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高登是英国牛津大学马丁学院院长。他警告称,对于移民问题的强烈反对可能会对医院、高科技产业等一系列事务造成严重后果。

该问题此时为什么会摆在你面前?
我们看到,随着严重的经济危机、上涨的失业率和下降的生活水平,人们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到移民上。如同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一样,现在有一个倾向,即把这些问题都归咎于移民。在政治上,这是一个轻松的选择,但作为战略,它从来就收效不大。

在你看来,这一情景具体会表现出什么迹象?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近年来,希腊的外来移民已经遭受一轮人身攻击,人们仅仅因为长相就被毒打或刺杀。我们每周都会报道濒临死亡的人们试图穿越地中海的悲剧。在政治层面上,还有非常真实的反移民政策案例。在英国,政府已经给移民设置巨大限制,使得难以招聘熟练工人。现在,获得签证是如此之难,以至于我发现,来自(例如)中国或南非的人们不再愿意来此参加学术会议。

在西班牙,外来移民获得一次性费用后即被打发回家。在法国最近的选举中,极右派的国民阵线发起强烈反对移民的运动,赢得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选票;在最近的市政选举中,英国的独立党通过一个类似的反移民平台获得最多选票。在美国,移民改革已经停顿,不过有趣的是,由于拉美人是一股非常重要的投票力量,因此政治动态得以改变。

这一形势会怎样发展?
如果富国真的要关上移民大门,它们得关闭国际航班、封锁它们的港口、停止旅游并接受 GDP 的快速收缩。想要看到失业率下降还很久远,而以下情况会加剧:企业因为失去员工和管理人员而遭受失败,并且需求会下降。讽刺的是,我们将预计看到更多的非法移民。

在美国,每当政府采取更严格的移民执法时,非法来美国谋生的墨西哥人实际上却增多了。想想,如果你知道不允许你重回某个国家,你将会选择逗留而不是等就业机会枯竭时离开,此时,上述说法就言之有理了。 

对此影响,谁将感受最深?
首先是移民们:合法移民先于非法移民,然后是所有其他人。许多行业,从农业、医疗保健、建筑、技术到旅游,都有赖于移民工作者。医院将关闭,因为他们失去了保洁员,也失去了心外科医生。靠外国保姆带小孩的上班妇女们将遭殃。

移民们的祖国也将遭受一个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影响:移民们带回印度和以色列等地的金钱和专门技能和知识与当地的创新紧密相联。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引人注目的是,来自国外侨民的汇款的财政支持远超过外国资助 — 不过这一至关重要的援助将会逐渐消失。

更广泛的影响将是什么?
除了伦理意义和文化多样性的丧失,排斥移民将从根本上逐渐削弱发达经济体的竞争力。外来移民是一个自我选择的群体:他们是冒险者,是乐于做出巨大牺牲的群体。成为一个外来者,需要很大勇气,这使得移民成为活力的巨大源泉。

试看美国,硅谷的新创企业有一半以上是外来移民创立的,许多最具标志性的企业也是如此 — 苹果、谷歌、雅虎、PayPal。诺贝尔奖获得者和荣获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导演中,外来移民是本土美国人的三倍多。发达国家不能失去他们。

一个没有外来移民的社会将会是怎样的?
它将会随着时间而僵化,如果所有边界都被关闭,就会像生活在朝鲜一样。

对强烈反对移民的风险,最好的缓解办法是什么?
在政治上我并不天真。我不建议开放边界,尽管那可能是一个努力实现的理想,正如我们对持续五十年的自由贸易谈判怀着同样的理想。

目前,首先要做的事是认识到对外来移民的管理还不够完善。外来移民带来的是短期的本地成本,而收益惠及全社会且是长期的,因此两者不协调。

我们无论在谈远离意大利海岸的兰佩杜萨岛(接收突尼斯难民的第一港口),还是在谈外来移民人口众多的英国小镇斯劳,当地人都理所当然地觉得外来移民是个负担。这是一个需要从国家层面进行管理的国家性问题。

其次,领导人需要更加诚实。当前现状令人郁闷的是,没有经验证据支持这样一个观点:外来移民剥夺了本地人的就业,吞噬了当地资源而且是当地经济的一个阻力。这种谬论扩散开来,尽管事实上,我们全部都是外来移民,只是原籍远近不同而已。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是说着德语长大的,而不知何故,她还是逐渐被看成是英国国民性的典范。

不要创造谬论,政治家和媒体应当重视事实。他们还需要能够解释,短期的本地可能成本与长期的全社会性收益之间的差异,并支持可能短期内受苦但长远来看会大大受益的群体。

譬如,如果富国从穷国接纳足够的移民以将自己的劳动力仅仅扩大 3%,据预测,世界每年就会多出 3560 亿美元的财富。多伦多的市民有一半以上是外来移民,该市一直被列为世界上最佳宜居城市之一。我们需要更多数据、更少传闻。

这对你个人而言是件重要的事情吗?
移民一直是逃避饥荒、贫困和迫害的一种方法。作为一个生活在英国的南非人,不移民,我就不会在这里,无论从具体意义上还是从最平实的意义上来说,均是如此。我的祖先如果没能离开奥地利,我的家族可能就被灭门了。

———————————————–

作者:伊恩•高登是英国牛津大学马丁学院院长、牛津大学全球化与发展专业的教授。他曾著有《地球是否人满为患?》(Is the Planet Full?)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