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趋势本身,我们更喜欢的是能够解释这一趋势的“流行术语”。近几年来,商业趋势已经贯穿了具有“双面性”(或者说是“多面性”)特点的市场,而能够用来形容这一趋势的“流行术语”就是“平台经济”。正如世界经济论坛的最新报告所揭示的那样,现在商业的转型是从流水线、资源集中型、生产主导型的产业模式,转型到需求主导型、多边的产业模式。而这一转型是深远且不可抗的。

平台经济在“灵活性”、“交易速度”和“可扩张性”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对于平台经济的参与者而言,利益的积累与增长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从而形成网络效应,并随着每一笔交易的发生呈“指数性“增长。

以最近的《口袋妖怪Go》为例,如果没有Google的Android和Apple的IOS作为平台支撑,它也无法形成这样一股热潮。《口袋妖怪Go》在全球范围内的风靡,让任天堂的股价翻了个番。

这样的平台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并不新鲜,它们已经在存在上百年了。将买卖人集中到一起的“集市”存在了上千年,如果它不是平台那又是什么?古今商业平台的区别在于极度强化的连通性以及大数据和数据分析的强大力量。由于“摩尔定律”的影响(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平台经济越来越依赖于互联互通,以及低成本的“云服务”平台。

由亚马逊、微软、IBM、Google等新兴云巨头所发起的云服务“不正当竞争”,为企业提供了更好的云服务和更低廉的价格。事实上,这些公司本身也受益于云平台所有者的身份,享受着其附带的网络效应。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将自己的网络服务寄放到巨头们的云平台上,我们也正在目睹着又一个“规模经济”经典案例的成型。

云服务巨头能够加大投资,发展更大、更快、更好、更便宜的云资源,并进一步拉开与体量较小的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但这也是平台经济模型的一个潜在问题。产生了经济活力和规模集群的“网络效应”也倾向于快速巩固公司的市场优势地位。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上参与者会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甚至只剩下一个“垄断者”。

有趣的是,虽然平台提供商的竞争高度集中甚至趋于垄断,但平台上的竞争却富有活力。事实上,平台本身刺激了这种竞争。以前不可能发生的交易,现在正成千上万的进行着。新价值不断被创造出来,其价值也得以实现。如今,新业务模式正在世界范围内不断的出现,他们大多是初创企业(公司只有老板自已这一位雇员)。

现在,政策制定者们所面临的两难困境是如何保证这一积极趋势,同时还要防止平台垄断在底层的滥用。现在的反垄断法,是否太过僵硬、迟缓与无力,难以应对平台垄断地位的滥用?需要推出新的监管工具以保护市场的正常功能吗?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针对未来政治框架的“共识”正在缓慢形成,而它的基本元素包含了平行管制和传统的垂直型管理,以及更有“原则”的托底监管政策。而这方面的竞争规则已经很发达,监管者只要在专业知识和执行速度方面进行调整就能适应要求。

当我们展望未来,我们应该期待平台经济能够破除所有陈旧的工业因素,并诞生出全新的时代。平台经济这一“破坏性”的趋势与数字化进程携手并进,而且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只要监管机构采取谨慎而坚定的方法来确保市场运作良好,而现有的公司能够适应平台经济所带来的新的市场和文化挑战,那么我们就能到达双赢的局面。
关于平台经济的挑战与监管报告,请请点击这里

作者:
Stephen Collins , VimpelCom(俄罗斯第三大移动运营商)的CEO与监管事务官。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