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夏季达沃斯全剧透!

2015年夏季达沃斯体验指南

2015夏季达沃斯,都会有哪些你熟悉的面孔?

 

我们吃垃圾食品的时候,摄入的只有卡路里而非营养;全球经济也处在这样一种“虚胖”的状态;

在此背景下,本次夏季达沃斯集结各界领袖与您一起讨论,如何实现以科技创新作为突破的”增长新蓝图”。

生产率增长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全球问题,有鉴于此,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的主题是“描绘增长新蓝图”

去年,人均产出增长降本世纪以来的最低点。1995至2010年,美国生产率年均增长2.6%,如今该数值已降至0.4%。英国的生产率甚至在下降。

在罗伯特·戈登或约翰·弗纳尔德等经济学家看来,生产率增长的放缓表明,上世纪90年代的数字繁荣带来的好处远低于预期,而且昙花一现。

其他经济学家的看法恰恰相反,认为上述情况不过是统计假象。有人认为,国民经济核算中测量产出的方式,无法充分反映经济体中各种产品的增加量,因而所记录的增长偏低。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GDP数字的一些大的修正,比如2014年,尼日利亚通过整合电信、银行和电影等行业的增长数字,更真实的反映了其经济增长情况。

所有经济学家都将一致同意:生产率决定了经济在不出现严重通胀时能以多快的速度增长。人均产出增加也是更公平增长的一个先决条件,因为大多数人的收入来源于工作。

此外,通过增加资源投入而非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所带来的增长,无异于可口却毫无营养而且隐藏健康风险的空卡,此类增长的风险包括难以控制的财政赤字以及大气碳含量过高。

但关于生产率还有第三种观点,那就是我们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起点,这一观点贯穿今年新领军者年会讨论的始终。

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迈克菲在《第二次机器革命》一书中假设,第一次机器革命始于蒸汽机取代人工,而第二次机器革命则将由人工智能和无处不在的互联互通所驱动。

简言之,机器将取代并扩大我们的认知能力。事实上,许多技术专家预计,人工智能将不光能识别人脸,还将替我们驾驶汽车。理想化的情况是,技术正在使快速沟通、信息获取和知识共享变得更为民主和平等。

一种反乌托邦的观点是,随着技术提升制造业生产率,随着更多的常规脑力劳动由计算机承担,中等收入岗位可能减少。卡尔·弗雷和迈克尔·奥斯本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美国47%的就业机会存在电脑化的风险。

无论你认同哪种假说,有一个问题无法回避:在数字化时代,大部分生产率增长必须归功于国际贸易和全球生产网络的扩展。而这样的扩展方式已经陷入停顿。

2007年以前,贸易增长速度是GDP增速的2倍,促进了墨西哥、土耳其以及中国等新兴出口国的技术转让和经济多样化。当时,上述经济体的潜在增长率飙升至7.4%。

如今,贸易增长速度已经减半,作为技术进步衡量指标的全要素生产率也是如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新兴市场潜在增长率的下跌几乎完全是因为危机后技术进步的放缓。

贸易扩展减速以及相应的技术融合放缓,给中国这样的出口国带来了显著的问题。最近,国家总理李克强呼吁加大产业合作,将西方专门知识与中国工业产能相结合,这是抵消中国生产率滑坡的若干举措之一。

此外,中国崛起为工业强国,多亏了大量流入城市工厂车间的农村劳动力。但农村劳动力的流入正日益枯竭。独生子女政策的长远影响加剧了中国的人口结构转型。

由此导致的工资上行压力是否将推高消费,还是被赡养老人所消耗,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中国都将需要提高生产率,以继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保持国家竞争力。

中国宏观经济景气指数

当然,中国并非惟一一个需要面对人口结构变化的国家。世界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正在终结。目前,60岁及以上老人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抚养比约为1:4;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增至1:2。在这方面,世界各国日益担心的机器人抢走人们就业机会的问题,可能被过度夸大了:鉴于人口老龄化,自动化水平提高不可避免。

这首先需要全球创新。科技突破不仅对于提高生产率至关重要,而且能解决提供安全饮用水、对抗抗菌素耐药性等紧迫的全球性挑战。但创新的推动力是什么?这个问题再次引发争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等经济学家谴责“团结、安全、稳定”等社团主义价值观念,拒绝产业政策,而赞美私人创业精神。与此同时,玛丽安娜·马祖卡托认为,承担最大风险、取得最大突破的实体,往往是国家,而非私营部门。马祖卡托写道,所有使得iPhone“智能”的技术,从互联网到声控个人助理SIRI,都是国家资助的产物。

最后真正重要的是所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微妙互动。哈佛经济学家里卡多·豪斯曼写道:“政府应该靠边让私营部门自由发挥这种说法,就好比说空中交通管制员应该靠边,让飞行员任意翱翔。”

政府和私营部门需要合作,这首先需要信任,而在网络威胁、监视攻击盛行,公众恐惧和误解严重的当下,信任是一种稀缺资源。建立信任也是使创新跨越国界的关键所在。

作为技术进步的载体,贸易自由化正达到极限,重点需要从生产全球化转变为研发全球化,从企业研发中心转变为顶尖学术机构之间的伙伴关系。这不仅需要教育和基础设施,还需要在监管和知识产权等问题上互信合作。

在当今世界,科技仍然是促成变革的最大因素。在中国,改变已经发生,新一代数字企业家正颠覆传统行业,新一代研究人员申请的专利数量全球第一。

但最近一次生产率激增已经表明,有信心是好事,但不能变成痴心妄想。在2015年新领军者年会上以及本届年会之后,我们需要重新考虑生产率要素。

第9届新领军者年会的主题是“描绘增长新蓝图”,来自产业界、学界以及政界的精英人士将齐聚一堂,立足创新、协作和伙伴关系,探索繁荣新路径。

 


作者:塞巴斯蒂安·布库普是世界经济论坛议程负责人。李·豪威尔是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