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移民,你最容易想到世界上哪两个城市?你认为世界上哪两个城市最有竞争力?无论哪个问题,通常我得到的答案都是一致的:纽约与伦敦。

这说明,大部分人都认识到(不管有意无意),移民是促进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但是,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城镇化吸收了大量农村居民,我们却没有针对这种认识采取切实的行动。亚洲、非洲与拉美这些迅速发展的国家没有充分利用本国移民致力于创造更美好生活的决心,也没有发挥他们的潜力去塑造一个更美好的城市。

农村移民的经验通常是这样的:他们移民到城市的目的是为了努力工作、提高经济收入,为孩子提供更高的起点。但往往事与愿违,他们千辛万苦地求职,生活在贫民窟,被城市边缘化。他们的生活具有非正规性:居无定所、无稳定职业、孩子接受非正规教育。

这是个极其普遍的现象。现在全球有六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城市贫民窟。用不了几十年,这个比例会上升到三分之一。我们是否能建立一个体制,为城市移民提供能发挥他们的潜力、实现愿望的平台?这必将成为21世纪的一个决定性问题。目前这批移民的子女长大后会成为医生、建筑师、企业家;还是成为没有公民权、狂躁不安的愤青?

2006年本人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小规模的组织机构INCLUDED 。我们成立了一个社区中心,提供诸如职业技能与生存技能培训、课外社团以及儿童早教培训等基础服务。我们及附属机构目前在上海、达卡和加德满都有14个这样的中心。

我们尽量争取获得政府的信任,与企业合作提供医疗和法律宣传服务。建立包容性城市需要所有利益相关者共同努力:企业逐渐意识到以优惠价格为贫民窟人口提供服务的长期潜力,政府在制定政策和城市规划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公民社会能激励并推出经验证可行的模式。

由于全世界从农村到城市的移民的经验基本一致,INCLUDED 正在建立一个全球网络,将移民的成功和失败经验汇集到一起,并用简单的方式将它们组合起来。

城市移民并不缺乏创业精神:住在贫民窟的人充满创造力、雄心壮志并且干劲十足。据估计,孟买的达拉维贫民窟的非正式商业活动就高达十亿美元。我们要做的是将贫民窟的活动纳入正式经济活动范围:对营业额征税是个争议性的话题,但这种做法能对基础服务的投资提供资助,从而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使移民在城市中的作用和贡献具有合法性。

移民不仅需要正规手续,还需要稳定性。2009年,我们亲身感受了贫民窟的不稳定性。当时我们建立的第一个社区中心在接到通知的三周内被拆毁,整个小区的3万人流离失所。我们要为贫民窟的人提供安全感和归属感以及在城市生活的舒适自在感觉。这会激励他们进行投资和建设。如果城市要发展,需要发挥他们的作用。

这一经验让我们了解到为什么城市贫民窟很少有高品质的房子。我们向一些优秀的建筑师请教过这个问题,并共同设计了用可循环的集装箱建造的新型社区中心。这种材料具有持久性、创造性与实用性,同时兼具可移动性(必要的情况下)。由于好的设计是尊严的重要来源,我们急需激励并动员一批新的城市规划者、建筑师与设计师在进行城市设计时考虑到贫民窟。精心设计能大幅度提高贫民窟人口的生活质量,他们今后将占全球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

归根结底,我们需要转变思维模式,消除对移民打上的耻辱烙印。我们要为他们提供希望与长期解决方案,使移民人口真正融入城市。我们要对移民说:你们融入了这座城市。

—————

作者:Jonathan Hursh, INCLUDED机构的执行总监兼创始人。