北极海冰储量比过去绝大部分年份都要少,”他还说道,“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不断打破记录,人类活动对气候系统造成的影响越来越显著。”

除了WMO的报告之外,很多研究也同样表明,这些极端的天气事件已经持续到了2017年。“即使2017年厄尔尼诺现象不算严重,我们的地球仍面临许多显著的改变——它们对人类对于气候体系现有理解的局限性提出了挑战。如今,我们真正地处于‘未知领域’了。”世界气候研究计划负责人David Carlson如是说道。

以下,我们将一同探究去年的一些重要环境指标。

世界上有些地方实际上在变冷

整体来说,世界在变暖。但实际上,有些地区越来越冷。例如,在2016年,阿根廷北部及中部、巴拉圭和玻利维亚低地等地区的陆地气温极低。5月,阿根廷全国的气温平均值史上最低。从4月25日到8月5日的103天中,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气温都没有超过20℃,这是史上最长的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西南部也遭遇了1990年以来最寒冷的冬季。

农作物产量激增

尼日利亚北部、尼日尔以及尼日尔盆地以外的西非诸国(包括冈比亚、塞内加尔和加纳)等地区都遭遇了洪水,苏丹南部也遭遇了严重的洪水冲击。

但湿润的天气条件促进了很多地区的农作物生长。马里、尼日尔和塞内加尔等地的农作物产量打破了历史记录。

塔斯马尼亚岛的农作物产量也打破了记录。经历了2015年9月至2016年4月史上最干旱的8个月之后,塔斯马尼亚岛迎来了史上最湿润的5月到12月。大量降水和适宜的生长条件使得粮食产量打破了历史记录。冬季作物产量预计将比2015年多出49%。

冬季融冰

出乎人们意料的是,2016年秋季北极海冰的融化速度并不快。但更吊诡的是,11中旬,海冰刚刚开始融化。11月19日,北极海冰面积要比2012年当天少将近100万平方公里(2016年当天海冰面积为863.3万平方公里,2012年为950.4万平方公里)。

然而,第二天,这一差值却大大增加了——2016年11月20日的海冰面积为862.5万平方公里,而2012年当天海冰面积为963.2万平方公里。

相关阅读:

极端降雪

北半球的降雪在2016年达到了两个极端。

2016年,北半球的年平均冰雪覆盖面积为2460万平方公里,比1967-2015年间的平均水平少了50万平方公里。这一数值在史上排名倒数第12位,与2015年的情况十分相似。

但1月的冰雪覆盖面积比平均值要高。而2至6月这一数据则比平均值低得多。4月的平均冰雪覆盖面积达到了历史最低,3月位列第二。2月和6月排名第三,5月紧随其后。

等到秋天到来的时候,冰雪覆盖面积再次超过了平均值。

从干旱到洪水

去年,人们见证了数例从干旱到高于平均值降水的极端转变。其中,最为显著的改变发生在澳大利亚。

2016年年初,两个互不相邻的区域都遭遇了干旱,它们分别是内陆的昆士兰州地区和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包括塔斯马尼亚岛、维多利亚州西部、南澳大利亚州东南部)。自从2012年起,这两个地区的降雨一直低于平均水平。

但从5月起,降雨量开始增加,逐渐高出了平均水平,降水变化幅度极大。9月,降水量达到峰值,澳大利亚东部的很多地区的降水量也都到了历史最高。

内陆河流水位的升高接踵而至,大规模的洪水导致了墨尔本通往布里斯班的高速公路封闭了超过一个月。6月初,东海岸和塔斯马尼亚岛北部也都遭遇了极具破坏性的洪水。

极端雷暴现象

德克萨斯州遭遇了两次大规模的冰雹袭击。一次发生在3月,达拉斯-沃尔斯堡遭袭;另一次发生在4月,主要集中于圣安东尼奥周边地区。冰雹导致了总计超过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在圣安东尼奥,冰雹的直径甚至达到了11厘米。

不仅是美国,冰雹还袭击了荷兰。6月23日,荷兰布拉班特州遭遇了严重的冰雹袭击,冰雹直径可达5-10厘米,造成了预计5亿欧元(5.4亿美元)的损失。

各地龙卷风、飓风频发

2016年,尽管全球热带龙卷风现象趋近平稳,但仍有一些反常之处。

长期年平均龙卷风次数为85次,2016年发生了82次,比平均值略低一些。但大西洋北部(15次)、太平洋东部地区(21次)的龙卷风却超过了平均水平(二者平均水平分别为12次、16次)。

在南半球,尤其是澳大利亚,龙卷风次数大大低于平均水平——2016年只发生了3次,是有卫星监控以来的最低值,而平均次数为10次。

太平洋西北部共发生了26次龙卷风,接近这一地区的平均水平,尽管龙卷风在该区域的地理分布有些不同寻常的特点:仅北海道就遭遇了三次。这种情况自1951年有记录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生。

此外,不寻常的飓风现象也时常发生。代号为“帕利”的飓风产生于太平洋中部。除了产生的时间点不同寻常,“帕利”还达到了极低的纬度(北纬2°)——位列所有产生于西半球的飓风之首。1938年的“艾利克斯”号飓风产生于北大西洋,是第一个产生于一月份的季风。

作者:Alex Gray,Formative Content。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