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更多的女性能成为领袖,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截然不同。只需要看一看我们在去年的国际女童日做了什么,你就能了解这个世界是怎样的。来自50多个国家的300多名女童和年轻女性接过了追求性别平等的重任:她们说服了包括尼泊尔总理和厄瓜多尔国民代表大会主席在内的诸多公共领导者为国际女童日“开绿灯”。她们还呼吁世界各国政府打破性别壁垒——如今,数百万女性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

我也参与了这次活动。我支持了一名来自赞比亚的17岁少女接替我的工作。这是一次令我感到恭谦的经历,我从她对生活、梦想、潜力的热爱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全世界,“接替”不仅是一种信念,更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世界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人们对于年轻女性和女童们所拥有的潜力的看法,并激励世界上数百万的女性,让她们拥有话语权并得到重视。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让每一个女孩子都有机会成为未来的政治领袖——不止是一天两天。

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尽管进展不快,但一切都在变得更好。自1995年起,世界各国议会中女性所占比例翻了一番,但截至2016年,这一比例仍仅有23%。目前,只有海地、密克罗尼西亚、卡塔尔、瓦努阿图这几个国家没有女性立法者。但与此同时,也只有三个国家在议会中实现了性别均等。

去年,就有女性进入高级领导层的例子:尽管希拉里·克林顿与总统擦肩而过,但特蕾莎·梅成为了英国的第二位女性首相;爱沙尼亚、马绍尔群岛选举出了首位女性总统;台湾地区也拥有了首位女性领导人。东京、罗马、布加勒斯特等城市也选举出了首位女性市长。尽管有所进展,但女性的基数仍旧很低。截至2015年3月,全世界只有14个政府由女性领导;在地方层面,女性的政治参与更为稀缺:只有不到5%的女性市长。

然而,性别均等只是整个进程中的一项指标。正如我们所知,不幸的是,女性领导者时常因为外表而遭到来自媒体的猛烈的攻击,她们时常无法获得与他们的男性同僚同等的重视。此外,政治、商业领域中的女性仍必须“掌舵”——尽管数个世纪以来,这些领域都是为男性设计、由男性主导的。如今,鲜有年轻女性会考虑争取领袖地位、参与各类选举,这难道是什么奇怪的事吗?

但这相当重要。如果我们想要严肃对待我们为自己设立的发展目标,我们就需要赋权于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让她们努力学习、领导他人、作出决定、茁壮成长。重点发展年轻女性的领导能力,不仅仅能够帮助她们获取当下更为安稳的生计、健康条件,更能够培养足以改变未来的一代人。女性的政治参与是这一进程重要的“加速器”。如果我们想通过更好的决策确保社会发展,我们就需要加速这一转变。

相关阅读:

不可否认的是,当一个民主政体剥夺了半数人口成为领袖的可能性,这一政体必将失败。在变革的时代中,缩小性别差距,对于构建积极响应、勇于担当的领导力来说尤其重要。我们同样有理由认为,鼓励女性成为领袖是明智之举:当女性拥有和男性同等的决策权时,改变将更加迅速。例如,一项关于印度村自治委员会的研究表明,在那些由女性领导的村庄里,饮水工程的数量要比由男性领导的村庄多62%。此外,女性更多地参与到政治中,不仅可以增加公共物品的供应,还能减少腐败

当然,长期以来,国际计划(Plan International)一直在赋权于女童及年轻女性。我们的“因为我是一个女孩(Because I am a Girl)”运动致力于与年轻女性合作、关心她们的权益并支持她们安全地说出自己的各种诉求。

培养年轻女性的领导技能相当重要,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在经济、社会及环境等方面有所提升——它不应当被视作为“次等重要”,它是整个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政治领导方面减小性别差距,能够加速缩小社会、经济差距的进程。

我们不应忽视:女性和男性一样,平等地拥有成为领导者的权利。我们将继续支持她们说出自己的诉求、决定自己的生活、争取她们应得的权利和地位。我们还将继续鼓励男性——父亲们、男性权威人物及领导者们——为他们的女儿、世界上的年轻女性们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

去年国际女童日的“接替”成功地向我们展示了女童、年轻女性的领导力是怎样的。2017年,我们的目标是动员更多的年轻女性和女童,确保她们的声音不再被忽略。通过这些努力,我们希望能够激起更多对女性领导权的支持与投入,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作者:Anne-Birgitte Albrectsen,国际计划(Plan International) 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