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和一位代表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成果的“朋友”见了一面:这个朋友叫外骨骼。我在2009年因为脊髓受伤,丧失了行走能力;自此之后,轮椅就成了我最亲近和最有用的朋友。如今我自然十分好奇:用上“机械腿”之后,我将能做些什么。

我穿上外骨骼,将其与我的双腿、臀部、躯干和胸部捆在一起。之后外骨骼便带着我,一级一级的走下楼梯。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有人操纵着我的身体一样。然而不久之后,我就掌握了它的控制方法。

我和外骨骼慢慢开始了团队般的“合作”,共同越过障碍、克服困难。我们登上楼梯、跨过地上密布的线缆,甚至跳了一下舞。看着我穿着的红裙子随着身体的韵律摇摆,我不由得想说:感谢这具外骨骼,我又可以控制我的身体了。

001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我们带入了新的“可能性时代”。我们必须见证这些可能性,探索在革命中诞生的新产物,并为我们所用。

对于一些人来说,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潜能会在日常生活中派上用场,或者让我们在工作和运动中更进一步。而对于另一些人而言,这将是改变他们人生的变化。先天聋人将在人工耳蜗的帮助下听到声音;视觉残障者在接受相对简单的激光眼科手术后,便可重见光明。

有的人失去了一条腿,却能在碳纤维“刀锋”义肢的帮助下和孩童戏耍;而佩戴假臂的残疾人也能极好的掌握运动技能。变化可能显得微小,但这常常意味着整个世界。

这些技术将会通过让残疾人享受更广泛的个体自由,为社会创造更高效的工作环境、更完整的社区、和更好的生活水平。

Nq-gJqp3zxFKL8SqLqu4FgR5OpEzlyjWXM_SjfJTkOs

为了某一目的而发明的新技术,却能在另一个领域引发变革。这背后的影响常常超出我们的预期。手机上的震动功能最早是为了提醒聋哑人手机有电话或短信而发明的,而如今这一功能对于每个人都非常实用。拼写检查功能最初是为了帮助阅读障碍患者,如今也已被所有人广泛使用。电子翻译系统对于每个遭遇跨语言沟通障碍的人都相当实用;而对于无法说话的人,翻译发声功能让他们也可以体验到绘声绘色的社交生活。

机械腿最早是被用于帮助战地士兵背负更重载荷而设计的;而在此之后,有人想到机械腿也可以用于帮助不能自主行走的人走路。于是一瞬间,机械腿就成为了截瘫患者行走的助力。

在生活中,没有什么事情是想当然的,我们更无法预知未来自己身上将发生些什么。但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引发一波发明与技术进步的狂潮;而这波狂潮将让全世界残疾人们的生活,发生激动人心的变化。

它将赋予我们超能力。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比伊特·斯卡斯泰因(Birgit Skarstein是挪威著名女运动员,曾获得世界赛艇锦标赛冠军,也曾征战2014年索契冬残奥会。她是奥斯陆市政府财政委员会委员,也是挪威生物科技顾问委员会的委员。她同时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成员。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