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10号,我和我的夫人一起到达了纽约,接受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颁发的“烛光奖”。那天晚上,我们和安南先生进行了非常令人振奋的对话,也和许多论坛成员们相谈甚欢。

第二天早晨,也就是911当天,我原本计划和一位报纸编辑进行会面,地点就在世贸双子塔的正对面。巧合的是,这场会面的时间地点都进行了调整,911发生的时候我正在赶往东区上城的路上。

当时的情况直至今日我还觉得难以释怀。在前往会议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在曼哈顿下城出现了“一些状况”。广播播报员哭喊道,一家飞机击中了第二座双子塔。直到一位女性闯进了我们的会议室,我才真正明白发生了些什么。这是一场真真正正的恐怖主义袭击,它所造成的影响是毁灭性的。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我永远不会忘记摧毁了曼哈顿核心区域的911恐怖袭击。但是,当我们回首15年前的那一天,我们应该对曼哈顿以及世界的应对方式心怀感恩,我们更应该坚持对待恐怖主义和逆境时所表现出来的毅力和开放态度。即使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保守化”,我们也应该用开放的态度,去尊重在911那天所失去的东西。

在911那天,我当下的反应是赶紧去寻找我的亲人们,然后确保自己所处环境的安全。就在那个充满恐怖和恐慌的时刻,我被纽约人在短时间内所展示出来的团结所深深地触动了。就在我们回去欧洲的路上,我的脑子里一直环绕着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帮助纽约这座城,帮助纽约的人们,就算只是绵薄之力”。

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帮助纽约的最好方式就是我们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已经做了30年的事情:在911发生后的几个月后,就把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商界、政界、社会活动界领袖聚集到纽约来。这一峰会是纽约向全世界的宣言——纽约比世界任何一个城市都要更有韧性,更加坚强。

对于这样一场峰会,最大的担忧就是安全问题。到11月的时候,我们已经确定好了场地。到次年1月份的时候,也就是911发生后的4个月,来自全世界的各界领袖齐聚纽约,展现出纽约团结力量的强大。希拉里·克林顿、鲁迪·朱利安尼(第107任纽约市市长)、博诺(U2主唱)、比尔·盖茨、德斯蒙德·图图波诺(开普顿大主教)、约旦王后拉尼娅都出席了这一峰会。这是世界经济论坛自1971年举办以来,第一次在瑞士达沃斯以外的地方举行。

我在峰会上发言称,现在世界处于“非常时期“,我们需要更强的国际合作,来抵挡恐怖袭击所导致的经济倒退,消除贫困,促进安全,并提高文化间的相互理解。纽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也是最近恐怖袭击的目标所在。但我想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在应对这些问题上,能够比纽约做的更好的了,我支持这个伟大的城市。

事实上,今天我们要好好记住911的这些教训。在面对未知和恐惧的时候,我们更加需要国际合作和文化间的相互理解。最近在法国、黎巴嫩、美国、比利时、土耳其和巴基斯坦所发生的恐怖袭击,以及冲突不断的叙利亚地区,都向我们宣告着,恐怖主义的威胁还远没有被消灭。那么,团结与互信的“正义力量”也不应被消灭。

当我们回看自己的城市和国家,我们也应该对他人伸出援手。

自911以来,曼哈顿以一种强有力的方式完成了反弹。美国不仅从2001-2002年的经济倒退中恢复了过来,也从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中走了出来。世界经济论坛从一开始就看到了这一迹象。我们在纽约成功举办年度峰会后,于2006年在曼哈顿中城区设立了办公室,明年我们就会扩张曼哈顿办公室的规模,搬进一栋新的写字楼。

但是,当我们成功重建并向前进的时候,我们不应忘记世界上其他还在遭受困苦的地方。仅仅是通过日益增长的国际合作,我们真的能够改善这个世界,击退恐怖、恐惧以及愤怒吗?我们不可能背对自己国家的边界,对难民问题不管不顾。解决这些国际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开放”与“包容”。

世界经济论坛作为一个向公、私部门开放的国际组织,承诺将会努力改善全世界,向世人展现我们所说的这种“开放性”。我坚信,这是一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的任务。在9月11号这一值得铭记的日子,我邀请各位,特别是那些在之前或现在正受到恐怖主义影响的受害者,加入我们,与我们一道为了世界的开放性和韧性所努力奋斗。我们应该时刻谨记——以“开放”去应对“恐惧”。

作者:克劳斯·施瓦布教授,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