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5年间,中国一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引擎。但现在,中国的投资驱动型增长已经走到尽头;而中国和全球的持续经济增长,将更多依赖中国城市消费者群体。到2030年,城市人口消费将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91%,而中国正在同时加强其城市化进程和消费驱动型增长模式。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最新研究乐观地指出,中国的这一战略模式能够持续。这一研究预见了中国城市消费者数量和收入的持续增长,并预测700座中国城市将在现在到2030年间的时段中,贡献约7万亿美元,即30%的全球城市消费增长。

如今,中国的城市工作适龄消费者共有5.21亿人,而在未来15年间,这一数字将增长至6.28亿。北上广深四座超大城市比起如今情况,还将各自增加100万户年收入超过7万美元的家庭(作为参考,目前全香港年收入超过7万美元的家庭也就100万户)。到2030年,中国城市消费者的人均消费将从如今的4800美元上涨到1.07万美元,这意味着全球城市消费者届时每消费1美元,就有12美分来自中国。

图片来源: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中国城市居民的收入,正在跨越同时支撑急剧增长的商品和服务消费的门槛。用于个人消费品和外出餐饮的家庭年支出将分别翻倍,达到770美元和720美元。中国消费者同时也增加了旅行次数:德国研究机构“中国出境游研究所”预测,2020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将突破1亿人次。

新的中国消费者大军将有更多途径以及更深意愿,把赚来的更多的钱花出去。覆盖了26个国家2.2万名受访消费者的麦肯锡2016全球情绪调查表明,中国的工作适龄人口对于花掉额外收入,而非攒钱或还贷有着全世界最高的意愿。

如同西方婴儿潮一代一样,中国的城市消费者成长于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与重储蓄轻消费的老一代人间存在着代际差异。这种思维转变将推动中国向消费驱动经济的转型。

中国的工作适龄消费者如同生于数字时代的孩童,正在通过直接与企业沟通、协助企业彻底改造产品或服务的方式推动创新。一项麦肯锡的调查显示,55%的工作适龄消费者表示他们有意愿通过微信,向亲戚朋友推荐某款产品、服务或某家企业。中国智能手机企业小米就直接采取了在线消费者调查的形式,收集消费者对于创新的需求意愿。小米的微博账号如今拥有上千万粉丝。

如今,外国企业也开始亦步亦趋。大众汽车在中国的商业行动让他们可以直接在线上与潜在客户沟通,而不再单纯依赖传统经销商的渠道。冯氏集团则与IBM和Pico合作,在上海建立了一个“零售实验室”,为希望观察消费者与新技术、新产品互动模式的企业提供了一个“实验室环境”。

此外,为了推动更广泛的创新,包括收入相对较低的群体在内,中国消费者正把大量资金投入下一代人身上。预计从2015到2030年,中国总体消费增长的12.5%将来自教育产业。这一数字是麦肯锡全球研究所调查的26个国家中的第二高,仅次于瑞典的12.6%。通过现在投资培养下一代人的技能与能力,中国消费者正在为将来的持续发展和创新奠定强大基础。

这一持续增长将需要中国进一步转型经济模式,从重生产转向重消费。这种转型向来不易,也将遇到大量挑战。但中国的跨越式繁荣、受教育水平改善、以及自信的消费者从人数和购买力上,都有实力改变全球的消费模式。这种改变也许将比西方婴儿潮世代的改变还要强大。他们移动在线优先的购物习惯、对旅游和新体验的开放态度、以及不断增强的购买力,预示着他们购买的产品与服务将影响全球消费者市场,助推全球经济增长。世界经济需要中国消费者——没有一家面向消费者的企业,有漠视中国消费者的资本。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与Project Syndicate(报业辛迪加)联合发表,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杰娜·雷姆斯(Jaana Remes是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合伙人;张家敏(Chang Ka Mun是冯氏集团利丰研究中心经理。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