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Beth Brooke-Marciniak(安永全球公共政策的副主席)在巴布森学院(一所美国商学院)发表的毕业演讲。基于她作为一名已经出柜的同性恋人士,她就自己的工作经验对毕业生提出了关于“外交技能”的建议,以及如何释放你的“领导力潜能”。

2016届的毕业生们,恭喜你们!大学生涯的终点线就在眼前了。

在这之前,我已经有过一次毕业演讲的经历了,那会儿还是1977年,我自己的高中毕业典礼上。我是这样开始毕业演讲的:“以下引用自一首著名歌曲的歌词,人生路漫漫,九曲十八弯,不知会把我们带往哪一种未来。”

在我毕业后的39年里,我自己的人生也经历了“九曲十八弯”。在这些“转弯”中,我学到了一种能够解放我自身“领导力潜力”的技能——外交。

不管你选择了哪一条“激动人心”的人生道路,作为一名“外交家”,你都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是一名CEO,你也需要成为一名外交家。你需要有高深的外交技巧,才能在不同的既得利益者和股东间来回周旋,平衡他们的短期和长期利益。如果你是一名创业者,希望创办自己的公司,那么外交技巧将成为你的关键技能,帮助你领导自己的团队,去发现新的用户需求并满足它。如果你是一名NGO工作者,你会觉得自己是个“社会活动积极分子”,但如果你是一名“外交家”,你能够更加有效的促进社会变革。如果你是一名政客(甚至是总统),你会发现没了高超且耐心的外交技巧,你会失去自己手中的权力。

在巴布森,你学会了尝试,学会了不走寻常路,学会了重新思考那些挑战社会的“变革力量”。 你的引擎已经点火,加快步伐,想要跑赢快速变化的世界。但我劝你放慢速度,再放慢速度,关注正在消失的“外交”艺术。

因为如今的“变革”不仅来自于科技对商业模式的“再定义”。在世界范围内造成政治波动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正在困扰着人们,成为变革的原动力。人们感到十分恐惧,他们自然地转向内在世界,并且希望自己身边围绕着一群在外貌、思考方式、行为方式上与自己相似的人。在英国我每天都会听到“退欧”的争论;欧盟则在移民问题上苦苦挣扎;在美国我们又在因为总统竞选而争辩不休。

别做傻事,你可以在这个动荡的世界中定义自己的未来。而且这并不需要“围墙”。它所需要的是像你这样的“领导者”,能够把自己视为全球性的“外交家”,以“外交技巧”充实“领导力”的内核,用高超的谈判能力为我们每个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不会对你们撒谎,外交能力的培养需要花时间,但是花在这上面的每一秒都是值得的。

因此,我希望在此分享培养外交能力的三招,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外交家。

第一招#1:外交能力需要勇气

首先,外交能力需要勇气,要勇于做真实的自己。不然的话,你永远无法获得他人的信任,而信任是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的基础。

1 (1)
五年前,作为一名公司领导者,我鼓起真正的勇气宣布出柜。我出柜的原因很简单,有很多同性恋的青少年因为自己的性取向而被他人抵触,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我想要改变这种身份的高风险性。我给他们的建议是:“你很有价值,因为你是颜色不一样的焰火,不要轻视自己。要坚持住,坚持自我,生活会变得更好的。”

这个建议来自于我的个人经历。当我在1981年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性格外向的直男,而且有着和我不同的政治倾向。然而作为一名女性,作为一个内向的人——这和我身边的同事们截然不同——我还是感到很幸运能够在这样一个组织中工作,因为他们尊重存在于我身上的差异。

这个故事为何也适用于你们?很显然,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柜子”。研究表明,如果你是公开出柜的同性恋,那么你工作后你有62%的几率会回到那个“柜子”里。而且,不管你的性取向是什么,你在职场路上都会受到诱惑,想为了适应环境,而去抹灭个性。你的直觉会告诉你,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够成功,你都会去妥协去改变。

现在,让我告诉你,这个直觉是错误的。巴布森不仅给了你创业者的思维,巴布森还会帮助你发现真实的自己。到最后,适应一切的只有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妥协后的自己。那个和他人的思考方式、打扮方式、行为方式都不同的,特别的你。那个有勇气去珍视自己和下属的不同之处的你。

当我五年前出柜的时候,我不知道在安永工作着的是不是最好的自己。除非你正视真实的自我,否则你无法向世界展现最好的自己。而且不要忘了,每个在你身边的人,都想通过成为自己而成功。

外交家就深谙这一点,他们能够清楚人们的定位和他们的本心。

第二招#2:外交家总是多听少说

有勇气去认识真实的自己,不代表你能知晓一切。解决方式很简单:多听少说(内向者在这一点有优势)。现如今,没有任何一个领导者能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问题的答案是从无数细小的观点汇集而成的,而它们来自于你所聆听的人,也来自于你自己的经历。

我在19岁的时候就知晓了这个经验。当时我在印第安纳州科科莫的通用汽车厂里头当实习生,我的工作就是监视生产汽车扬声系统的流水线。

想像一下这种场景。我走进一个工厂,员工的平均年龄都是五六十岁,我比他们中某些人的女儿还年轻。他们的眼神说明了一切:“这小女孩以为自己是谁?!”

于是,我决定先从聆听开始。我站在他们每个人的身边,问他们问题。

你在干什么?你过的如何?你觉得它怎么样?什么事情让你觉得抓狂?如何让你感觉更好?

整个夏天,我们都在合作努力让一切变得更好。到了八月份,我们的流水线做到了“零失误”。我们都成功了。

通过聆听,我让他们把自己的观点都说了出来,并放在台面上开诚布公,这让我们之间建立了信任。我们共建了承诺并坚守它们。我们创造了共同的“目标感”。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聆听,让流水线上的工人想的更多,挑战现状,并克服前路的困难。

外交技巧让我们聚在一起,并确保我们能够成功。

第三招#3:外交家懂得妥协,而且不怕其中困难

外交家懂得妥协。你要把它当作一种力量,而不是弱点。什么是妥协?这是一种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案吗?这不是我的经验。对我来说,妥协是每个人都对解决方式感到略微不满,却又认同那些能够获得更好成果的决定。每个个体,或者是每个群体都后退一步以寻求共同的解决方案。

妥协很难。可能是你会做的所有事情中最难的,如果你想做得好的话。

90年代,当我还在克林顿政府工作的时候,我第一次学会了“妥协”这件事情。我当时在“超级基金”工作,帮助清理有毒废物。问题是,每一美元里头的88美分都会支付给环境保护方面的律师,而只有12美分的钱会被真正投入到清理工作中。我的任务是为参与行动的各方安排清理任务。没有任何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所有人都与最终的处理结果息息相关。保险公司,污染者,政治家,环保主义者。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观点,每个观点都有自己的可取之处。

我的工作是提出问题并不断进行深究,直到我们真正了解每个人的不同视角为止,直到他们也都相信我们了解他们为止。我们一共花了两年的时间,但我们终于达成了一个妥协方案。每个人都有点不高兴,但却都签署了最终的解决方案。

没有这种努力,问题就无法解决。因为没有这种努力,问题不可能被理解。随着世界变化的速度加快,而你想跑的尽量的快,不要让促成妥协的努力付诸东流。完善你的外交技巧,你会在达成妥协上获得成功,并创造出各种经济和社会价值。

屏幕截图_2016-06-04 10_14_27.795

我想用这个“最后的挑战”,来结束今天的演讲。这是我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建议,它来自于我的父亲。他曾经告诉我:“女儿,你很有天赋,你要好好利用它。但是不要太过自恋,因为明天你可能一败涂地”。
当然,我父亲的意思是要我保持谦卑。但也意味着,父亲认为我会成功,但是这并不足够。

只有当你所做的事有意义(特别是对他人有意义)时,才是真正的成功。你不必去改变世界,你只需要选定合适的工作“平台”,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现在,我是安永全球公共政策的副主席。这就是我的平台,能够让我做有意义的事情。作为全球政策领域的女性高级执行官,我可以帮助女性在职场上有所作为。这就是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而且,作为世界上最资深的公开出柜企业领导者,我会和“一小撮”其他公司的同性恋领导者们一起工作。但也仅仅是“一小撮”而已了。虽然我们无法控制某个州的法律或者文化,但是我们能够控制我们工作的企业,婉转的表达对这一群体的尊重,以及对所有人的宽容和包容。而且由于我们公司的经济规模比许多国家都大,因此我们在一起做的事情真的非常重要。

对于你们来说,前面的道路是漫长的,有许多的曲折。无论你做什么,不管你追求的是国家人民的自由,还是想自己创业从事商业活动,记住以下三件事,我的“外交官”们:

  • 永远不要丧失拥抱并珍视不同的勇气,不管是你自己还是他人
  • 多听少说
  • 妥协是一种强大,而非软弱

你的未来有起有落。你处理失落的方式,将会创造出自己独特的个性。你处理成功的方式,则会告诉世界,你是怎么样一个人。

有一件事你必须做对,那就是你的正直。守护它是你最珍贵的财产。因为关于正直,你没有重来的机会。

所以,2016届的毕业生们,就像我父亲常说的那样“你有天赋,好好利用它”。但光是成功还不够,你要关注你所做之事的意义。不管你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要做一名“外交家”,这也是巴布森学院教给你们的东西,然后努力把世界变得更好,让人们更加乐于助人,让机会更加均等。

我知道,台下的你们将来要做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孩子们,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赋吧!

谢谢大家,祝大家毕业快乐!


作者:Beth Brooke-Marciniak 安永全球公共政策的副主席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