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年来,银行及保险公司基本上采用了相同的静态、高盈利商业模式。但是,今天他们发现自己在各条战线上都被企图瓦解其业务的创新者所包围。众筹、个人对个人的贷款人(P2P贷款人)、比特币、智能投资顾问(robo-adviser),这些“金融技术”的创新者具有无穷的多样性,估值冲破天际。

但是,有人可能指出,自己以前就听过这种论调。20世纪90年代的直接银行及“数字现金”也曾令记者与投资者浮想联翩,最终却影响甚微。事实上,对于创新者过去发起的冲击,金融服务业明显未受影响,部分原因在于规模、信任以及监管技术在这一领域传统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但是,正如银行和保险公司在投资警示中所说,“既往业绩并不能预示未来成功”,它们击败创新者的记录同样也无法保证其现在仍能如此。

“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份新报告探讨了这个行业的未来。报告以对行业专家的100场访谈及一系列研讨会为基础,这些研讨会让全球金融机构负责战略的高管与成功的金融技术创新者同聚一室,讨论相关问题。他们的发现表明,本轮创新可能会让金融服务巨头在某些非常基本的方面重新考虑其商业模式。

1

今天的创新者表明,这一次的金融服务颠覆性创新可能确实具有不同以往的下列五大特征:

1.  它们正在部署高度专一的产品与服务

过去的创新者往往企图复制整个银行,导致商业模式只会吸引深谙技术或对价格敏感的客户。今天的创新者大胆地瞄准了客户极其不满意的领域与现有企业高盈利领域之间的交叉点,让自己通过削弱现有企业最有价值的产品来“撇脂”。对于以上观点,很难想出比汇款更恰当的例子,银行传统上对跨境汇款收取非常高的费用,提供的客户体验也很糟糕,汇款常常需要花最长三天时间才能到账。总部设在英国的公司Transferwise正在对此过程发起挑战:它利用创新的银行账户网络及人性化的网站界面,让国际汇款变得更快速、更简单,费用更是大大降低。由于以上商业模式,该公司每个月处理的汇款金额超过5亿英镑,最近已扩张进入美国。

2.它们让高利润率的过程变得自动化及商品化

创新者还运用其技术专长将人工处理的过程自动化,而对于老牌企业而言,这些人工处理过程目前耗费了大量资源。这可以让创新者向全新的客户群体提供一度由精英阶层专享的服务。诸如Wealthfront、FutureAdvisor及Nutmeg之类的“智能投资顾问”将全套财富管理服务自动化,包括资产配置、投资咨询服务甚至复杂的税收最小化策略在内的所有服务都通过一个在线门户提供给客户。客户在必须弃绝对某位专职投资顾问个别关注的同时,只需花少量成本即可获得诸多服务,而且也无须达到通常所要求的100,000美元可投资资产门槛。因此,一个由更年轻却不够富有的个人组成的全新阶层在努力积累财富的过程中获得了相关咨询服务与支持,而且即使其储蓄已经达到了有资格享受传统财富顾问服务的门槛,他们是否具有转向传统财富顾问的意向仍然不太明确。

3. 它们从战略上运用数据

客户数据始终是金融机构进行决策时考虑的核心因素,银行根据你的信用评分做出贷款决定,而保险公司可能会考虑你的驾驶记录或要求进行健康检查,然后才会出立保单。但是,随着人们及其设备之间的连接日益紧密,新的高粒度实时数据正在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是,创新者将此类数据用于金融决策过程。例如,FriendlyScore深入分析了人们的社交网络模式,为试图分析借款人信用度的贷款人多提供了一个数据层。你的小企业是否已获得许多有关于客户偏好的数据并及时对客户投诉进行处理?如果是的话,那么你面临的风险较低。你通过社交网络联系的“狐朋狗友”会在同一个酒吧“签到”吗?嗯,如果是的话,这可能不利于你获得借款。

与此同时,新生代的保险公司正在找出产生数据流的途径,以帮助自己做出更优的定价决策,并鼓励其投保人明智决策。总部设在美国的寿险公司Oscar免费向其客户提供可穿戴的健身追踪器。这可以让Oscar了解哪些投保人热爱健身而不是整天靠在沙发上,并可以让Oscar向客户提供金钱激励(如保险费回扣),鼓励客户在跑步机上锻炼。随着这些分析模型及可穿戴设备的精度不断提高,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金融服务公司努力敦促客户改善行为,并采取更加谨慎的风险管理策略。

4. 它们以平台为基础,资本轻量化

诸如Uber、Airbnb之类的公司表明,连接买卖双方的平台公司可以在保持成本基本不变的同时,实现收入的指数级增长。金融服务的创新者并没有忽视这种策略。美国两家领先的借贷平台Lending Club及Prosper见证了在美国通过各自的平台发放的消费贷款总额从2012年的8.71亿美元飙升至2013年的24亿美元。仅Lending Club一家便在2014年发放了35亿美元贷款。尽管这在美国消费者债务总额(2013年为3.2万亿美元)中的占比很小,但这些平台的增长却是非常可观。Foundation Capital的分析师预测,到2025年全球借贷平台发放的消费信贷将达1万亿美元。更让人赞叹的是,以上借贷交易并没有令其自有资本处于风险之中。相反,这些平台提供了一个场所,可以让期待获得优惠利率的借款人碰到渴望对自己的资金进行投资的贷款人(包括个人及各种机构如对冲基金)。

众筹平台也具有类似功能,成为许多处于种子期的企业的重要资金源。这些平台将希望对初创企业进行小额投资的个人与一系列潜在投资对象连接起来,并允许通过”群众的智慧“决定应向哪些公司投资,而哪些公司不应获得资金(并从那些成功达成的投资中抽取一定资金)。

5. 它们与现有企业合作

这个特征看起来可能有点怪。毕竟,破坏者应该毁灭旧经济,而不是与之合作。但这种观点过于简单。聪明的投资者已经认识到,自己可运用两分法策略,在借助自己无力竞争的现有企业的规模与基础设施的同时,与现有企业在自己所选择的领域竞争。反过来,现有企业也认识到,与新闯入者合作有助于自己关于自己行业的新观点,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战略优势,甚至将自己的研发外部化。因此,我们看到创新者与现有企业之间的合作日益增加。去年最值得赞赏的金融创新者ApplePay,并没有企图颠覆维萨及万事达卡的支付网络,而是与其合作。与此同时,区域性银行如加州的Union Bank正在与借贷平台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将其无法放贷的客户转介到借贷平台。这有助于它们在避免风险的同时,满足其客户的需求,而这些风险将留给可提供全能服务的另一家金融机构。

很明显,以上故事中所包含的不只颠覆。故事的结局如何仍然有待观察,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创新者将迫使现有企业作出改变,最终将有利于消费者。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所知的大品牌会很快消失,特别是对于那些已经学会如何与新来者共舞的大品牌,它们肯定不会轻易消失。

点击此处下载报告《金融服务的未来》。


作者:Jesse McWaters,世界经济论坛全球产业项目中心经理

世界经济论坛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的中立平台,致力于鼓励各方对影响世界、地区及行业议程的重要主题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