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5年的开始,被写入了《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价值却正在遭遇威胁。

放眼全世界,个人自由、人权和民主危机四伏,哪怕是在追逐民主理想的国家。国际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使得从叙利亚、伊拉克和乌克兰危机到气候变化和全球贸易等一系列全球挑战的进展遭遇阻碍。

三大因素导致了这些令人不安的趋势,并使得他们可能在2015年继续存在。

首先,全球化在带来诸多好处的同时,也侵蚀了社会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许多现代挑战,如避税、有组织犯罪、网络不安全、恐怖主义、气候变化、国际移民、正当或非法的资金流动,都有一个共同点:传统主权国家工具已不足以管理它们。

其次,阿富汗和伊拉克军事解决办法失败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国际社会的团结,也腐蚀了对干预的总体信心,即使是在老牌强国削减了预算而新兴强国回避新责任的情况下,也是如此。2014年,我祖国所在的非洲和其他地区的领导人挑战了国际刑事法院的客观性和有效性。国际刑事法院的建立曾经是结束国家领导人可以逍遥法外状况的斗争的里程碑。

最后,我们没能实现国际体系制度结构的现代化。最重要的三大国际机构,联合国安理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仍由二战的欧洲和美国战胜国主宰,这些国家代表着日益成为少数的人口和日益缩水的经济产出比重。没有反映中国、巴西、南非和其他新兴国家的崛起所带来的全球实力平衡的改变有损于当今国际系统的效率和合法性,特别是在那些自认为没有获得合理承认的人眼里。

但是,不管国际体系有什么缺陷,很重要的一点是记住人类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少的人(以占世界人口比例衡量)因为武装冲突丧生。这或许登不上头条,但国际体系及其所包含的规则和机构让国家得以在大多数时候和平解决大部分纠纷。

无论如何,对抗埃博拉等传染病,防止气候变化最危险的后果需要团结与合作。陷入单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或身份政治只能让世界更苦涩、更分列、更狭隘、更危险。

放眼2015年及以后,世界迫切需要勇敢的领导人着眼于长期。在实力格局不断变化的世界,尊重国家主权和个人权利的公正的规则体系与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世界历史强国的首脑需要认识到,遵守规则、允许崛起国家参与制定规则也符合他们的利益。我常常说,安理会必须扩大,发展中国家可以获得布雷顿森林机构(IMF和世界银行)更大的投票权。

作为交换,世界新晋强国必须开始承担更大部分的全球秩序责任,它们的成功正取决于全球秩序。它们不能再袖手旁观,谴责过去的不公。相反,它们应该与其他强国一起建设未来。

我们常常听说,作为国际体系核心的联合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们很少认识到它的成就和成功也是数不胜数。我们不能脱离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成果的体系,而应该把国际社会的当前危机当成历史性机会重写现有秩序,从而更好地面对我们的现代挑战。


 

本文系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

作者:Kofi A. Annan是联合国的前任秘书长,以及Kofi Annan基金会的主席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