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旱、酷热、洪水和暴雨这些极端气候问题,通常对一些地区来说被认为是毁灭性的噩梦,对一些地区却是很遥远的事情。事实往往就是这样。然而,在全球化的年代,极端气候的经济影响不再局限于局部地区,而是辐射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虽然这种影响一定会被削弱,但是只要经济贸易往来存在,我们就与对方国家共同经受着极端气候的摧残。

例如,泰国在2011年发生的那次灾难性的季风洪水淹没了许多工厂的生产设备,严重影响了本国的高科技生产部门的运作,使得全球硬件发生短缺。全球食品生产中最常用的两大植物油之一的椰子油重要原产地菲律宾也在2013年遭受了台风“海燕”的扫荡,对全球椰子油供给造成巨大的打击。

非极端气候造成的灾难也同样会产生严重的连带后果,正如日本2011年发生的海啸和地震,对汽车产业的生产与出口都造成了广泛的影响。与地震之类的灾难不同,极端气候引起的灾难的数量在不断攀升。同时,人类燃烧化石燃料排放的温室气体仍在加剧气候系统的不稳定性。

全球化中的气候变化将产生级联效应

这样的冲击令人不得不关注起这一方面。在现代快速全球化的过程中,复杂的全球供应链和增值链的网络已经出现。一件商品可能是全球合作生产的结果。因此,气候变化如若对供应链上任何一环造成损害,势必会对整个链条都产生影响。随着气候引起的灾难的增加,这样的影响也将会增加。

在期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我与Anders Levermann对于气候变化沿着全球供应链将损失辐射到各地的情况进行了分析。我们的研究是以工人遭遇酷热而造成的减产作为分析对象的,但是我们的研究结果也可以引申得出,其他的气候变化也会产生与酷热相似的后果。

炎热程度与生产力负相关

近期研究表明,一些诸如矿业、建筑业、林业之类的无法给工人们配置空调的产业中,一到高温天气,工人们就非常容易筋疲力尽,产业也随即萎靡。

在这一项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将1991年到2011年的温度与人口、全球贸易数据相结合,利用计算机对热应力的影响进行了模拟,覆盖了从采矿业到服装纺织业等26个行业和最终进行产品销售的186个国家。

2013年100条最大的贸易流

在区分热应力直接导致的生产损失和因级联效应导致的生产损失时,我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经济网络传导生产损失的易感性在不断增强,2001年的数据可以很好地证实这一点。

Wenz & Levermann, Science Advances (2016)

每年的生产总损失都会由全球共同承担。这些数据虽然不能显示出损失量,但是却是经济网络的敏感指标。

令人惊奇的是,温度剖面图不能解释这个变化趋势——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温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而在2000年之后这种变化又放缓了(2010年以后这个温度的变化又开始汹涌澎湃起来),这与损失扩大的趋势并不一致。同时我们发现,经济网络结构发生了变化才是热应力造成生产损失影响扩大的驱动因素。本世纪初以来,全球经济的联系越来越密切,一个显著的表现是一国商品的生产越来越依赖于来自各国的供应链。这也使得一个地方因为热应力造成的生产损失波及到其他国家,并且这种影响越发强烈。可以说这种经济网络结构变化所带来的影响远大于这十年的全球气候变暖所带来的影响。

这些地图展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变得越来越依赖于印度的产品供给
图片来源:Wenz & Levermann, Science Advances (2016)

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

我们的研究成果强调,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不仅取决于全球气候变暖,还受到全球经济对社会联系的敏感程度的影响。虽然在我们的研究中观察到的绝对产量损失并不大,但是在过去十年,全球经济网络对热应力造成损失的易感性程度翻了一番,这种损失的变化昭示了不断上升的全球化传导损失的风险与气候变暖带来的风险不分伯仲。

为了能够采取适当的方法测量偏远地区的极端气候的因素,更好地理解越发频繁的酷热、洪水、热带风暴之类的极端天气与经济网络结构之间的关系是必经之途。

这对于全面地评估应对未来气候变化的成本也是十分重要的。气候变化从来不会被国界阻拦脚步,因而在应对气候问题的影响时,世界各国真正意义上地站在了同一战线。

作者:Leonie Wenz是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博士生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