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是孩子们的天性。毫无疑问,一个家庭的富裕程度,决定了孩子们的玩具是什么。

放眼全世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会把家中、街边的废品做成玩具:废弃的轮胎或是一块塑料;他们玩耍的地方也很危险,但他们乐在其中。而高收入家庭的孩子们则有更多的选择:各种乐器、精巧的小玩具——似乎全世界都是如此。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Dollar Street是一个通过文字与图片,记录世界各地人们生活方式——包括孩子们的玩具——的项目。该项目走访了46个国家,调查了240个家庭,拍摄了3万张照片,生动地展示了社会中的不平等,以及各社会阶层中不同家庭之间的相似性。

低收入家庭

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很少有安全的玩乐场所。他们面临许多危险:路边来往的车辆、危险的街坊邻居,或是有毒、有害的垃圾。

在最贫困的家庭(月收入不高于100美元)中,父母买不起玩具,孩子们只能在废品中寻找乐趣。

Geenkai一家居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月收入只有45美元。家里的孩子的玩具是一副破旧的游泳眼镜。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Nidikumwami一家住在布隆迪,月收入40美元。孩子们的玩具是一根棍子和一段线。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Chowdhury一家住在印度西孟加拉邦,月收入29美元。孩子们的“玩具”是废弃的塑料。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高收入家庭

高收入家庭的孩子们通常有很多玩具可供选择;他们玩耍的场所,比如操场,也更为安全。电子玩具、制作精巧的小物件通常会成为他们的选择,他们也会玩塑料玩偶和毛绒玩具。不管一家人居住在哪里,孩子们对玩具的选择总是高度一致的。

Västibacken一家住在瑞典,月收入4883美元。孩子们的玩具是乐高的积木。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来自中国的Bi一家为孩子购置了乐器,他们的月收入是10,000美元。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在最为富裕的家庭里,孩子们通常拥有智能设备。来自拉脱维亚的一个家庭就是如此。他们的月收入高达11,831美元。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中等收入家庭

中等收入家庭的孩子的玩具包括足球、木制或塑料动物玩偶,或是像泰迪熊这样的毛绒玩具。

Martinez Rodrigez一家来自墨西哥,月收入897美元。孩子们有很多塑料娃娃。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Fernandez一家来自英国,月收入1040美元。孩子们有塑料玩偶和毛绒玩具。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国家内部差异

一个孩子的玩具是什么,并不总是仅由他来自哪个国家决定。一国之内的收入差距同样巨大。比如,来自尼泊尔的这两个家庭的孩子们的玩具就截然不同:Maharjan一家的月收入只有84美元,孩子们只能在水泥地上玩皮球;而Basnet一家月收入则有1747美元之多,孩子们则拥有许多玩具。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不同的国家,同样的玩具

尽管来自世界各地、生活在不同的大洲、身处不同的文化环境,但只要家庭收入相仿,孩子们的玩具也会惊人地相似。以下玩具来自月收入在230美元到260美元之间的家庭。

菲律宾家庭(月收入238美元)和约旦家庭(月收入249美元)的毛绒玩具。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玻利维亚家庭(月收入254美元)和越南家庭(月收入246美元)的皮球。

图片来源:Dollar Street

玩的重要性

玩,是孩子们的天性,也是孩子们成长过程中重要的一部分。然而,想让孩子们在玩乐中学到一些东西,昂贵的电子玩具并不总是必须的。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员Casey Lew-Williams指出,即使是最为复杂的益智玩具,效果也并不一定比简单的玩耍、歌唱、说话、反复思考更好。

“玩,是为了让孩子们明白:和他人相处是十分有趣的,与他人交流能给自己带来回报。”Lew-Williams解释道,“即便拥有了孩子之后,父母们也很少意识到:教育开始得如此之早、父母在孩子教育初期所扮演的启蒙者的角色是如此之重要。”

作者:Alex Gray,Formative Content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