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医疗服务花费涨至无法承受的水平

过去50年来,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医疗花费的增长速度较经济增长的速度平均高出2个百分点。新兴经济体也开始面临类似挑战。到2022年,约三分之一的全球健康总开支将产生于新兴经济体中,而在2022年(与2012年相比),每100美元的健康开支中将有50美元来自新兴经济体。此种程度的医疗花费必须伴有公共和私人利益相关者医疗服务提供方式的重大转变。

这种转变必须在以价值为基础的方法指引下进行——以高瞻远瞩、目光长远的思考方式和系统化的方法,以及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作代替目前这种快速、狭隘的解决方案。新兴经济体面临一个独一无二、稍纵即逝的大好机会,它们必须抓住这一机会。新兴经济体确实拥有“跃进”的机会,亦即建立更加关注提高健康产出、金融可持续性和公众满意度的健康体系。

2.医疗行业无法仅凭一己之力满足健康需求

由于缺乏具备专业技能的从业人员以及过去在急性护理机构与初级护理或家庭护理之间的投资不平衡等原因,医疗行业面临着种种制约,尤其是在以人群为基础的疾病预防和精密医学方面。而在传统医疗范围之外通过获取信息、了解患者需求以及获得突破性能力,个人赋能正在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改变医疗行业。

根据健康领域投资中一家主要参与者Rock Health公司的数据,2014年上半年,风险投资家们向数字健康企业投入了创纪录的23亿美元资金(Bailey,2014年)。该公司列出了获得投资的六大主要的健康技术类型:用于管理保费支付的软件(2.11亿美元);数字化医疗器械(2.06亿美元);数据收集与分析(1.96亿美元);用于购买医疗产品或保险的消费者工具(1.93亿美元);用于帮助医疗服务提供者追踪患者健康状况和治疗效果的软件(1.62亿美元);以及根据患者的遗传信息制定治疗方案的软件(1.50亿美元)。(来源:Rock Health 2014年中期数字健康投资最新报告)

3.智能手机将成为保障健康的最有力工具之一

当基于云技术的解决方案开始存储健康数据,例如从血压、完整病例,到饮食、体育运动、早期诊断以及治疗依从性这些与生活方式有关的行为时,智能手机将被人们用于获取健康信息。无论在高收入国家还是低收入国家,智能手机都将成为医生和所有医护人员一种更加有用的“医疗工具”。

智能手机将被用于短信咨询、远程诊断和监测、管理健康声明和医药处方。南非的Masiluleke项目就是一个例子,它通过以手机为基础的辅导和以短信作为支持的自我检测,将移动技术用于HIV/艾滋病和肺结核的预防。

4.健康成为十大新兴技术的重要关注点 

过去两年中,世界经济论坛聚焦的十大新兴技术中有将近一半与健康有关,或将以一种重要的方式对健康产生影响:下一代机器人、精密的基因工程技术、新兴的人工智能、数字基因组、能够适应人体的可穿戴电子产品、人类微生物菌群疗法、以RNA为基础的疗法、量化自我(预测分析)以及脑机接口。

5.对健康寿命年的投资为企业、政府和社会带来了回报 

世界经济论坛和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发布的一份近期报告指出,在2012年至2030年间,印度将因非传染性疾病和精神障碍而损失4.58万亿美元,相当于印度年度GDP的两倍多。

印度的情况并非个例。其它国家亦受到了严重影响。积极的一面是,我们可以通过以人群为基础的干预措施减少这些损失,这些干预措施能够为政府、企业和全社会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率。世界经济论坛对以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为目标的6个干预项目进行了评估,对这些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分析显示,其收益可达到90%至3,700%,这显然高于很多其它投资项目。此外,2013年柳叶刀委员会对健康投资的估测表明,在2000年至2011年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总收入的增长中,约24%来自人们获得的额外健康寿命年带来的价值。

 


 

作者:Arnaud Bernaert是世界经济论坛高级总监、全球健康与医疗产业主管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