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来,领导人不仅需要回应民众的需求还要规划一个未来的方向,这样民众才能够设想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真正的领导者需要在在复杂、不确定并且焦虑的世界中指明方向,做民众的雷达系统或指南针。他们必须接受飞速变化世界的信息并随时做出作出必要的调整,但不能偏离方向。也就是说他们需要拥有一个基于可靠价值观的格局。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经济论坛将“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作为我们的年度一月达沃斯会议的主题。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的领导者于本次年会聚焦了2017年将面临的五大挑战:

首先必须紧跟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进程。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物联网、自动驾驶车辆、3D打印技术等获得突破性进步,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重新定义整个行业并创造新的革命。其中包括印刷、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和量子计算行业。

这些技术刚刚开始展示潜力,2017年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科幻小说的内容成为现实。但是,虽然第四次工业革命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最紧迫的问题,但它也将社会分为那些适应变革的人和那些固守成规的人。这在不同情况下会威胁我们的生活,所以需要有一个定位和处理方式。

第二,领导者必须建立一个充满活力、具有包容性的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全球治理体系。今天的经济、技术、环境和社会挑战只能通过全球公私合作来解决;但我们目前的国际合作框架是为战后以主权国家为主要行为的时期体设计的。

与此同时,地缘政治的转变使今天的世界成为真正的多极化。新的全球参与者提出关于如何塑造国家体系和国际秩序的新想法导致现有秩序变得更加脆弱。如果国家只基于共同利益基础而不是共同价值观基础上进行互动,合作的程度会十分有限。此外,非国家行为体能够破坏尤其是通过网络攻击国家和全球系统。应对这种威胁各国不能采取简单地闭关政策。唯一的方向是确保全球化对所有人都有益。

领导人面对的第三项挑战是恢复全球经济增长。居高不下的经济衰退率意味着长期的生活水平降低:如果年增长率为5%,只需14年就可以使一个国家的GDP翻一番;如果年增长率为3%,则需要24年。如果我们目前的停滞持续,我们的子孙会比他们的前辈生活地更糟。

即使没有今天技术驱动型结构性失业,为了适应不断增长的人口,全球经济将创造数十亿的就业机会。相对今天的74亿,到2050年预计将达到97亿。因此,社会包容能力和青年失业问题会成为2017年全球和国家问题的关键。

第四个挑战是改革资本主义市场,恢复商业和社会之间的契约。几十年来自由市场和全球化已经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并使人们摆脱贫困。但是它们近视短期主义的结构性缺陷加剧了财富不平等和裙带主义,从而助长了近年来的政治反弹。相反,这突出表现创造永久性结构来平衡经济激励与社会福利的需要。

最后,领导者需要解决过去二十年来传统规范的侵蚀而造成普遍身份形成危机。全球化使世界变得更小但更复杂,很多人对各种机构失去了信心。现在许多人惧怕未来,他们寻找一种具有目的性和连续性的、共同但独特的信仰。

身份形成不是一个理性的过程,它具有强烈的情绪性和焦虑、不满、愤怒的特点。政治也受情绪驱动:领导者不是通过满足需求或者提供长期的愿景画而吸引投票,而是通过提供归属感、对曾经简单时间的怀旧或重回民族根源来吸引投票。我们在2016年见证了民粹主义者通过推动反动和极端的信念而获得了收益这一点。负责任的领导人应该承认人们的恐惧和愤怒是合法的,同时要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提供具有灵感和建设性的计划。

但要如何做到呢?今天的世界似乎在被悲观主义、消极主义和愤世嫉俗的状态所吞噬。但我们仍可以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使他们能够带领更健康、更有意义的生活。我们有责任共同努力去迈向更环保、更包容的和平世界。我们是否成功不取决于外部事件,而是取决于我们的领导人做出的选择。

未来一年将是对全球社会所有利益相关者的一个重要考验。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灵活和负责任的领导以应对我们的集体挑战,来重建人们对机构和彼此间的信任。我们不缺乏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方法。但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超越狭隘的自我利益去关注全球社会利益。

我们的领导人首先肩负这份责任,他们需要进行开放性对话并共同寻求解决五项主要挑战的解决方案。如果他们认识到我们是一个具有共同命运的全球社会,他们将迈出虽然不会很大但是朝着正确方向的第一步。

作者: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孔佳怡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